重生远古狂野夫君太会撩
  • 重生远古狂野夫君太会撩
  • 分类:女频言情
  • 作者:温馨暖暖哒作者
  • 更新:2022-07-15 22:55:00
  • 最新章节:第3章
继续看书
被未婚夫推下悬崖的江语岺,非但没有粉身碎骨,甚至还穿越到了远古时代。这里于她而言,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时代,她当真不知该如何生存。还好她被一个英俊首领相中,男人时刻将她绑在身侧,给予她安全保护的同时,更给了她数不尽的惊喜!

《重生远古狂野夫君太会撩》精彩片段

江语岺重重地砸在地上,五脏六腑被震碎似的,痛得她抱腹打滚。

她的突然出现,惊动了一群正在对着一棵枯树虔诚跪拜的人。

他们围上来,惊奇地看着这个从天而降的人。

有几个男人看清江语岺容颜时,惊叫出声:

“雌性!好看的雌性!”

江语岺看到一群光着上身,只用兽皮或树叶遮挡的人朝她走过来,停下了打滚的动作。

她怔怔地看着他们,这一刻,她完全忘了身上的痛。

她不是被未婚夫推下悬崖了吗?不摔个粉身碎骨竟然还能活着?

眼前这群皮肤黝黑,头发脏乱的人是怎么回事?

江语岺警惕地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瞄四周,才发现身处于密.林之处,眼前景色郁郁葱葱。

警惕的目光回到眼前这群人身上,他们的五官着实怪异,像未进化成.人的无毛猩猩......

想到她之前看过的小说。

难道,她穿越了?!

“暴雨停了,暴雨终于停了!”

“哈琶木神的女儿显灵了,她阻止了天神,不让天神继续下雨了!”

突然有几个女人一起欢呼起来,震耳欲聋的欢呼声震得江语岺缩了缩脖子。

她的动作和迷茫的眼神,看在这些男人们的眼里,就像一只受惊的小鹿。

“好娇弱好迷人的雌性,这个雌性我要了。”

一个看着江语岺眼睛都在发亮的男人上前来,伸手要去抓江语岺。

江语岺一看,心马上提了起来,身子下意识往后挪。

左手碰到一根木棍时,下意识握在手中。

受外婆影响,江语岺观念非常传统,她是重视清白更甚于生命的人。

所以跟未婚夫谈这么久恋爱,都还是清白之身。

这个男人要是动他,她就跟他拼命!

然而,男人还没碰到她,不远处又传来欢呼声:“特首领带着邮河的头颅回来了!”

男人听到这欢呼声时,缩回了手,转过身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江语岺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也顺着众人的目光,朝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一群同样的,好像野人一样装扮的人走了过来。

她怔怔地看着走过来的那群人。

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身姿挺拔,五官坚毅,黑眸深邃。

但手里却提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头颅的主人死不瞑目似的,睁着一双不再有光彩的眼睛。

以江语岺的角度看,它正在阴森森地盯着她——

江语岺吓了一跳。

然而,提着头颅的男人似乎看不见她的恐惧,迈着修长的腿走近她。

男人站在她面前,好奇地打量她。

他提着的头颅还滴着血呢,江语岺吓得双手捂着眼睛大声道:“你走开,快走开!”

男人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看她这样子,似乎很害怕。

“我叫特,你叫什么?”特开口,声音低沉粗犷。

他们说的话像是卷着舌头说出来的,尾音带着轻颤。

江语岺惊愕地发现,她竟然能听懂陌生的语言,但她没有回答男人的话。

而刚才那个要抓她的男人,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她,兴奋地道:“特,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她一掉下来,暴雨就停了,简直太神奇了,我要她做我的雌性!”

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特偏头看向说话的石,见对方看着江语岺的眼神贪婪又急切时,眉头不由皱起。

石是他的兄长,也是整个部落最懒的雄性,这个从天上掉下来的雌性,石不配拥有。

“她一定是哈琶木神的女儿,是神女,不是谁都能拥有的!”一名年老的长者反对了石的想法。

石一听眼睛更亮了,他一边走近江语岺一边嘿嘿道:“哈琶木神的女儿?我要立刻让她成为我的雌性,让她生很多孩子!”

生孩子?!

江语岺心一抖,也顾不上那颗血淋淋的头颅了,放开捂着眼睛的手,惊愕地看着石。

恶心!

江语岺又怕又紧张,想着如果这个丑不拉几的男人要是敢碰她,她就跟他同归于尽!

长者修父来到特的身边,严肃地道:“特,你是首领,你才能当哈琶木神的女儿的雄性。”

石听了长者的话,脸色阴沉地扭曲了一下。

“嗯。”特庄重地点头,把手中的头颅挂在木架子上,然后过去,把江语岺抱起来,肃穆地看着大家道:“哈琶木神的女儿出现,让可怕的暴雨停了,也赐予我胜利,让我砍掉了邮河首领的头颅,她只能是我的雌性,任何雄性都不能碰她!”

闻着男人身上的血腥味,江语岺心中一阵悲凉,她已经弄清楚了状况。

  她没有被摔死,而是穿越到远古时代来了,成了这些野人争抢的雌性——

石很不高兴地瞪着特:“特,是我先见到哈琶木神的女儿,她应该是我的!”

特不屑地看着石:“你已经拥有很多雌性了!”

“那又怎样?哈琶木神的女儿是大家的,大家都能拥有她。”石举高双臂,转过身对着所有人大喊:“你们想拥有哈琶木神的女儿吗?”

虽然也想拥有哈琶木神的女儿,可没有首领的允许,他们不敢乱来的。

没人敢当着特的面接石的话,可他们对江语岺毫不遮掩的占有欲,特都看在了眼里。

他紧蹙粗眉,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抱着江语岺大步下山。

她想挣扎,可又知道,现在她挣扎没用。

如果这时挣脱了这个野人,可能会落入那一群野人手中,只能先忍下来再找机会了。

一群人回到了部落。

特的部落不大,人数也不多,连续下了很长的暴雨,很多部落都被淹没了。

所幸,部落地理位置很好,幸免于难,但很多木屋漏水或者坍塌,许多人都变得虚弱了很多。

突然暴雨停了,部落的人见到特回来,兴奋地围上来,想与特一起分享喜悦。

可看到特怀中的江语岺时,他们惊住了。雄性们的眼神就像饥饿的狼,看到了猎物。

“她是特从邮河部落俘虏来的雌性吗?”有人发出疑惑。

修父上前,告诉他们:“她是从天而降的哈琶木神的女儿,她将成为首领的雌性。”

回到木屋,特把江语岺放在铺着兽皮睡觉用的干草堆上。

她的身子娇小没有一点重量。

一路上抱着她,跟抱着几套兽皮裙一样。

特眸光深深地打量她。

他伸出手,抚摸着江语岺的脸蛋。

手掌的茧很厚,江语岺只觉得他摸她时,烙得很。

野人的拇指轻轻擦拭着她嘴角边的泥污。

粗犷又低沉的声音却十分悦耳:“我想让你真正成为我的雌性。”

特粗糙的手,顺着江语岺的脖子而下,就要脱她裙子。

 他想做那种事情?!

江语岺猛地推开他,冲他大喊:“你干什么?滚出去!”

话一出口,她有点吃惊,她不仅能听懂他们说的话,自己开口说的也是他们这里的语言!

难道是她穿越过来获取到的一种语言技能?

特愣了一下,没想到她会推开他,还会冲他大喊。

 毕竟在这里,拥有强大的雄性是每个雌性的愿望。

他扯下兽皮,放在旁边的石桌上,道:“你是我的雌性。”

她肚子里要是有了他的骨血,若没有他的允许,任何雄性都不准碰她。

这是首领的特权,这是一种保护。

特的大手再次伸过来,抚摸江语岺的脸蛋,她的皮肤惊人的柔滑。

江语岺闻到他手上的血腥味,眼前再次浮现那个血淋淋的头颅。

她又惊又怒地往里面躲去:“拿开你的脏手!我不做你的雌性!”

虽然她不是考古专家,可对历史也是略知一二。

原始社会的男女之间是没有一夫一妻观念的。

鬼知道,他有多脏!

特见江语岺不肯顺从他,他生气了。

今日如果不让她成为自己得雌性,明日他若是去狩猎或打仗,懒惰无能的石就有理由碰她了。

只要想到他爱戴的哈琶木神的女儿,被石欺负了,他就很愤怒!

他伸手紧紧抓住江语岺手腕,皓腕纤细,似乎稍微用力就会折断。

特弯下腰,强势的气息瞬间入侵过来:“今日,你必须成为我的雌性!”

“放开我!”江语岺绝望地挣扎,手脚并用地踢向特。

只有一米六五的她,哪能抵抗得住身强力壮,且一心想保护她的特?

特扯下她身上的衣服,把她禁锢住。

江语岺气得一记耳光打向他的脸庞:“啪——”

特蓦然顿住。

双手撑在江语岺身侧两旁,两眼冒火地逼视江语岺:“我是特部落首领,你竟然打我?”

“你不是很敬畏哈琶木神的女儿吗?你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女儿的?”江语岺倔强地看着特。

为了自保,她只好把自己装成哈琶木神的女儿了。

特看着她纤细的身子,凶悍强大的气势压迫而来。

“你这样做,我会死的。”江语岺心生悲凉,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真是悲惨,被未婚夫推下悬崖,遭遇了惨痛的背叛。

侥幸没死,却要被陌生男人强迫了吗?

从小受到外婆的传统观念影响,她一直把女孩的清白看得很重!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让她绝望无比。

最后连清白都没了,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的眼泪,让特的怒火散去了。

心口揪了一下,一股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种感觉,特以前从未有过。

他怔怔地看着她,漆黑的深眸像浩瀚苍穹,不知在想什么。

只是过了许久,他粗砺的手才笨拙地抹去她眼角的泪:“你是赐给我胜利的雌性,我不准你死。”

“你不碰我,我就不会死。”江语岺把他推开。

“别的雄性碰你,你会不会死?”特沉沉地问,他无法想象别的雄性碰她,他会做出什么来。

“会!”

“那我不碰你。”特从他脖子上解下一块橙黄色的石头做的坠子。

他脖子上戴着两块橙黄色的石头坠子,形状一样,颜色一样。

他解下来一块后,在兽皮床上拿出一根不知道用什么野兽的毛搓成的绳子串起来,然后戴上江语岺的脖子上。

江语岺不解地看着他:“这是什么?”

“这是圣物,只有部落首领,和部落首领的雌性,才能拥有的圣物。你戴着它,证明你已经是我的雌性了,有了这个,在部落里,别的雄性都不敢对你怎样。”

想到那个懒惰的石,特就不由皱眉,石最喜欢跟雌性享乐了。

如果不把这个圣物戴在哈琶木神的女儿脖子上,石一定不会打消那个念头的。 

“我是部落首领,你戴上了部落的圣物,以后你就是我的雌性了,你不准看上别的雄性。”

江语岺:“......”

她怎么可能看上其他野人。

江语岺怯怯地点头,“我不会看上别的雄性的。”

“记住,我叫特,你叫什么?”特问。

“江语岺。”

“江语岺?”名字很奇特,但他记住了,她叫岺。

“部落没有肉了,我要带雄性们去打猎了,你在木屋睡觉,不要乱跑知道吗?”

特起身,揉揉她毛茸茸的脑袋,特从来没见过哪个雌性的头发有她这么柔顺的。

江语岺乖巧地点头,他不说,她也不会轻易走出这间木屋的。

目前,她只有待在这里木屋才算安全。

特走了,江语岺暗暗松了一口气,双手紧紧地捂着身上的兽皮,警惕地环视木屋。

木屋简陋,窄小,草堆当床。

草堆旁边放着块大石头,当桌子用,石桌上放了几把石斧和几张兽皮。

心中那股悲凉更加浓郁。

难道,这辈子都要留在这个原始社会苟活了吗?

特走出去,站在他的木屋前。

他傲视着部落所有人,大声宣布:“哈琶木神的女儿岺,已经有了我的骨血了!从此,我的雌性就是岺!”

“嗷呼——”

站在他下面的人,欢呼起来。

哈琶木神的女儿成为了首领的雌性,那是给他们带福运来了!

特的妹妹阿简站在人群中,脸色很不高兴。

部落的圣物只有首领和首领的雌性才能戴。

特脖子上的圣物,怎么就给刚到部落的外来雌性了呢?

这让爱慕特的圣女云,怎么办?!

“阿哥,圣物应该戴在圣女的脖子上!”阿简走到特的面前,嘟着嘴不满地看着特道。

她是特的妹妹,她口中的圣女是她的好朋友云。

云到别的森林的部落去学习巫术了。

云喜欢阿哥,阿哥怎么可以把象征着首领雌性的圣物送给别的雌性了呢?

特坚毅的脸庞带着年少的狂野,眸光犀利地看着阿简道:“岺是哈琶木神的女儿,至高无上的哈琶木神的女儿,我可以把圣物戴在她的脖子上!”

“那云怎么办?”阿简跺了跺脚:“是云让阿哥用很多雄性的头颅祭祀哈琶木神,哈琶木神才让她女儿降临,阿哥你不能辜负云!”

特冷冷地看着阿简道:“云是部落的圣女,她享受的待遇跟首领一样,住最好的木屋,吃最好的兽肉,但她不能是我的雌性。阿简,你再说这样的话,我会让你受到惩罚的!”

一听到惩罚,阿简的脸上划过一抹惊恐。

她不满地瞪了一眼特,然后跑到大母娘身边,嘟嘴抱怨:“云去大部落学习巫术都是为了阿哥,阿哥竟然趁她不在部落,把圣物送给了哈琶木神的女儿。”

大母娘轻叹了一口气,道:“哈琶木神的女儿降临,可怕的暴雨就停了,她也是部落的福运,你要相信你的阿哥。”

向部落交待江语岺的身份后,特带着部落强壮的雄性们去打猎了。

没有雨水的阻挡,他和雄性们很快就捕了两头体格庞大肥壮的犀牛。

部落很久都没见过么大的野兽了,众人围着野兽欢呼。

修父站在野兽旁边,笑眯眯看着这两头肥肥的野兽,今天有兽肉吃了!

他感慨地道:“哈琶木神的女儿降临,暴雨停了,特取了邮河首领的头颅,这次又让特很快就打到两头野兽回来,哈琶木神的女儿是赐予部落胜利的福运。”

他看向站在旁边一脸傲娇的特道:“特,最好的兽腿肉,要拿给哈琶木神的女儿吃。”

特点头:“修父,岺在部落享受的待遇跟我一样!我进木屋看岺了。”

特拿着一套干爽的的兽皮衣进来。

他的兽皮床上,江语岺缩着身子躺着。

江语岺掉落在这个时代时,暴雨还没有马上停。

她又刚好掉到那棵被称为哈琶木神的枯树边的坑里,弄得她身上的衣服又脏又湿,还不小心喝了很多脏水。

空气都带着阴湿湿的水分,江语岺只觉得现在全身冷冰冰的。

她已经冷得瑟瑟发抖了,睡也睡不着,迷迷糊糊的。

特坐在旁边,伸手就要脱下她身上的衣服。

他的手刚碰她,她就拍开他的手:“别碰我!你再碰我,我就死给你看!”

特深邃的眸闪过一抹慌张,“岺,你的身体怎么没有一点温度?”

听到他的声音,江语岺顿了一下。

是那个特首领?

他打猎回来了?

江语岺歪过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冷,有没有很厚的被子?拿过来让我盖吧。”

她是现代来的娇弱女子,不比他这个时代的人,体质过人,皮糙肉厚,又适应这里的环境,不穿衣服都不觉得冷。

“我给你拿了干净的兽皮衣,我帮你换上。”说着,特又伸手过来要脱她的衣服。

江语岺没有去看他,伸过手过去把兽皮衣拿过来,“我自己来就行,你出去吧。”

“你很冷,身体一点温度都没有,你不会死吧?”特的眼里,流转着深谙的复杂。

“死不死关你什么事?”她现在最恨的就是死,被未婚夫推下悬崖要死不死,把她送到这个原始时代是几个意思?还不如直接让她死了。

她只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谁知道特突然一下子就抱住她,低声喝道:“我不许你死,你是赐我胜利的哈琶木神的女儿,你是我的雌性,你不准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离开!”

江语岺:“......”

他是野人吗?

怎么这么霸道,这么偏执?

听他这语气,她和他有多深的感情似的......

江语岺抿了抿唇,轻声道:“你不睡我,我就不会死。”

“只要你不死,我依你。”特健壮的手臂紧了紧,真的很怕她离开。

“你放开我,然后出去。”江语岺无语地道。

“......好。”沉默了一下,特听话地放开了她。

他眸光深深地看着她片刻才出了木屋,还体贴地把门关上。

刚出木屋,就见部落雌性塔凤端来几片兽腿肉。

“特,这是修父给你和神的女儿切的兽肉腿。”塔凤把肉交到特的手上就退下了。

特端着肉等了好一会儿,才进木屋。

江语岺穿上兽皮后,整个人都无语了。

上身的兽皮还没肚.兜的一半大,下身的兽皮只到大腿处。

内衣没有,内裤没有。

这......还不如穿比基尼。

这身兽皮在身,等于没穿!

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就不能让我穿越到好一点的年代去?

她只好把兽皮被披上来,这样才暖和了一些。

吱呀——

木屋的门被推开。

她闻声看过来,见特用芭蕉叶端着血淋淋的生肉进来,她呆了呆。

“岺,我刚打回来的野兽,这是兽肉腿,你吃了,身体就会有能量了。”说着把肉拿到江语岺嘴边,就想喂她吃下去。

这是部落里最好的食物,在特眼里,眼前这个雌性太瘦了。

就像刚出生的小崽崽一样,要小心翼翼地呵护,多让她吃肉,不然很容易死掉的。

江语岺瞪大眼睛看着还滴着血的肉,死捂住嘴巴,清澈明亮的双眼透着浓浓的抗拒和不从。

她不吃!

她不要吃这种东西!

他们茹毛饮血,她不行!

见状,特的黑眸沉了下来。

她不肯接受他的骨血就罢了,现在又不接受他亲手打来的猎物!

“你是在拒绝我?”他的脸色骤然深沉,厉眸逼视着江语岺,命令道:“你必须,吃了它!”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