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重追你
  • 我要重追你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佚名
  • 更新:2023-05-31 15:17:00
  • 最新章节:我要重追你第5章
继续看书
分手 6 年后,我坐在他的急诊室。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他脸色铁青,「什么孩子怀 6 年?」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极致。 「不认?」 「你觉得我会接盘?」他反问我。 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九个月后。 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我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我要重追你》精彩片段

睡到第二天,我回到公司上班。

公司把我调去了市场部。

「市场部跑门店,累是累了点,但干得好,工资能上万。」市场部部长给我画大饼。

事实是市场部有同事生孩子去了,缺人。

在他们看来,我这种大龄未婚,连男朋友都没有的人,才是这种工作的最佳人选。

要不然,选谁都有可能变成雷。

「有补贴吗?」

成年人的世界,我不信饼,只关心钱。

「每天交通生活补助 80,干得好话费也给你报了。」

「行。」

一天 80,一个月 2400。

这多出的 2400 给我妈寄回去,她白头发增长的速度也许可以慢下来。

于是,我从坐办公室的普通职员变成了一名小小的销售经理,每天奔走于各大商超,打考勤,看货品,统计销售……

每天回到家,都累到不想说话。

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点点血迹。

我想起了医生的话,心里叹了一口气。

孩子多半是没了。

但我比想象中难过,一个晚上没有睡着。

又过了一个周末,我去医院挂号检查。

这回是个女医生,叫刘倩,挺漂亮的。

「你和顾霄认识啊,怎么不早说。」刘医生对我突然的热情,让我有些不适应。

「算是。」

「那他在学校那会儿有女朋友吗?什么类型的啊?」

我愣住了。

她问的问题,有点超出医患关系了。

我好像明白了,她对顾霄有想法。

可是顾霄孩子都有了,她不知道?

难道顾霄没告诉同事,对外谎称单身?

真渣。

「他大学时候的女朋友很普通。」我如实回答。

「你有照片吗?我想看看。」她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我正面直视她,让她看了两秒。

看什么照片,本人就在你跟前。

她好像忘了,我是来检查的。

我一想到顾霄都有家庭了,还在同学会说自己单身,现在又在医院立单身人设,我就来气。

「他是不是结婚了?」我委婉地提醒她。

「结婚?」她显然很震惊。「没听说啊。」

这……

「你怎么这么说?」她表情有些不自然。

她好像觉得我在撒谎,我有点头疼。

「难道是他被盗号了?」我只好把那条说说给她看。

她看着那条说说,震惊到花容失色。

「顾医生有孩子了?」

刚说完——

「你出来一下。」身后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

我吓了一跳。

顾霄?!

完了,他一定会因为我戳破他的秘密恼羞成怒。

「顾霄,你怎么来了……」刘医生有些激动地站起来。

我转过身,就看到他一身白大褂,明明是一副玉树临风的模样,却脸色极黑。

「快点,我没时间……」他有些生气。

我想了想,怕他干什么,明明是他不对。

于是硬着头皮跟他出去。

他带着我去了他办公室,进门后,反锁了门。

我的手扶着自己的胳膊,有些紧张。

「说话就说话,你锁门干什么?」我望着门锁,略感不妙。

「不想被打扰。」他扔下一句话,自顾坐在了办公椅上。

呵!架子还挺大,和六年前一模一样。

「那你说。」

在这密闭的房间里,我其实有些不敢看他。

「你到处跟人说我有孩子了?」他抬眼觑着我。

看得我直冒冷汗。

「也没有到处……我就说了事实。况且,刘医生人挺好的,你不能骗别人。」

他没吭声,目光在我肚子上扫了一下。

看我肚子干吗?

我赶紧把我衣服往下拉了拉。

「呵……」他冷漠地笑了一声,「还真赖上我了?怎么,相亲对象没让你满意?」

我:?

我什么时候赖上他了,我说的孩子不是这个孩子,他是不是脑子有病?

「你别自作多情了。」我无语。

「陈佳,我太了解你了,你现在的样子,跟当年追我的时候有区别吗?」他好笑地看着我。

我承认我被他的话刺激到了。

「嗯,然后呢?」

「不可能。你那些小把戏也就糊弄糊弄当年的我,你觉得 6 年过去,我还能会被你耍吗?」他冷哼一声。

「听说你快要结婚了,别缠着我了,想要我给你封红包?」

结婚?他觉得我找他是要红包?

他真的刺激到我了。

「你还真觉得自己有当年那么帅呢,你现在老了,褶子都有了,就你这样的二手老男人,我觉得我会感兴趣?」我一口气说完。

他的笑容僵住,脸色变得更难看了。

「陈佳,激将法对我没用。」他起身,一脸淡定地脱白大褂。

「我们分手了,就算没分,我也不可能宠得你无法无天。」

气氛一下子陷入僵局。

我笑了。

他什么宠过我?装什么大情种?

「顾霄,你有种。」我笑着,往门口走,走到门边,想起什么,又转过身,「有种你别喝醉了,抱着我不放,哭着乱叫我名字啊,这样我会误会你还忘不掉我。」

「还有,你的种。」我指了指肚子,「没了。」

他待在原地,像是受了什么重创。

看他不爽,我就爽得不行。

关上门后,我回了妇产科。

得到了一个打脸的消息。

孩子没掉。不仅没掉,还很健康。

「很正常,有时候 HCG 刚开始很低,慢慢就高了,小家伙长得不错,我先给你建个卡。」

我整个人就蒙了。

「我那天上厕所有血。」我颤抖着问刘医生。

「一点点没关系的。」刘医生苦口婆心安慰我,「这个孩子跟你有缘分,别想不开了,你是顾医生的朋友,我就实话跟你说,现在不孕不育的特别多,怀一个孩子特别不容易,而且你的子宫内壁太薄了,这种情况怀孕更难。」

「对了,你刚才说顾医生有孩子了?你一定搞错了,好像是他表姐生了孩子,他自己还没女朋友呢,你吓了我一跳。」

我:啊?!是他表姐?

那他神经病啊,表姐生孩子,他发那个说说干什么?

我才意识自己闹了好大一个乌龙。

难怪他刚才那么生气。

可是乌龙归乌龙,他不喜欢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也是真的。

我冷静了几秒,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孩子爹不要。」

刚说完,顾霄又出现在我面前。

「你出来一下。」

我浑身一个激灵。

怎么又是他?

又是这句话?

刘医生都觉得有些无语,狐疑地看着我们两个。

我有些头疼,跟他走了出去。

「又怎么了?顾大医生……」我现在因为孩子心烦意乱,实在不想跟他对线了。

「你这么忙,能不能别找我碴……」

「那天晚上……你是说我和你,发生了什么?」他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哪天晚上?」我装傻。

「同——学——会。」他说得咬牙切齿。

「你自己做了什么,你不知道?」

那天晚上可没少叫我名字,现在失忆了。

「我以为……是梦。」他沉默着不说话了。

「梦?」我真是要被气死了。

该狠的时候一次没含糊,现在跟我装做梦?

半晌,他又开口:「孩子是我的?」

「要不然呢?」

「陈佳,你别耍我!」他皱着眉头看我。

「我耍你?」我笑了,「那几天,除了你没别人。」

其实一直都没别人,我又怕说出来显得我好像忘不了他。

「说吧,你想怎么办?」他叹了一口气。

什么叫我想怎么办?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懒得跟他理论。

分手 6 年后,我坐在他的急诊室。

「我怀孕了,孩子是你的。」

他脸色铁青,「什么孩子怀 6 年?」

一时间气氛尴尬到极致。

「不认?」

「你觉得我会接盘?」他反问我。

我沉默几秒,「行,那我去给他找个爹。」

九个月后。

他恶狠狠拽着主刀医生,「兄弟,算我求你,给她划好看一点,她爱美。」

1

和相亲对象去做婚前体检。

体检出来一个孩子。

婚事黄了。

媒婆跑来我家,把我妈骂了一顿。

「你说你们家姑娘是个黄花大闺女,哪个黄花大闺女,孩子都两个月了!」

「真是招牌都被你们家给砸了!」

「以后别找我了,晦气!」

……

我妈被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我被我妈骂得狗血淋头。

「孩子爹是谁?」

「……」我闷着不说话。

「陈佳,你是 28 岁了,不是 8 岁了,你还在外面乱来?你有没有脑子?」

「你是不是想把你妈气死才甘心?」

「哦。」我转身上了楼,把门反锁了。


顾霄是比我大一届的学长。

医学院的高岭之花。

很不好追。

我舔了他整整四年,终于在毕业前几个月把他追到了。

她们都说顾霄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一哭二闹三上吊,把顾霄弄烦了。

「要不然高高在上的 A 大才子,怎么看得上历史系那个又胖又丑的陈佳?」

「就她那肚子,吃饱的时候活像怀孕 5 个月。」

她们不知道为了追顾霄,我瘦了 30 斤,体重从 120 降到了 90。

我卸载了所有外卖软件,早上啃苹果,晚上吃黄瓜。

就这样吃了几个月,看见蚊帐里的长脚蚊,都馋得流口水。

后来,我人是瘦了,但大姨妈却因此严重不正常,睡眠也严重紊乱了。

这一切,只是为了让顾霄多看我一眼。

有一天,我在操场跑步,跟在他后面,他回过头看我。

看了好久好久,我整张脸羞得绯红。

他喜欢我,一定是。

我紧张地走过去,想着我的开场白——

「你是陈佳的妹妹?」

他一句话像一盆冷水,把我从头泼到脚。

我又气,又觉得好笑。

「算……算是。」

他沉默一会,递给我一瓶水,「那你回去告诉她,别缠着我了。」

我接过他给的水,这是第一次离他那么近。

他睫毛好长,鼻子好挺。谈吐也好温柔。

可是,他的话语好冰冷。

「行。」我把委屈咽进肚子。

于是,后来我们经常在操场相遇。

第十次相遇后,他要了我的微信。

我第一次感觉到我瘦的 30 斤,值!

因为我从小到大,除了在街上发广告的,还没有人向我要过微信。

我约他去看电影,他没拒绝。

谈恋爱是我提出的,他也没拒绝。

就连最后我提出分手,他也没拒绝。

反倒是我自己,在寝室哭了一天一夜。

室友问我:「失恋有这么难过吗?」

我哭着说:「还行。」

「就像是送走了一位故人,总还是要哭一哭的。」


周末,我家院子里停了一辆黑色奔驰。

饭桌上,突然多了顾霄和他爸妈三个陌生人,气氛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怀孕多久了,这孩子也没跟我们说。」顾霄妈妈开口。

她穿着套装裙,脚下的高跟在下车的时候踩进我家的水沟,拔了好久才拔出来。

「12 周。」顾霄开口。

我有些惊讶,不知道他怎么知道。

后来想想,他是医生,他肯定会算。

「12 周了,那要抓紧办,待会肚子都显了。亲家,你说是不是。」顾霄妈妈询问我妈意见。

「是。」我妈急切地回答。

顾霄没发言,只是在我夹辣椒的时候,盯了我一眼,

「别吃太辣。」

「吃点蒸蛋有营养。」顾霄妈妈见状,给我舀了一勺蒸蛋。

结果,我盯着黄黄的蒸蛋,胃里一阵翻腾,我赶紧起身,去厕所大吐特吐。

吐完出来,我整个人都焉了。

「反应这么大?」我妈担忧地看着我。

「反应大说明孩子好。」顾霄妈妈笑呵呵地看着我,好像对我的反应很满意。

「你看你们俩抽个空先把证扯了?婚礼当然也是要的,我们家就顾霄一个,以后佳佳过来,家里就当多了一个孩子,我们肯定……」

顾霄妈妈话还没说完——

我爸突然从外面回来,后面跟着我妹。

「顾……顾医生。」

我爸首先看到了顾霄的父亲。

我爸这一声顾医生叫得我浑身惊起一层冷汗。

没错,顾霄爸爸是有名的神经内科专家,是我妹的主治医生。

在我爸回来前,我妈没提,我以为我妈忘记了。

结果我爸一回来,一眼便认出了。

顾霄爸爸也是吃了一惊。

大概是看过太多病人,不是我爸提起,他都忘记了有我妹这个病人。

「认识?」顾霄妈妈问。

顾霄爸爸抿着唇不说话。

他看看我妹,我爸,又看看我,最后收回了目光。

「一个病人。」他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顾霄盯着我,一脸疑问。

顾霄妈妈也没再说话。

「姐姐。」

陈玉发音不太标准,咧着嘴笑,然后跑我面前摊开手,像是要给我什么宝贝。

等看清楚她手心的水蛭,我吓得头皮发麻。

「乖,别玩这个。」我压着情绪,祈祷她这一次能听懂我意思。


我觉得有些可笑。

他那天晚上喝醉了,红着眼问我:「你是不是陈佳?」

我犹豫了一下,「是。」

他却泄气地看我一眼,「你不是。」

「那你说说找她干吗?」我笑着问他。

「讨债。」

讨债?

我笑容僵住。

「什么债?」

「情债。」他整个人显得苍白无助,冷冷地来了一句,「没有人耍过我。」

听他说讨情债,我一下子失了神。

下一秒,他吻了我。

我没推开。

当然后来失去控制,也有我纵容的成分。

暧昧上头,我以为那一刻或许他还是爱我的。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去的妇产科。

整个过程浑浑噩噩的。

就听见医生说,HCG 含量低,子宫内壁薄,流产的风险很大。

医生要给我开保胎针,我拒绝了。

我想着顾霄那条说说,还保什么胎啊……

我坐着车灰溜溜地回去。

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在哪?」是顾霄。

六年没打过电话,我还是一下子就听出了他声音。

孤傲,清冷。

「车上。」我调整呼吸,平复情绪。

「你刚才找我?什么事?」依旧是高傲的语气。

我顿了一秒,「嗯,现在没事了。」

他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还不死心?我们没可能了。」

「……那行,挂了。」我很干脆地就要挂电话。

他却不愿意了。

「我听你的主治医生说了,你的情况不太好,你还是回来打保胎针吧,我会跟医生说一声,相识一场,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啪!我挂了电话。

渣男!谁要他帮。

他却又发了一条短信,气急败坏地问我:「陈佳,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没礼貌了?」

我委屈得炸裂,「怎样才算礼貌?你有工夫在这教育我,还不如回家多换两片尿不湿。」

「?」他发一个问号。

我懒得回他。

他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任他拿捏的陈佳吗?

那时候,他发一条说说,我都要小心翼翼地揣摩半天;

跟他聊天,从来不敢让以他的回答结束;

费尽心思找各种话题,结果他的回复总是:「睡了。」「我去洗澡。」「回聊。」「……」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拿出了和他的合影,通通剪碎,然后把他的头冲进马桶。

狗男人,见鬼去吧!

可是,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