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得云开见月明
继续看书
今天给朋友们带来的小说《守得云开见月明》,主要描述了《花灵月秦珏寒》之间的故事,书中主要讲述了:她的哥哥,她的娘亲,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会被问斩。花灵月急的眼眶都红了,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她怕过。可独独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怕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精彩片段

不。


不可以!


这怎么可以!


“圣上。”花灵月声音颤抖的看着他。


她不能就这么继续下去,若是被发现,那是欺君之罪,那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她的哥哥,她的娘亲,她的爹爹,花家上下都会被问斩。


花灵月急的眼眶都红了,征战沙场这么多年,他从未听说过她怕过。


可独独面对自己,面对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她怕了。


秦珏寒抿了抿唇,目光发深。


“末将有负圣上恩泽,末将……”花灵月脸色煞白。


她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如果不是她替哥哥出征,如果她知道藏拙不那么风头尽显,可能患上就不会注意到她。


而她也不会时常担心身份败露,连累家人了。


想到这,花灵月眼眶湿润了。


秦珏寒阴沉着脸,堂堂大将,面对凶蛮强敌都不怕。挨了几刀,也没见她哭过。


现在却因为他的强求哭了。


秦珏寒盯着她,又心疼又自责,甚至后悔为什么几天都忍不了要赶过来了。


毕竟,不是谁都能接受这背经离道的事。


一时间,他心思也无了。


“来人,备驾,回宫!”秦珏寒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离开了。


花将军凯旋而归,全城百姓夹道相迎。


花灵月去了殿前,秦珏寒阴沉着脸,简单恭贺了两句就宣布退朝。


回去路上,花老将军和花灵月同坐一辆马车,花老将军询问道:“听闻几日前圣上私下去找你了?”


花老将军脸上更是布满了担忧。


那日之事,其实花灵月心中也有些忐忑。


只是为了不让老父亲担心,她还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圣上惜才,得知女儿又打了胜战前来给女儿祝贺。”


“既是如此,为何刚刚在殿上圣上又阴沉着脸?”老将军询问道。


应该是那日她薄了皇上的情面,所以皇上才这般恼怒吧。


不过,那日之事,她也很难说出口,只能低着头说道:“女儿也不明白。”


“自古君心难测。”老将军摇了摇头叹息一声,“伴君如伴虎,小心点最好。不过好在你兄长的毒已经解的差不多了。如今可以正常行动了。”


“你既然回来,便在家里待着吧。你兄长情况好转,这几日你们兄妹二人再好好交接一下,他便可顶替你,你也可以恢复女儿身了。”


“哥哥的毒都解了?”花灵月心中一喜。


才到将军府,她便迫不及待去偏房寻哥哥。


花戎此刻穿着一身戎装站在屋内等着她,看到哥哥那一刻,花灵月也不由愣了一下。


这如同在照镜子一般。


不管是从身形,还是长相,都一模一样。


尤其哥哥此刻和她穿着同样的戎装这让进来的老将军也看的直摇头,表示分不清了。


花戎点了点头,“你回来就好了。”


说着,花戎眼眶不禁有些红润,“邻家女子,二八芳龄就出嫁了。却委屈了你,还要替为兄东征西战。是大哥对不住你。”


“哥,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花灵月安慰的笑着说道,”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就不要说两家话。”


“去卸了这一身戎装吧。娘亲为你备了女装。”花戎说着,他的贴身丫鬟端着盘子进来,里面摆放着是才做好的女装锦衣。


“小姐,洗澡水已备好了,您就换上吧。”莲儿也是迫不及待的喊了一声。


花灵月笑着点了点头,这五年来,她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从未在军中同人一起沐浴过。


也导致军中将领都觉得她架子大,一开始所有人都看不起她,欺负她。


再到后面她忍气吞声直到沙场奋力杀敌,率领一千精兵击退蛮夷三万士兵,这才稳定了她军中地位。


习惯了男装,这还是五年来她第一次要换上女装。


房间白色纱帘在飘动着,而她正在温泉池中浸泡着。


氤氲热气让她思绪有些凌乱,仿佛将她拉回了那营中一晚。


他说,“这世上除了男人和女人可以,男人同男人,也可。”


他还说,“朕,只要你。”


闭上眼,脑海中全是秦珏寒布满欲望的双眸,那灼灼目光仿佛要将她融化了一般。


另一边。


御书房内。


秦珏寒手中的卷宗是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的。


半响他挑着眸看向太监问道:“听闻花将军府上有一处天然温泉。”


小太监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何皇上突然问起这话,只好点头应答:“回皇上,是的。”


“朕还没泡过天然温泉,既然闲着,便去看看老将军顺道试试将军府上的温泉吧。”


小太监讪笑两声。


这御花园后面的温泉不就是天然温泉么,皇上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么。


明显是冲着花将军去罢了。


想找个借口见见花将军吧。


“朕这样贸然前往,是不是不太好?”秦珏寒的御驾都停到了将军府门口,他这才问道。


小太监只能讪笑着说:“皇上体恤子民,爱惜朝臣,关心关心老将军身体也实属正常。”


“所言极是。”


秦珏寒心情大好,但是将军府所有人却吓得不起。


尤其是花老将军,更是连忙朝着旁边使着眼色,自己则是毕恭毕敬出去迎接了。


“花将军无需多礼,朕这次前来也是为了看看老将军。”秦珏寒说道,直接朝着里面走,目光却在四处寻觅着。


花老将军见状将秦珏寒引到了书房,“让皇上费心了,老臣一切皆好。承皇上福泽。”


“那便好。”秦珏寒说着端起了茶。


屋内一阵沉默,花老将军冷汗直流,一旁的小太监倒是懂眼色,连忙询问道:“怎么不见花戎将军呢?”


秦珏寒手中的茶也放下了,花老将军心中忐忑说道:“戎儿感染了一些风寒,此刻在屋内待着。我这就让他前来为圣上请安。”


“什么?病了?”


秦珏寒心头一紧,难怪今日在朝中见她的时候,面色那般不好。


秦珏寒起身,说道:“既然病了,就别让她奔波了。劳烦老将军前面带路,朕去看看。”


花老将军也不敢多言。


也不知道戎儿能不能应付的了,他一路紧张不安。


才到屋外,花老将军便提醒着:“戎儿,还不出来接驾。”


听到花老将军的话,屋内两人瞬间脸色一变。


花戎跟左清清两人也都没想到。


皇上竟然寻到这来了。


两人皆是惶恐,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末将参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花戎才要跪下,就被秦珏寒扶住。


“不是说病了,就免去这些礼数。你好好休息。”


那日之别后,也就今日朝堂见过。


他都后悔今日那般冷漠,没有留住她好好庆祝。


结果这一天来,左思右想实属难受,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这才见到思念之人。


光是看到就让他好生欢喜了,奈何现在人太多,他也不太好表现的太明显。


“谢圣上。”


“臣女左清清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左清清也行了礼。


但是这次,秦珏寒却没让她起来。


他冷着眼,看着地上跪着的人,声音不淡不咸,“看来花将军和左丞相相处甚好啊。”


明明他那晚他提醒过她,她却当耳旁风了。


也难怪,这么着急回朝了。


“末将与清清是青梅竹马。”花戎说道,“又是有婚期在身。”


花戎在尽量学妹妹的口吻了。


花灵月本在闭目养神,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声低吟声。

那此起彼伏的叫声,让花灵月面色微红。

尤其外面还传来女子娇喘的声音:“你猴急什么,今日小姐回府,说不定在里面泡澡呢。你在这,要是让人听到,多不好啊。”

男子说:“怕什么,别说小姐没回来,就算是回来了又能如何。小姐成日军营里泡着,什么没见过,说不定比你都懂。”

“你轻点。”

花灵月将自己埋在温水里,外面的竹林的声音越发暧昧,让她听得更是面红耳赤了。

在军营中她不是没听其他将领兄弟们去喝过花酒回来说,也曾叫她去过,但她毕竟是个女人,怎么也不可能跟他们一群大老爷们去。

不去,不代表不知道。

竹林里的喘息声越发大了,她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生怕偷情的两人发现她在。

可,那暧昧的声音让她脑海中不由浮现出秦珏寒的模样。

以及他说过的话,他的呼吸。

想着想着,让她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了。

半久外面的动静才小了不少,直到那两人离开,花灵月这才从水池里出来。

氤氲的热气熏得她小脸微红,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刚刚的活春宫,还是想到了秦珏寒。

她抖了抖女装,就准备换上。

另一边。

御书房内。

秦珏寒手中的卷宗是拿起又放下,放下又拿起的。

半响他挑着眸看向太监问道:“听闻花将军府上有一处天然温泉。”

小太监一脸茫然,不知道为何皇上突然问起这话,只好点头应答:“回皇上,是的。”

“朕还没泡过天然温泉,既然闲着,便去看看老将军顺道试试将军府上的温泉吧。”

小太监讪笑两声。

这御花园后面的温泉不就是天然温泉么,皇上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么。

明显是冲着花将军去罢了。

想找个借口见见花将军吧。

“朕这样贸然前往,是不是不太好?”秦珏寒的御驾都停到了将军府门口,他这才问道。

小太监只能讪笑着说:“皇上体恤子民,爱惜朝臣,关心关心老将军身体也实属正常。”

“所言极是。”

秦珏寒心情大好,但是将军府所有人却吓得不起。

尤其是花老将军,更是连忙朝着旁边使着眼色,自己则是毕恭毕敬出去迎接了。


“花将军还真是不走寻常路。”

低沉磁性的男声响了起来,花灵月打了个寒颤。

这个声音,她真是再熟悉不过了。

果然,一抬头,便对上了那面色俊朗,黑眸如星辰,儒雅又冷情,高贵的秦珏寒了。

他此刻换上了一套白色锦衣,锦衣做工精致,领口边还绣着,几朵青蓝色的莲花。

那强大的气场,使的他即使穿着一套素衣,也充满了君王的气质。

一看到他,花灵月当下就想逃。

只是,她整个人都还在他怀中,还能往哪里逃?

“末将,见过圣上。”花灵月在他怀中挣扎着。

毕竟她此刻还穿着男装,这还是大街上,别人看着也不大好。

秦珏寒倒是没强留,松开了手,盯着她露出讳莫如深的笑,“行了,少弄那些礼数。陪朕去郊外走走。”

“是。”花灵月有些忐忑,她看了秦珏寒几眼,他却没说话。

街边路上,种了一片柳叶树,两人漫步在树下小道。

“听说,你要成婚了?”

秦珏寒问道。

他走在她前面,她看不清他的神色,有些踌躇不安的应了声,“是。”

秦珏寒闻声,却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她,花灵月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让他到嘴的责怪又吞了下去。

他就这么盯着她,心思也是混乱。

明明眼前站着的就是他所想之人,这一刻,却又觉得那么的遥远。

直到她要成婚,满朝文武皆知,他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他私下问过她,她的回答密不透风,敬畏有加。就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也好似断了七情六欲一般。

可现在,她又是以前模样,会错愕,会脸红,虽然对他也是惧怕,但这惧怕中还带着几分果敢。

为什么就一直变来变去呢。

“回圣上,是。”花灵月垂了垂眸。

秦珏寒盯着她,叹息一声,俊逸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原本璀璨辉煌的目光也失了色彩,让花灵月看的心下微微一紧。

她好想把所有真相也告诉他,可是她不敢,也不能。

花家上下这么多人的性命,又怎能拿出来赌?

“将军,朕……”

“小心!”

秦珏寒话还没说完,敏锐的花灵月发现了一枚射过来的箭,她一把打掉。

不多时,他们被一群蒙面人包围住了,那群人目露凶光,目标也是朝着秦珏寒而来。

征战数年,花灵月还是有些底子,她护住秦珏寒说道:“你先走,我断后!”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