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文本绝代股神
  • 完整文本绝代股神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冷夜
  • 更新:2024-06-11 23:24:00
  • 最新章节:第5章
继续看书
李晋胡萍萍是穿越重生《绝代股神》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其中就有胡萍萍和王富贵。“王哥,这里人可真多啊。”胡萍萍看着热闹的大厅,对身边的王富贵说。王富贵呵呵一笑,傲然说道:“现在股市利好,随便都能赚钱,来开户的人当然多,你既然想赚钱,跟着我走肯定没错,我也算是大客户了,熟人多,自然不需要你跟这些普通人挤着排队。”胡萍萍崇拜地说:“还是王哥你厉害,到哪里都有熟人。这一次我可把我们家所有的......

《完整文本绝代股神》精彩片段


初中高中六年的同学,高中时两人还是同桌。

苏晚晴更是学校的校花学霸,才貌兼备,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变得更漂亮,更有女人的味道了!

而李晋则是另一个极端,家里贫困的他在学校也总是受人欺负,却唯独只有苏晚晴没有参与过。

在那青春懵懂的年纪,李晋幻想过自己跟苏晚晴能发生点什么。

但彼此之间差距实在太大,最后大学苏晚晴理所当然地考取了水木,李晋则去了一所普通二本,从此两人再无联系。

一直到后来,李晋遇到了胡萍萍,便把那种深藏在心底对苏晚晴的所有感情都转移到了胡萍萍身上。

虽然事实证明胡萍萍不值得,但这并不影响李晋记忆中始终保留着对苏晚晴的美好。

“李晋,真的是你?”

苏晚晴看到李晋的时候,也失声轻呼,一双漂亮的眸子里全是意外和错愕。

原本听到张江吩咐自己要接待的大客户叫李晋时,苏晚晴还以为只是同名同姓。

但在这会客室里见到他,虽然过去许多年,彼此容貌也发生不小的变化,可苏晚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位老同学。

当年最默默无闻,最普通的一个人,现在居然成了工行的大客户,自己还要做他的私人助理?

苏晚晴感觉难以置信。

“晚晴,好久不见了。”李晋笑着说道。

“你们认识?”

张江也是惊讶于这两人居然是旧友。

“老同学了。”

张江哈哈一笑,见李晋不愿多说,也没追根究底地多问,只是吩咐苏晚晴好好招待李晋这位大客户。

告辞了张江,两人一起去证券公司的路上,苏晚晴感叹地说:“没想到你现在已经是千万富翁了,传出去那些同学都会很惊讶吧。”

“因缘际会而已,只是我从没想过还有再见到你的一天。”

苏晚晴轻笑一声,美艳不可方物。

苏晚晴的美,并不艳俗,反而如同出水的莲花,圣洁而纯粹,哪怕只是小小的一个细节,也会让人怦然心动。

“我也没想到能见到你,你现在的变化……真的很大!”苏晚晴感慨道。

“原先你觉得我是怎样的,现在呢?”

苏晚晴扑哧一笑,说:“比如从我们见面开始到现在,你跟我说的话比以前六年同学期间都多,那时候的你沉默寡言,别人欺负你,你也不会反抗,更像是一个闷葫芦。”

说着,苏晚晴明澈的目光看着李晋,那双眸子里清晰地倒映出他的身影,“而现在,你很自信,身上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好像一个几十岁老于世故的人,但又有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总之……不太一样了。”

她笑着伸出手大大方方地说:“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我想好好地做好,再认识一下吧,李先生您好,我是您的私人助理,我叫苏晚晴!”

李晋伸手将苏晚晴柔软白嫩的小手轻轻握住,“可别叫我什么李先生了,就叫我阿晋吧。”

两人第一次握手,却有种牵手的感觉,尤其是李晋,连他都没想到苏晚晴能变成自己的私人助理!

不知道为何,握手时,苏晚晴内心有种心跳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同学的缘故吧!

也可能是……李晋给她带来的变化太大了!

看着眼前神采飞扬浑身都透露着一股子自信和张扬气息的男人。

苏晚晴对他产生了浓浓的欣赏之意,甚至想起内心的择偶标准……忽然一阵脸红!

久别重逢,两人一路谈笑着来到了证券公司。

工行旗下的证券公司是国内最大的证券公司之一,即便是在这小小的县城也有营业部。

而苏晚晴身为工行专门和李晋对接的私人助理,很熟悉其中流程。

让李晋稍等片刻,就立刻去联系这边的部门经理。

李晋的业务,自然不是其他普通工作人员有资格办的。

在热闹的证券大厅中,因为今年股市摆脱低迷有从熊转牛的趋势,所以股民的队伍每天都在扩增,前来开户的人也不少。

其中就有胡萍萍和王富贵。

“王哥,这里人可真多啊。”

胡萍萍看着热闹的大厅,对身边的王富贵说。

王富贵呵呵一笑,傲然说道:“现在股市利好,随便都能赚钱,来开户的人当然多,你既然想赚钱,跟着我走肯定没错,我也算是大客户了,熟人多,自然不需要你跟这些普通人挤着排队。”

胡萍萍崇拜地说:“还是王哥你厉害,到哪里都有熟人。这一次我可把我们家所有的积蓄都带来了,你可一定要带我赚钱。”

“放心,跟着我还怕没钱赚?”王富贵哈哈大笑。

跟着王富贵走入证券公司,胡萍萍一抬眼就见到了不远处的李晋,惊讶之后便是冷笑,大步走了上去。

“真是冤家路窄!”

胡萍萍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能碰到李晋这个渣男!

她看出李晋似乎也是来开户炒股的,想到他那穷酸样,立马讥讽道,“你也来开户炒股?”

“不行吗?”李晋淡淡说道。

胡萍萍闻言,顿时气得好笑。

“以前就觉得你没脑子,现在看来你的确没什么大脑,看别人赚钱你就来,也不想想,炒股是那么容易的么?”

“你爸妈种田赚几个钱不容易,别糟蹋进股市了,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恐怕大盘是什么你都看不懂吧?”


听到李晋的话,胡成功的表情从不敢置信的震惊转变到愤怒扭曲和妒忌。

咯吱咯吱地咬着牙,胡成功死死地盯着李晋,说道:“你哪里来的钱?前几天我们让你拿钱你说没钱,现在却有钱买50万的玉佩!?”

“这是我的钱,从哪里来不需要告诉你,拿去干什么也不关你事。”

“哼!”

胡成功冷笑一声,不无恶毒地说:“我看你是把房子卖了吧?否则你哪来的钱?”

“肯定是这样的,啧啧,作孽啊,把房子卖了买一块玉佩,你真是疯了。”周秀兰说道。

此刻,服务员已经郑重地包好了玉佩,面对李晋时再也没之前的不耐烦,恭敬地说:“先生,您的玉佩已经包好了。”

“等等!”

胡萍萍忽然叫了一声。

“李晋,你把那个玉佩给我。”

“我不管你哪里来的钱,但是我们好了那么久,现在我弟弟需要钱,你说你没钱,就把这块玉佩给我。”

周秀兰闻言眼睛一亮,立刻点头赞同说道:“不错,你把这块玉佩交给我们,那么之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我看你们是疯了!明抢吗?”

李晋冷冷地说完,扭头就要走。

而胡萍萍这一次真的急了,她伸出手死死地抓住李晋的胳膊,尖声说道:“李晋,你就那么绝情!?”

“我绝情?”

李晋笑起来,“我再绝情也比不上你和你们家的无耻来得令人作呕。”

话说完,李晋甩开了胡萍萍,转身大步离开。

李晋一走,胡萍萍一家人的脸都丢光了,面色很难看。

“妈,这件事情不能这么算了!”

胡成功内心被嫉妒啃噬着,脸色扭曲。

原本在他们一家人的眼里,李晋就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穷逼,从没放在心上过。

可现在见到李晋挥手就买了50万的玉佩,尽管不知道那些钱是哪里来的,可光是那个玉佩就足够让他们无比垂涎了。

“这种穷逼,就应该当个最下等的垃圾,他凭什么买这么好的东西!那应该是属于我的!他肯定把房子卖了,或者不知道哪里来的钱,反正那些钱,原本那些钱都应该给我!”

胡成功咬牙切齿道。

“儿子啊,你别生气。”

周秀兰宽慰着胡成功,“咱们回去商量一下,绝对不能让他白玩了你姐这么多年就算了,一定要他付出代价……至少要赔钱!”

胡萍萍看着李晋消失的方向,眼神中露出一抹怨毒。

“妈你说的不错,不能这么算了,他明明有钱却不给我,还说什么爱我,不能让他这么舒心!”

……

李晋从玉器行出来,正在路边打车,这个时候可没有叫车软件那么方便,脑海里琢磨着以后可以利用先机抢占叫车软件这个市场的李晋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工行的人打来的。

“李先生您好,您之前跟我们谈的条件我们向省分行申请过了,只要李先生您能确保年存款结余不低于1000万元,我们会按照您的要求给您最优惠的存款利率和VIP客户待遇。”

“您现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带着合约来您签字就行了。”

对这个结果李晋并不意外,毕竟这可是保证最低1000万的现金存款,在这个年代对于哪个银行来说都是一笔大买卖了。

“现在,我就在附近,还有个小玩意也打算存在你们的保险库,就直接去找你们吧。”李晋说完就挂了电话。

打车直奔工行,李晋刚进门就和一个人撞了满怀。

“操,瞎了你的狗眼啊!”

那人张口就骂。

等两人看清楚对方,李涛顿时乐了,“哟,李晋?怎么,今天发工资了,来取钱?”

李涛身边,一个打扮时髦的女人走过来,依偎着李涛,娇滴滴地说:“阿涛,这个人是谁啊?”

李涛笑嘻嘻地说:“我一个堂弟,一家人都是农民,他爸妈当年借钱给他在县城里买了套房子,还问我了呢。”

女人眨眨眼睛,说:“那你借了多少给他啊?”

“借个屁!”

李涛嗤笑一声,“就这一家人,没一个有本事的,没钱就不要买什么房子,饭都吃不上了还想住城里,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实在看的可怜,我丢给他妈50块钱让他妈去买点猪脑吃吃补补脑子,哈哈哈哈……”

女人扑哧一笑,鄙夷地扫了李晋一眼,扭身对李涛说:“你好坏哦。”

李晋看着一脸优越感的李涛,却很平静。

李涛的确是他堂兄,他爸爸早年在县城开了一个厂,算是赚了点钱,李涛在他们那个村子里也算是个村中富二代了。

别说是自己,就算是身为他长辈的自己父母,李涛都是随意呵斥,只因为他家有钱。

不过李晋很清楚,那个厂子其实就是个花架子,早就给李涛亏空的差不多,后来金融危机,厂子彻底倒闭,听说李涛给一个女人骗了所有钱,最后去外地就再也没了消息。

那个女人,想必就是眼前这个了。

“别挡着我办事。”李晋冷淡道。

“办事?”

李涛哈哈大笑,满脸的鄙夷,“你他妈一个月工资有1000块没有?来取个100,200的也叫办事?去你娘的咧,丢人不丢人?”

李涛的笑声还没落地,银行里面匆匆跑出一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那男人在身边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见到李晋眼睛就是一亮,满脸恭敬和客气地迎上来。

“这位就是李先生吧?果然年轻有为,鄙人张江,这里的行长。”

看着张江那谄媚巴结的姿态,李涛和他身边的女人都傻了。

“阿涛,他叫李先生,会不会是叫你啊?”

女人拉了拉李涛的袖子。

李涛猛地回过神来,就是嘛,自己也姓李,肯定是找自己啊,怎么可能找李晋这个穷酸的傻逼?

“张行长,我刚才存了2万块钱,这也能让行长你亲自出面?”李涛对张江说道。

张江眉头一皱,此时有工作人员忙凑过来说:“行长,那边那个才是我们的客户。”

张江点点头,看也没看李涛,对李晋露出一脸笑容,恭敬地说:“李先生,您楼上请?”

李晋淡然地点点头,说:“走吧,另外我还要开一个保险柜,手续一起办了。”

手上的玉佩半年后就价值4000万,自然是放哪里都不如放银行来的安心。

说着,李晋昂首挺胸走在前,张行长带着一票工作人员小心恭敬地伺候在侧,一行人就这么走了。

留在原地的李涛呆若木鸡,满脸不敢置信!

小说《绝代股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哈哈,小子!”

梁辉沉默了片刻,笑出声来,“年轻人,看来你这个股神,很狂啊!”

“什么股神不股神,不过是虚名罢了,我从不在乎,不过有人为了一个女人倚老卖老,我也是懒得伺候的。”

李晋再次顶了回去,原因很简单,就因为胡萍萍借着他在自己面前作威作福。

别人怕梁辉,他可不怕。

现在的梁辉就是已经到了盛极必衰的转折点,今年他的几次投资到下半年就会爆发,全部踩雷,最后导致梁天资本的资金链断裂。

而且在李晋的眼中,梁辉倒台是迟早的事情,这样的性格,他不死谁死?

“年轻人,嘴上说的厉害是没用的,既然大家都在,还有半个小时就开盘了,不如你我赌一赌,各选一只股票看哪支涨幅更大,看看到底是我真的老了,还是你这小子太狂妄?”

梁辉看着李晋冷笑道,显然是动了真怒。

“梁总,我看这事……”

张江忙出来打圆场,在旁人看来,李晋毕竟年轻,经验也不足,怎么可能会是梁辉这样的老狐狸对手。

张江很欣赏李晋,还是自己的大客户,于公于私他都不能看着李晋吃这个大亏。

“老张,你不想惹事的话就闭嘴!”

梁辉喝了一声,让张江面色难看地退了回去。

“敢不敢?”梁辉目光灼灼地看着李晋。

“当然可以。”

李晋语出惊人,不但应下了和梁辉的赌约,还要加赌注,“不过我打算加点彩头,梁总你不介意吧?”

“呵,小子,不要以为赚了点钱就是天下第一了,你跟我比钱?”

梁辉怒极而笑道。

李晋却不搭理他,扭头对张江说:“张老哥,我存在你们银行的玉佩麻烦你派人帮我取过来,我就用那块玉佩做赌注,希望梁总能跟上。”

“好!不管多少钱,我梁辉都跟你赌了!”梁辉冷笑。

一块玉佩,能值个屁的钱?

果然穷小子就是穷小子,要赌也透着一股子寒酸味。

张江立刻打电话派人把玉佩拿到融城山庄,而在梁辉的身边,胡萍萍却想起了这块玉佩。

“他那块玉佩是花50万买的。”胡萍萍对梁辉说。

梁辉愣了愣,哈哈大笑道:“50万?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你要是缺这50万,我送给你好了,这也好意思拿出来赌?”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表情都像是在憋着笑。

看向李晋的眼神也带着嘲弄。

虽然这年头的50万也不是一个小数字,可在场的都是什么人?

这区区50万,放在这里,真的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工行距离融城山庄并不远,加上是张江这位行长亲自下令,没多一会,就有工作人员把玉佩带来了。

拿到了玉佩,李晋淡淡地对梁辉说:“这块玉佩叫卿纹佩,明朝朱棣佩戴过的,流传到现在怎么说也是一件宝贝了,市场价值最低3000万起,如果拍卖的话,价值会更高,足够做赌注了吧?”

此话落地,众人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胡萍萍率先带头,狂笑出声。

“哈哈哈,这个李晋不仅是狂妄,还有妄想症,我看他是想钱想疯了,明明花50万买来的东西,居然还说值3000万,你怎么不说3个亿呢?”

“这个傻子还真的信了玉器行老板的宣传,那老板就说这块玉佩是朱棣戴过的,没想到天底下真的有人信。”

胡萍萍怜悯地看着李晋,嘲讽道:“李晋,别傻了,那个玉器行老板说的只是噱头,真要是明朝皇帝的玉佩,会卖50万?天底下也就是你这个脑子缺根筋的会去买!”

张江是为数不多没嘲笑李晋的人,只不过他的表情现在也很尴尬。

看到李晋如此自信满满,面对一屋子的嘲讽也没有丝毫心虚。

张江眼珠子转了转,到人群中拉出来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

“老刘,你是开拍卖行的,做古董玉器生意也这么多年了,不如你看看,这块玉到底值多少钱?”

“好,我倒是想开开眼界。”

被称作老刘的老者点点头,来到李晋面前说:“能把玉佩给我看看么?”

李晋点点头,直接把玉佩交给他。

那老者接过了玉佩,仔细观察一番。

只见他的表情从随意到凝重,最后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张老脸居然升起了两抹激动的潮红。

“这位老板,别看了,李晋这个傻逼就是给人骗了,我看5万块钱都够呛,还3000万。”胡萍萍对老刘说道。

“你们不懂就闭嘴!”

老刘猛地一声大喝,直接把胡萍萍的脸都吓白了。

而原本还在嘲笑李晋的人,都愣了下来。

梁辉眯起眼睛,说道:“老刘,什么意思?”

对待梁辉,老刘可不敢呵斥。

他感叹地看着手里的玉佩说了一句让满屋子人都变了脸色的话,“梁总,这块玉佩,是真品!”

“它的确是明朝朱棣佩戴过的玉佩,叫卿纹佩,最近的一次记录是在清朝的时候被一个王爷得到过,后来就再也没了消息,应该是当作陪葬品带走了,没想到今天重新现世了。”

老刘无比感叹,仔细地抚摸着手中卿纹佩,然后小心翼翼地送还到李晋手上。

“李先生,要是你有兴趣出手的话,可以选择我的拍卖行,这一件东西传出去,绝对可以做压轴之宝了,佣金方面我给你最低价。”老刘诚恳地说道。

“好说。”李晋笑道。

“老刘,你不是看走眼了吧,要真是明朝朱棣的东西,就50万?”

此时梁辉皱眉道。

老刘面色一正,挺着胸膛保证道:“我在这个行业做了大半辈子,正式出师入行后还没走眼过,绝对错不了,李先生说的价格还是低估了,按照现在的行情,卿纹佩最少价值3500万!”

小说《绝代股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绝代股神》由冷夜所撰写,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也是一部都市、重生、都市种田、全篇都是看点,很多人被里面的主角佚名所吸引,目前绝代股神这本书最新章节第1868章 股东会开始!,绝代股神目前已写3215336字,绝代股神都市、重生、都市种田、佚名都市、重生、都市种田、书荒必入小说推荐!

书友评价

可以更新快点不 一天一张太难受

不是被踩就是被嘲讽贬低

更新的太慢了,感觉作者快写不出了

热门章节

第1819章 斯特的威胁

第1820章 下作

第1821章 还有其他人

第1822章 阿萨的动机

第1823章 你说好笑不好笑

作品试读


现在散户们手中的股票几乎是催命符,惹急了庄家,直接砸盘大家都完蛋。

于是散户们立刻开始抛售手中的股票。

唯独—些体量巨大的机构还在观察。

他们到现在都还没弄清楚资方是谁,就又进来了—个千万级别大单,谨慎的机构并没有立刻做出选择。

“何少,对方也在拉股价,奇怪了,我以为他们会砸盘的。”

电话那头的声音让何志诚皱紧了眉头。

“看来,他们就是针对我来的。”

何志诚咬牙切齿,“他们在吸筹!”

“何少,这样下去,我们的8000万很快就会被吞干净,要赶紧想个办法。”

“他妈的!”

何志诚忍耐住骂娘的冲动,算上之前的6个亿,这次又扔进去8000万,这笔钱可都是他自己的钱,—旦损失,麻烦大了。

扫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何志诚咬牙道:“我再给你转1400万进来,无论如何给我坚持住27分钟,时间—到就休市了,等明天开盘再说。”

说完,何志诚挂下电话,临时凑了1400万出来,转入证券账户。

看着天龙股份的股价始终在飙升,何志诚的心都在滴血。

他现在只能祈祷这个来者不善的神秘人资金体量并不大,见好就收。

而在何志诚凑钱的时候,李晋刚放下跟张江的电话。

“成了,特事特办,苏叔叔你的个人账户也下来了,不过事后还是要去附近的证券公司办个签字手续。”李晋笑道。

“好说!”

苏东升自然没意见。

“在股市上,任何机构和散户持有某—公司的流通股超过5%就要举牌,我们没那个时间,所以只能开你们两个的小号去操作。”

李晋说着,看了—眼自己快到举牌线的账户,把资金分别转入苏东升和苏晚晴两人的户头上,继续吸筹。

李晋根本不担心资金的问题,整个天龙股份的盘子才49亿,自己有30亿,足可以把70%的股票全吃下来。

有心算无心,何志诚拿什么跟自己斗?

所以眼看到何志诚咬着牙继续投钱,李晋轻描淡写地又氪金5000万,继续碾压。

“何少……我们的防线失守了,彻底没钱了!”

脸色极其难看的何志诚死死地盯着盘面,气得暴跳起来直接砸了手机。

“我去你妈的!”

“先是4个亿直接拉了涨停,砸盘后吸了最少2个亿的筹,我砸进去8000万,你跟进,砸进去1400万,你直接跟了5000万!”

“你他妈是开金库的!?到底是谁,非要跟我作对!?”

如同暴怒的狮子,何志诚走来走去,眼角扫过盘面,面如死灰的他—屁股坐在椅子上。

此刻恰好休市,所有股票停止交易。

最终天龙股份的股价停在涨幅9。99%的线上,没有涨停。

何志诚明白这是对方刻意为之,为的就是继续吸筹。

他根本不在乎钱,要的只是筹码,股票。

“—旦给这个人吸了足够的筹码,他砸盘砸下来……那天龙地产就完蛋了!”

何志诚的眼神中闪过—抹惊恐,豁然站起身来,整个人汗毛直竖。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

头皮发麻的何志诚没再犹豫,直接出门,开车直奔何家,他要见自己的父亲,这种时候,只有家族才能救他。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2040

小说《绝代股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有行长亲自出面,一切手续自然很快。

李晋拿到的利息是普通储蓄利息的3倍,这已经是县城支行所能申请下来最高的待遇了。

利息的多寡李晋并不在乎,他需要的是让工行知道自己的财力。

不久之后国际原油期货会有一波超大的行情,而作为普通人的自己,现在肯定不可能去国外开户炒原油,还需要通过工行的关系才行。

同时跟合同一起送上来的还有一张额度100万的工行万夫长信用卡。

要是放在20年后,区区1000万还没资格让工行给出这么一张卡,但现在是2000年,1000万足以让李晋在任何一家银行成为座上宾。

看到这张卡,李晋还颇有些复杂。

上辈子因为胡萍萍,李晋的每张信用卡都被刷爆,当时还幻想过要是能有一张大额信用卡就好了,但现在这一切轻而易举地得到,李晋却感觉没什么意思了。

办好所有手续,李晋一身轻松地在张江的恭送下离开工行,打车的时候他估摸着自己也该去买一辆车了,要不然天天打车太麻烦。

另外,现在住着的那套房子李晋也打算卖掉。

否则胡萍萍一家人阴魂不散地缠着,还不知道要闹到什么地步。

另外在城里买两套,一套给自己住,一套给父母住。

现在自己有钱了,也是时候把父母接来享福了!

不过买房毕竟需要一大笔资金,现在李晋虽然有,可却更需要把这笔钱当作本钱,以在不久之后的国际原油期货行情中狠狠地赚一笔。

如果他的记忆没出错,现在他每多1万块钱的本钱,那么未来利润就会增大至少100万!

想到这里,李晋找到今天张江给他的名片,拨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李先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张江接到李晋的电话也很高兴,这个县城虽然繁华,可顶尖的富人却不多,目前他手头上也就李晋这么一个个人存款超过1000万的客户,不得不巴结好。

李晋笑道:“张行长客气了,的确有个事情想跟你谈谈。”

“我打算在贵行开通国际期货的账户权限,不知道张行长能否帮忙?”

电话那头的张江一愣,面色严肃了起来。

身为工行行长,他自然有点手段。

而且李晋自己的账户绑定了国内证券账户,知道李晋很可能就是前段时间在绿豆期货行情中一战成名的神秘散户。

80万本金5个月翻到1300万,这已经是奇迹了。

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位外面许多人都在打听的神秘散户,居然打算做国际期货。

要是运作好了,今年的业绩可就不愁了。

“自然没问题,我们工行本来就有这项业务。”

张江拍着胸脯说道,继而又小心翼翼地问:“李先生,不知道您打算做哪种期货产品?”

“原油!”

李晋一笑,这一点没有隐瞒的必要,况且等他开户的时候,也要签约品种的,工行迟早会知道。

虽然知道李晋这样刚在国内期货市场翻江倒海了一把的人,进入国际期货市场必然不会小打小闹!

可听到李晋的目标是原油时,张江心头还是猛地一跳。

作为战略物资,原油可不是一般人能碰的啊!

这个盘子实在太大,而且全球所有大国都有利益在里面,没点胆魄的,谁敢玩原油?

第二天,银行刚上班,李晋再一次出现在工行。

这一次,张江早就亲自等候在门口了。

比起第一次见面,这一次两人关系熟络的多。

张江是打心眼里想要留住李晋这个大客户,而李晋也乐于跟这位现在的县支行行长,未来的市分行行长乃至最后高升到省分行担任二把手的行长保持良好关系。

在赚取财富的同时,人脉网的编织同样重要。

一路交谈下来,张江越发对年纪轻轻二十出头却已经掌握惊人财富的李晋敬佩不已。

但凡少年得志,掩饰得再好也难免有傲气,可眼前的李晋身上,张江却丝毫感受不到那种盛气凌人。

但张江哪能知道李晋两世为人,阅历比他都深厚,那点少年轻浮也早就在上一辈子的人情冷暖中给磨炼光了。

而两人之间的称呼也从李先生张行长升级为李老弟张老哥。

会客室里,李晋笑着喝了一口上好的碧螺春,笑道:“老哥,我性子比较急,要是程序上没什么问题的话,我打算今天把手续办好。”

张江满口答应:“自然没问题,工行旗下有专门的国际期货市场代理公司,包括币种兑换和代理操盘,一应俱全。”

说着,张江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出一个号码,说了两句之后就挂了。

放下电话后,张江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对李晋说:“老弟,这一次国际期货业务的开户主要还是要去工行旗下的证券公司操作,所以我给你安排了个私人助理,全天候听你的吩咐,她可是我们行里的行花哟。”

李晋没想到张江还有这一手,刚想要说什么,会客室的门被敲响了。

进来的是一名身穿黑色西装制服的女人。

她极美,身段高挑柔美,曲线玲珑,一身肌肤用欺霜赛雪来形容都不过分,明眸皓齿顾盼之间,让人的心神都跟着颤了颤。

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极佳,精明干练中透露着一股子令人很舒服的温婉娟秀。

这样的女人,无论到哪里都是目光的聚焦中心。

李晋也愣了,倒不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而是因为她,李晋很熟悉。

苏晚晴!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