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作品阅读全校公敌!和美女老师谈恋爱
  • 完整作品阅读全校公敌!和美女老师谈恋爱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年年火
  • 更新:2024-06-11 23:19:00
  • 最新章节:第17章
继续看书
《全校公敌!和美女老师谈恋爱》是作者“年年火”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林风冷梦,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医生笑,“听你的语气。”林风听冷梦娢正打电话,过来一看把人吓的直接挂了手机。怎么看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我刚才给小双打了个电话……那个,你忙完了没有,我,我饿了。”林风眉毛微微一挑,眼神带着探究。她难道不知道自己一说谎,从神色到言语,简直是漏洞百出吗?“做好了,你去吃吧,我给宝宝拍奶嗝。”......

《完整作品阅读全校公敌!和美女老师谈恋爱》精彩片段


女人自带三分酒,而她们带了一个酒坛子。


车姨吃撑了,“走,我们去打牌消消食。”

吴母要被她笑死,“对,打牌消消食!”

就这样,一行人中年人结伴而行去了四楼。

林风留下来让服务员把这些没动过的饭菜,统统打包。

至于【快乐宝贝】影楼团,在所有人走后,开始收拾场地。

有些道具是可以二次回收再用的!

林风夫妻二人寻思着,要不去四楼看看。

好家伙,包厢里大家已经选好位置,抽烟的抽烟,嗑瓜子的嗑瓜子。

就连冷母他们也玩的不亦乐乎,而旁边就只有林风大姑和大姑父坐着。

他们不会棋牌,就是凑人多热闹。

林父让儿子儿媳回去休息。

冷母手手上的珠宝璀璨夺目,她优雅的摸牌,头也不抬说。

“你们先回去吧,这儿空气不好。”

林风把今晚上吃火锅的位置一说。

赵菊知道这地儿。

“我知道路,就距离这儿不远是吧。七万,碰。

我们打到六点就过去,你不用管我们,把孩子照顾好就成。”

其他几位长辈也都说不用林风照顾,他们自己会安排。

林风夫妇开车回家。

习惯午睡的冷梦娢打个哈欠。

“老公,你要不要午睡啊?”

“不想睡,不过我可以陪你睡一会。”

冷梦娢觉得林风身上有一种魔法,只要身边有他,睡眠质量就会变好。

回到家已经两点半了,林风调好闹钟,“五点起来。”

等冷梦娢五点起来时,林风在厨房忙碌着。

今天打包回来太多菜了,林风决定下午给冷梦娢做一顿。

“火锅太辣不适合你吃,清汤的你不说没什么味道吗?

所以我现在给你把晚饭做好吃了,那边你去尝尝味道就成。”

其实也不算是做,用的都是中午酒店现成的菜。

选的都是冷梦娢能吃的。

就在冷梦娢准备吃时,两个孩子闹了。

得,先不用吃饭,带孩子要紧。

冷梦娢喂两个宝宝,一点压力都没有。

上围简直是到了哇塞的地步,每每林风都会避开目光。

本来,冷梦娢自身形体就很漂亮,而且皮肤白。

“你先喂,我去厨房忙了。”

“……”

冷梦娢一边给小宝喂奶,一边小声的给医生打电话。

上次小宝肚脐发炎,夫妻二人就留了医生电话,以备不时之需。

“医生,我想问你个问题。”

“你说。”

“那个……那个……”

“你是不是想问夫妻之间的事?”

冷梦娢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医生笑,“听你的语气。”

林风听冷梦娢正打电话,过来一看把人吓的直接挂了手机。

怎么看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刚才给小双打了个电话……那个,你忙完了没有,我,我饿了。”

林风眉毛微微一挑,眼神带着探究。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一说谎,从神色到言语,简直是漏洞百出吗?

“做好了,你去吃吧,我给宝宝拍奶嗝。”

冷梦娢心虚的将小宝递给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把手机拿走了。

“那个,我,我玩一会消消乐去,呵呵。”

真是欲盖弥彰啊!

他们虽然是夫妻,可从哪里不会去看对方的手机,倒不是不知道密码,而是觉得没必要。

不过这次,林风有点好奇!

冷梦娢一边心不在焉的吃饭,一边看着手机新闻。

心情莫名的开始烦躁!

很快,这股烦躁感的原因找到了!

她皮肤白皙,从怀孕起就坚持不懈用橄榄油,产后也每天有束腰。

即便是这样,她腹部依旧不好看,有些松松垮垮,上面布满了若隐若现的妊娠纹。


“好好好,妈不跟你说了,你安心开车。”

挂完电话,林母瞟一眼老伴。

“我说你换一身衣服,跟你裤子不搭。”

“你不说穿这身好看吗?”

“快去快去。”

“行行行,你说啥就是啥成吧。”

现在住村里的都是以老人和小孩居多,年轻人很少回来,都在大城市打拼。

林家人缘又好,加上他们二人这一天种种搞笑行为。

现在都知道林风要带媳妇回来啦,一个个别提有多好奇。

现在回村的必经之路上,已经有人守着。

“欸,那不是小风吗?你们看是不是?”

“等我戴上眼镜瞅瞅,哟,还真是他们,开着车回来的。”

“我听小风妈说,这孩子现在买车又买房,日子过得很不错。”

“小风打小就听话又努力,这才刚毕业没多久吧,就把人生大事全搞定了。”

“来了来了,看后面坐的是不是小风媳妇,快看看。”

“看不到啊,车窗隔着呢,不过的确有人。”

“走走走,去打声招呼……”

林风开车到了村口,上面还有他们村的牌匾呢。

只见几个面相熟悉的老人朝他走来,脸上带着笑,眼神一个劲儿往车里看。

“小风是吗?哎哟,还真是啦,今天回来啊?”

小风停下车,摇下车窗,和他们打招呼。

“小风买车了,不错啊,挺好看。”

“哎哟喂,这漂亮的女娃儿是你媳妇啊?长得可真俊啊!”

“长得比电视上的女明星还要漂亮,你小子可真有福!”

“这车不便宜吧,你花多少钱买的……”

大家对车的关注度,哪里比得上后排座的冷梦娢。

冷梦娢微笑着准备跟他们打招呼的,就看见他们一个个扒拉着车窗。

你挤我,我挤你的,全都是脑袋

夸奖的话语特别真诚,说的话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却让冷梦娢挺不好意思的。

“大叔大婶们,你们不去干活啊?一会太阳该出来了。”

“我们这不是听说,你要带媳妇回来嘛,所以过来看看。”

“你爸妈这几天可勤快了,把屋子收拾的干干净净,还把猪圈鸡圈的畜生都给洗了。”

“不说了,你们还没吃早饭吧,快回去吧,你爸妈该等着急了。”

林风笑,“那成,我先回去了,有空去找你们。”

说完,摇上车窗,开车离开。

几位老人一边讨论着,一边跟着车回去。

打算去林风家坐一坐,唠唠嗑,听听八卦什么的。

没办法,住乡下也就这点娱乐爱好了。

林风家就是一条马路下去直达,村里给每家每户修路,都是直达。

现在村里其实发展很好,并不像老记忆里的那般模样。

林风远远的就看见父母的身影。

“来了,小风他们来了。”

林母开心的跟什么似的,等车子开过,又跟着车子快步走。

院子很宽敞,停两台车都绰绰有余。

“这一路还好吧,小冷累不累,快去屋里坐一会。”

林母见冷梦娢脸色不怎么好,很是心疼。

开车两个多小时,走的是高速,他们心里很担心儿媳的情况。

冷梦娢没什么,大概是坐的有些累了吧。

不想让老人担心,“有点,其实也不是很累。”

身后,林风父子二人拿东西,买的都是一些包装盒礼品,还有吃的什么。

“这次回来你去大姑家不?”

“去啊,我好久没看见大姑了,怪想她的。”

邻居吃完饭就坐在院子里摘菜,也没去地里忙,就等着林风回来。

林风跟他打招呼,“德叔,来,抽烟。”

林风极少抽烟,现在家里有位孕妇,已经戒了。

邻居德叔跟他们做了十多二十年的老邻居了,都说远亲不如近邻,两家人关系很好。

【再来一次;功能饮料一瓶;儿童新装一套;商铺15平米;谢谢参与奖;翻一倍;翻两倍;再来一次。】


第四轮,奖励上面都写着‘谢谢参与奖’和运气提升200%。

第五轮,都写着‘谢谢参与奖’,齐老先生真品一幅。

林风发现,极品武夷山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商铺15平米。

【请问宿主是否选择抽奖,是/否。】

林风,“是。”

【第一次抽奖开始】

大转盘开始转动,上面的商品是什么,林风也看不见。

【恭喜宿主获得‘猛~男体质丸一枚’,身体耐力等全方面提高20%,】

【第二次抽奖开始。】

【恭喜宿主获得‘商铺15平米’,相关证件已发送‘育儿袋’中,注意查收。】

【第三次抽奖开始。】

【遗憾宿主获得‘谢谢参与奖’,希望宿主不要气馁,再接再厉哦。】

【检测宿主首次达成‘连抽三次奖励成就’,获得‘再来一次机会’。】

这次林风不用说,系统直接开启第四轮抽奖。

【恭喜宿主获得齐老先生真品一幅, 已放育儿袋,请注意查收。】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做早饭的林风,翻开育儿袋。

找出15平方的商铺,想看看到底是一间什么商铺。

林风一看,商铺位于王府井负一楼。

如果林风没记错的话,负一楼好像全是卖吃的吧,各种小吃都有。

而大餐是在六楼的位置,海鲜自助,日韩料理,烧烤等等。

林风试着问系统。

“系统,如果这家商铺我也卖‘林家海鲜云吞’每日金额能额外送我10%吗?”

“系统?系统你在吗?可以还是不可以?”

唔,好像自己跟系统就没有交流过。

不过,不管系统回不回答,林风觉得还是继续卖云吞好了。

【不能额外赠送10%的每日营业额。】

系统冷不丁出声,把林风给吓了一跳。

这么高科技,怎么还延时呢?

林风又打开昨晚上抽中的齐老先生真品。

书画这方面,林风是一窍不通。

就看见一个漂亮的盒子,打开后里面卷着一幅画。

画的内容是几只虾!

寥寥几笔,栩栩如生。

“一会去问老婆,老丈人有没有这方面的爱好,有就送给他了。”

不过,不能现在送,得过年送。

不然,过年送什么?

“我爸收字画挺杂的,全凭个人喜好,但爱喝茶是有目共睹的。”

吃过早饭,冷母几人过来了。

冷母,冷父,车姨,奚姨,还有吴仪双父母。

至于吴仪双,公司那边临时有急事,凌晨五点就买机票,六点就飞走了。

在VX上一通抱怨。

一会骂这个,一会想鲨那个,精神状态很不稳定。

结果,冷梦娢说了一句。

【一路平安,没事的话别发消息了,我要睡觉。】

【!!!!】

这句话差点把吴仪双给整破防了。

听听,这是闺蜜能说出口的话?

她那36度的嘴,怎么能说出这么冰冷又无情的话!

吴仪双才在网上学到一句话。

与其自己发疯,不如向别人发疯!

这句话好像是这么说来着!

她扭头给冷梦娢打电话。

“喂?是小双,有什么事吗?”

接电话的林风,那边说话声音很小,吴仪双突然说不出话来。

“没事,就是跟你们说一下,我要回公司了,那边有急事需要我去处理。”

林风看一眼手机,5:18分。

“嗯,那你下飞机后发个消息给我们,也好让小冷安心。”

“呵呵,我知道了,你们休息吧。”

这时,传来冷梦娢迷迷糊糊的声音,“老公~”

挂完电话,吴仪双扶额。

马德,有男人了不起啊?

马德,有温暖的被窝了不起啊!

她给冷梦娢发【小猫拿刀鲨掉JPG。】


冷梦娢今天戴着一枚2克拉的钻戒,立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诶?冷老师,你戴戒指啦?要结婚啦?”

“结婚喝喜酒可不能不请我们啊,我们要看看到底是哪位帅哥,俘获了你的芳心。”

“这是2克拉吧,挺漂亮的戴上好漂亮。”

“恭喜恭喜哦,记得请我们吃喜糖!”

“红包提前准备好,别忘记我们哦。”

对喜宴他们一点都不感兴趣。

就单纯想看看那个男人到底谁。

能把这冰山美人给融化咯。

林风把车停在地下室,冷梦娢坐上车时,脸还在发烫。

“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

“快开车吧……”

林风通过后视镜一看。

几个老师站在另一辆车旁边,站着几位林风熟悉的老师。

对驾驶位上的人好奇感十足,一个个伸长脖子朝这边张望。

“这是哈佛H15S吧,落地价好像要三十多万,新出来的,买的人很多。”

“我还以为冷老师的老公,开的是百万豪车呢。”

“冷老师平时就很低调,她也不是那种非富豪不嫁的人。”

“就是,如果想嫁,那么多追求者随便选一个就好了。”

“走啦走啦,回头冷老师的婚礼上,我们就能看到新郎是何须人。”

“我感觉她老公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手蛮漂亮的,是漫画手!”

冷梦娢欣赏着窗外的风景。

忽然,发现了什么。

“林风,我们要去哪儿,这不是回家的路。”

“叫老公。”

“老公,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一会你就知道了。”

目的地最后是一处小区,冷梦娢有些不解。

旋即就想明白,这可能是新租的房子吧。

现在他们租房的地方,再过一周就到期了,是时候搬家了。

“觉得怎么样?”

冷梦娢一进屋,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对面赫然是江景。

南市的夜景,还被上面点名表扬过了的。

晚上,从这里看去应该很漂亮吧。

进屋一看,冷梦娢也喜欢这里的装修布局。

几个房间看完后,冷梦娢的高兴劲儿也逐渐冷却了。

“这每个月的租金,应该不便宜吧?”

这个楼盘她现在才想起来,好像比较出名呢。

装修的这么好,家电配置这么高,最少都要月租金得一万吧。

林风将钥匙放冷梦娢的手上。

“这里,现在是我们的家!”

冷梦娢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欢喜问。

“意思是这你买下来了?怎么说也要一百五六十万,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上次林风跟她说,攒了十六万。

才过去没多久就买了一辆车,现在又买了一套房。

这钱……

冷梦娢顿时紧张起来,“你不会去借高利贷了吧?”

林风摇头,安抚她。

“怎么可能,这是我早年跟学校一位金融系的同学一起做投资,挣的!”

“这几年我也有陆陆续续继续投资,这才终于见到了钱。”

冷梦娢对金融还是懂一些,“什么投资?”

这林风哪儿知道啊。

“我不懂这些,都是我同学打理的!”

“他家里条件不错,在准备自己创业时我投资了点,每年的分红都按时打我账上。”

冷梦娢对林风还是很相信的,听他解释也没有再怀疑。

像他们那些圈子,脱离家庭自己出来创业的的确很多。

有点头脑的,凭借人脉几年就能挣几千万。

有的没什么经商天赋的,就是创业着玩,历练一番后回去继承公司。

别看吴仪双现在玩的疯,过几年且看她。

还不是会被父母绑回去,接手家里的餐饮行业。

“开了两指就快了,别担心。”


林风见冷梦娢眼里的紧张,赶紧安慰她。

“好困,我,我先睡会……”

冷梦娢迷迷糊糊就这么睡过去了,这让大家很费解。

隔壁床也有产妇,不过人家已经生了孩子,婆婆在照顾。

他们这个点进来,将隔壁给惊醒了。

林母去瞅了一眼小床上的婴儿,夸了几句。

冷母则是去找医生,不一会就回来了。

现在这里只有值班医生,会定时来做检查。

现在又叫林风过去开单子,一会带冷梦娢去做检查,看看宝宝们的情况。

“刚才医生说什么时候生,看个人体质说话,有人半小时就生了,有人要生一天。”

冷母脸上焦急,她跟前跟后的一起去检查。

吴仪双举着手机一直在录像……

林风现在主要工作就是跑腿,办各种手续等。

B超检查宝宝们很好,如果冷梦娢给力的话,顺产问题不大。

如果顺产不了,他们这边会立即联系医生做剖腹产手术。

那种隐隐作疼开始加剧,但是她特别特别困,这困来的莫名其妙。

医生告诉家属这是正常现象,不要担心。

“亲家,你去睡吧,这里我看着就成。”

“我睡不着,你去睡吧。”

“我也睡不着。”

自己女儿生产,怎么能离开呢?

她要见证这重要的时刻。

吴仪双打个哈欠,“我去外面坐着,有情况叫我。”

她这种熬夜党,熬到通宵都不成问题。

坐在外面的长椅上,吴仪双抱着双臂让自己暂时小睡一会。

两个妈妈坐在陪床上,林风坐在另一边。

“疼……”

“乖,很快就会过去的。”

冷梦娢皱着眉,这种疼形容不上来,断断续续好一顿折腾。

林风也不知道能为她做什么,也着急的不行。

这一疼,就到了凌晨六点多。

这几个小时内,从开了两指,到四指,医生判断中午前生没问题。

冷梦娢折腾了一晚上,又饿又困又累。

林风买来早餐,没一会就吃完了。

“我腰好酸……”

“我给你揉一揉。”

冷梦娢坐在床边,林风给她搂腰,冷母瞧他没揉对地方。

“我来吧,这种腰酸背痛的我知道怎么舒缓。”

瞧女儿这么憔悴,冷母轻声说。

“疼的实在受不了,我就去跟医生说剖腹产。”

冷梦娢做了功课,剖腹产和顺产还是有区别的,听说顺产要好一些。

而且,她都疼到现在,医生说中午就要生了 再坚持坚持就挺过去了。

“不,不用,我要顺产……”

冷母揉了半响,腰酸背痛的感觉这才缓和。

医生过来让家属带着她活动活动,走一走,可以加快生产。

就这样,冷母和林风左右扶着她,在走廊慢慢走着。

每走一步,都疼的让想让冷梦娢变成虾。

就这样断断续续走了一个小时,冷梦娢打死也不想走了。

查房的医生过来检查,给冷梦娢鼓励。

“加油,加油,努力,努力!”

“你可以的,你是最棒的!”

伴随着阵痛加剧,频率的加快,冷梦娢不管是坐着还是躺着都难受。

她双手圈着林风,靠在他身上才能勉强站着。

”老公,好疼…呜呜……”

林风亲亲她的额头,“辛苦老婆了,辛苦了,辛苦了…”

临近中午的点,冷梦娢不仅没有生,宫-缩频率间隔拉长。

医生奇道,“这孩子,不想出来啊!”

询问医生接下来怎么办,医生大笔一挥开了催生针。

这液输下去, 宫-缩频率加快……

疼的冷梦娢眼泪都出来了,绝美的脸蛋憔悴不已。

十一点半,开到八指,她被推进产房。


德叔现在一个人在农村,儿女都在外地发展。

平时过节过生日会转账过来,但是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都会回来。

林风跟他们家儿子女儿,那是从小玩到大。

现在依旧在联系,关系都挺好的。

这次林风回来,对方还托他带一箱奶,一些小面包,一罐老人奶粉。

“德叔,来,这是东哥让我买给你的。”

德叔抽着烟,欢天地喜的接过来。

嘴上却说,“又给你添麻烦了,这些我自己买就成了,让你跑一趟。”

林风笑,“这有什么麻烦的,以后我回来跟你打电话,有什么需要我带的说一声。”

“别老跟我们客气啊,都是邻居太见外了怎么行。”

德叔眼眶一红,咧嘴笑着点头。,

以前婶子在的时候,邻里关系都是她出面。

德叔像个闷葫芦似的,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

现在婶子不在了,德叔人更加沉默寡言,也就跟林风家还说说话。

遇到人,也就简单打声招呼。

久而久之,大家也跟不跟他唠一起去了。

林风一进屋,呆住了。

怎么说呢,就……挺多样化的。

比如,墙上挂了一幅全是牡丹的‘花开富贵’图。

另一边挂的是略显抽象的玫瑰花,三联图那种。

林父小声跟儿子说。

“你~妈不知道小冷喜欢什么样的风格,所以都挂上。”

他下巴一抬,“看桌上的鲜花,我们一大早采的。”

“还有大门的这些帘子,买了找人安的,怕小冷被蚊子咬。”

林风心里是感动的。

“这两天辛苦你们了。”

林父确实被折腾的很累,可看到儿子儿媳回来,什么累都消失了。

“辛苦啥,你以后有空多带小冷回来就成。”

林母怕冷梦饿着,“锅里熬了粥,吃不吃啊?”

冷梦还没来及得回答,林母就去厨房盛饭了。

厨房有烧火的灶台,也有燃气的,什么时候方便就用什么。

“妈,我的呢?我也饿了。”

林风见没自己的,忍不住问一声。

“你自己盛去啊,这么大的人了,还要我给你盛啊?咋不让我喂你呢?”

“……”

不是妈,你偏心就算了,说他干啥呢。

柴火慢慢熬的粥真的很香,冷梦吃了两碗。

除此之外,炒的花生米,卤的豆干,自家腌的泡菜都很好吃。

“你们房间在三楼,我带你上去看看。”

楼梯护栏都是木做的,台阶铺的防滑地砖。

林母跟在冷梦身后叮嘱,“慢点啊,不着急,慢点。”

“这是你们的房间,这是卫生间,这是书房……”

主卧还有个半圆形的阳台,一眼看去皆是山,一片绿。

“你休息吧,有事叫我们一声。”

“好的妈。”

一声‘妈’喊的林母格外高兴,下楼梯都哼着歌。

这时,外面已经来了不少乡亲。

坐在长凳上跟林风父子唠嗑呢!

林风发烟的发烟,发瓜子的发瓜子,和他们围坐在一起聊天。

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愿意跟老一辈坐下来聊一会。

林风可招他们喜欢了!

冷梦站在阳台,做个深呼吸。

“乡下的空气就是清新……也不知道他们聊什么……”

低头一看,正对院子聊天的众人。

村里人都带着方言,说快了冷梦根本听不懂。

连打几个哈欠,睡觉去了。

眼瞅着太阳上山,林母让儿子去做饭。

“妈,怎么说我也是回趟家嘛,还让我做饭啊。”

林母瞥过来一眼。

“咋了,你还当自己是客人啊?”

“你爸做饭这段时间口味重,小冷肯定吃不惯,她喜欢吃你做的。”

大概是年龄到那了,味蕾变得不一样了吧。

小说《全校公敌!和美女老师谈恋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母想要说什么,最后笑着说。


“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

这边正热闹着,冷母四人下来了,笑着跟大家打招呼。

“实在不好意思大家,我来晚了,一会我自罚三杯。”

冷母今天里面穿着一件红色旗袍,外面是一件羊绒大衣,佩戴的是红色珠宝。

吴母穿着一件大衣,里面是毛衣,就戴着一枚金手镯。

身后两个男人,都是西装革履。

远远看去,就好像两位领导。

冷父脸上带着温和的表情,出电梯时,冷母就警告他。

如果今天吃饭敢甩脸子,就把那一小罐茶给摔了。

冷父心里琢磨。

那叫林风的小子,早不送,晚不送,掐着点送是几个意思?

林风今天穿着高领毛衣,休闲裤,配的是一件卡其色的中款大衣。

他属于宽肩窄腰,一米八几的身高,腿很长的。

他闻声朝这边看来,笑着打招呼。

“爸,妈,叔叔阿姨。”

冷父一听,差点没个趔趄。

好小子,叫的可真顺口!

谁让他这么喊的!

冷父到底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心里把林风一通骂,面上不显露半点。

吴家两口子打量林风,还是很满意的。

外形和长相,都是出挑的,而且看他眼神正,人品应该不错。

“不错不错,小冷眼光不错。”

冷母看一眼现场,“小娢呢?”

林风回,“在休息室给大宝喂奶。”

这里很多人他们都不认识,林风肯定不能离开。

他看向冷父。

冷父挪开目光,没搭理他。

“爸,茶叶收到了吗?我这儿还有,喝完了我拿给你。”

冷父的脸皮,有一瞬间没绷住。

冷母心里好笑,“茶叶的事回头聊,给我介绍介绍吧。”

吴父凑过来,“好兄弟,茶叶分我点啊。”

冷父这会心里早就乐开花了,高冷的说。

“来喝可以,分,想都不要想。”

大家都互相认识了,林风便抱着小宝去找冷梦。

小宝哼哼唧唧,一看就是拉臭臭了。

大家一转头,发现林风和孩子都不见了,就明白过来肯定是忙活孩子的事了。

女方一桌,男方一桌,乡里乡亲一桌,冷风朋友吴仪双等年轻人一桌,最后给摄影组一桌。

聊着聊着,大家找位置坐下来。

林父低头看一眼媳妇。

总觉得她身上多了点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多了什么。

林母瞧他瞅了自己半晌,也没看出所以然来,忍不住翻个白眼。

他是瞎子吗?

这么大的一串珍珠项链,这么大的珍珠耳环,这绿油油的镯子……

不生气,她早就习惯了。

这时,林风夫妇二人抱着孩子出来。

收拾清爽的两个小家伙,正睁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周围,时不时张着小嘴仿佛要说什么。

“来,让我抱抱。”

冷母起身抱起就近的大宝,发现小家伙跟妈妈小时候特别相像。

看来那些医护人员说的没错是,这孩子以后肯定不逊色妈妈的大美女。

尤其是这双大眼睛,宛如麋鹿,太可爱了叭。

随即,扭头交给冷父。

“抱抱你孙女。”

冷父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时,怀里多了个沉甸甸,散发着奶香的小宝宝。

四目相对,受天生血脉的影响,冷父仿佛看到女儿小时候的模样。

大宝今天穿着一身嫩黄,衬的她更粉雕玉琢。

他僵硬着抱着,无从适应,求助般到处看。

林风走过来,为他调整抱孩子的姿势。

“爸,这只手抬高一点,这只手托住这里……”

冷父后背惊的全是汗,说话都不利索。

“你,你拿去抱吧,我身上还有烟味,免得熏着她。”


夜里,吴仪双睡得正香,被冷梦推醒。

“你去书房睡吧,你躺我身边睡不着。”

“啊?是我打呼噜,还是睡觉不老实?”

“嗯,两样都有,不仅影响我睡眠,还容易伤着孩子。”

吴仪双听这话,人马上就清醒了。

“好嘞,那我跟你男朋友换!”

顿了顿,觉得不对啊。

“我不打呼噜,我睡觉也老实啊。”

“你都睡着了,你怎么知道?”

一句话把人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吴仪双收拾东西挪窝。

咚咚咚,林风开门。

吴仪双瘪嘴,“你去主卧睡吧,我睡这里。”

林风走时把床单和枕巾这些都换了。

吴仪双为这份细心,心里点赞。

回到主卧,冷梦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了。

一双眼睛水汪汪的,夏热穿着凉爽的睡衣,就这么渴望的看着你。

说真心话,林风有点受不了。

“快来,我们睡觉觉。”

不到两分钟,冷梦便沉沉睡去,林风则是辗转反侧。

真的是,浑身难受啊!

第二天一大早,林风顶着两个黑眼圈起来,让冷梦很费解。

“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啊?要不要去看医生?”

“没有睡眠不好,就是晚上多玩了一会手机。”

吴仪双瞅闺蜜那傻样,就忍不住想笑。

“你可长点心吧。”

“什么?”

冷梦不明白什么意思,林风却有些尴尬。

今天上午下午冷梦都有课。

吴仪双和林风正好借此机会去挑选求婚戒指。

“玫瑰花,浪漫的烛光晚餐都要有,我会拿手机偷偷记录这一切。”

“你放心,我嘴很严的,绝不会透露一个字。”

南市,算得上三线城市。

IDO在本市有四家,林风开车去了最大那家。

“欢迎光临,请问二位想要看什么样的钻戒?”

“今年我们IDO上了新品,二位要不要看看款式呢?”

展柜上摆放着钻戒,手镯,手链等饰品。

林风对这些并不了解,听了导购小姐姐的话,点点头。

新款都摆跟前了,林风看不懂‘新’在哪儿,觉得不都差不多吗?

不过,他倒是看中其中一款。

钻石最大,最闪,造型也别致。

“这款怎么卖?”

“先生真的好眼光,这款是今年的主打款之一……”

吴仪双过来瞅一眼,点点头。

“不错,适合宝贝。”

瞄一眼价格,三万八,不算贵。

就是不知道林风买不买得起,要不选自己看的那一款?

“我们可以免费在戒圈内刻字,先生你看有需要吗?”

“可以,就刻两个L,中间加个爱心。”

“没问题,所以先生确定要这一款吗?”

“嗯。”

遇上这么干脆利索的顾客,导购小姐姐那叫个开心。

“先生,带上你的身份证这边请,我们录入你的个人信息。”

吴仪双瞧林风买的爽快,忍不住多瞧了他一眼。

戒指到手,接下来就是布置求婚场景。

“在家里吃吧,小冷是孕妇,外面有些饭菜不适合她。”

“可以啊,宝宝为重!那我们得去买一些

这时,传来一道不确定的声音。

“风哥?”

三个室友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突然出现把林风吓一跳。

“风哥,你在IDO买戒指,你,你要结婚啦?”

小鹏又将震惊的目光转向吴仪双,瞪大双眼问。

“这位难道就是你不对外传的‘女朋友’,我们的嫂子?”

这美女虽然比冷女神逊色一筹。

可甩姜佳涵太多了!

不过,就是看着一副不好惹的样子呢。

林风解释,“别乱想,她不是我女朋友。”

小鹏等人十分费解。

“不是你女朋友,那你带她来买婚戒做什么?”

“我女朋友的朋友啊。”

小鹏噎的没话说了,半响才说。

“所以,你打算结婚?而作为你的好哥们,连你未来嫂子的面都没见过呢。”

这不太好吧!

“等事成了,我就介绍你们认识。”

“我今天还有事,先走了,改天联系。”

说罢,拍拍兄弟的肩膀,和吴仪双走了。

小鹏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哎呀,忘记问刚才那小姐姐,是不是也是单身。”

“你没事吧,人家一看就是小辣椒,你驾驭得了?”

“瞧你说的,她可以驾驭我啊,我好驾驭。”

“我看你是想女人,想疯了吧。”

“说的好像你不想似的!”

二人买了一些气球,打气筒,鲜花,蜡烛,食材等!

吴仪双累得不行,看林风一个人打气球,她缓了缓神。

“你去做饭吧,气球我来打。”

二人分工合作。

吴仪双一边刷剧,一边踩打气筒。

林风一边在厨房忙着,得空过去帮忙。

又是一番忙碌,求婚现场终于布置好啦。

鲜花,气球,烛光晚餐,求婚戒指应有尽有。

吴仪双特有参与感。

“很不错嘛,走,我去接宝贝回家!”

“你在家念念求婚词,别到时候支支吾吾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吴仪双开开心心去接人。

留下林风一个人在家紧张。

冷梦没想到今天来接自己的人是吴仪双。

“咋了,不是林风,你很失望。”

“哪有,小双来接我,我超开心的。”

“这还差不多,走,我带你回家。”

“林风呢?他跑外卖去了?”

“嗯,说要努力挣钱养家,毕竟他在可拖家带口呢。”

见冷梦抿嘴笑,吴仪双气她没出息。

“看你那德行,真瞧不起你。”

回到家,一开门发现屋里一片漆黑。

“停电了?不会吧,小区都有电。”

“可能你忘记缴费了吧。”

身后的吴仪双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录下这一幕。

对即将发生还一无所知的冷梦,赶紧拿出手机缴电费。

“妈耶,我得多充点,现在的命都是空调给的。”

“没空调,我可怎么活啊!”

吴仪双敷衍着,“那就去酒店住呗。”

冷梦不赞同,“酒店哪有家舒服。”

过了玄关,只听啪一声。

骤然之间,家里的灯全亮了,可把冷梦给吓了一跳。

“这,这什么情况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