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少承秦雪
  • 慕少承秦雪
  • 分类:其他类型
  • 作者:慕少承秦雪
  • 更新:2022-09-11 00:30:00
  • 最新章节:慕少承秦雪第3章
继续看书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孩子!”秦雪摇着头,八个月笨重的身子,已经让她失去了一切灵动的轻盈。想要越过慕少承,逃离出门口,根本就难于登天。“你别无选择,你必须为当初做过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慕少承秦雪》精彩片段

“慕少承,你不能这么做!”秦雪捂着肚子,步步后退,眼里尽是歇斯底里的绝望,“这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呵呵……我的骨肉?”慕少承上前一步,嘴角勾起嘲弄笑意,“这一切,都是你应该偿还的。”


“不是这样的,慕晴的死不是我害的,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秦雪眼睛通红,愣是挤不出一滴眼泪。


面对这个狠戾的男人,她早就流干了眼泪。


“你今天不管你如何挣扎,这个孩子都会被解剖出来,捐出心脏为晴儿的孩子移植。”


声音淡而平静,男人似乎把这件事说得理所当然,脸上没有半点愧疚与不舍。


秦雪听见了自己心碎裂的声音,更多的是来至心底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发出的嘲笑讽刺!


这个,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啊!


十年啊!这些年她为了他做过多少疯狂不顾一切的冲动。


那些过往,那些回忆难道在他心中,就没有一点点的分量吗?


竟然残忍到要亲手杀了她的孩子!


“这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结晶,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秦雪还是不敢相信,慕少承真的会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虎毒还不食子,这还是他的亲骨肉!


秦雪睁着眼睛望他,眼底洋溢出满满的期望。


期望他能够收回方才那些狠毒的话,期望他能够回忆起以前,她为了他如飞蛾扑火不顾一切的种种事迹!


只是,男人的举动还是让她失望了。


甚至是,将她的希望打入万丈深渊。


慕少承将一份亲子鉴定甩在她脸上:“呵呵……我们的孩子,那就请秦小姐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到底是谁的孩子!”


秦雪被文件砸得额头一阵发怔,文件掉在脚边,她都还没反应过来。


“你倒是装得挺像的,你所做的一切种种行为真的让人恶心到发指!”慕少承咬着牙,手掌紧紧攥紧,额头上隐隐跳着青筋,以示他的愤怒。


秦雪扶着肚子,艰难地蹲下身子,将文件捡起打开。


文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胎儿的DNA鉴定与慕少承的DNA吻合指数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你听我说……”秦雪丢掉文件,摇着头祈求跟他解释。


“现在,是不是真的都无所谓了,反正这个孩子将会成为慕晴孩子的救赎品,谁的骨肉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慕少承一步一步靠近她,嘴角勾起的笑意就像是地狱走出来的撒旦,美丽而至毒!


“你不能这么做,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孩子!”秦雪摇着头,八个月笨重的身子,已经让她失去了一切灵动的轻盈。


想要越过慕少承,逃离出门口,根本就难于登天。


“你别无选择,你必须为当初做过的事付出应有的代价。”


冰冷无情的话,将她如若丢掷万丈深渊,深深的绝望席卷她的全部。


她被强行送入了地下实验室,冰冷无情的手铐将她仅有的希望粉碎瓦解。


“慕少承,这是你的孩子,难道你真的忍心看着马上就能出生的孩子就这么死去吗?”


秦雪不甘心,朝站在手术室玻璃窗外的慕少承大吼。


只是,慕少承严谨的面容似乎一点不为所动,眼眸不见半丝波澜,站得笔直。


他平静地看着她奋力挣扎,看着她躺在手术台上歇斯底里,看着她的眼泪如决堤洪水奔涌而出,看着纤细的手因为奋力挣扎,而被手铐生生勒出血痕。


就算如此,他依然巍然不动,仿若事不关己。


她不知痛一般,还在奋力抗争。


秦雪吼得声音沙哑,男人就跟聋子一般,包括手术室内的所有人都是聋子跟瞎子,对于她的反抗置若未闻。


直到她筋疲力尽,直到她累得全是虚汗躺在手术台上。


秦雪眼泪止不住往外流,红着眼望着玻璃外的男人,狠狠咬牙:“慕少承,我恨你!”


她的孩子很快就能降生了,她煎熬了这么多个月,很快就能见到自己的宝宝。


那种初为人母,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所有一切美好的憧憬,就这么生生被扼杀掉!


以往所有美好的幸福都被撕碎!


秦雪咬着牙,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清楚地感受着腹中的生命还再激烈的跳动着。


孩子在奋力踢她的肚皮,似乎在害怕,似乎在向她呼救。


医生们的对话,还有冰冷的医用工具碰撞的声音,像是地狱爬出来的死者发出的声响。


秦雪惊恐瞪大眼睛,看着医生一步一步走向她。


“你们不能这么做,你们这是在犯法,这是在杀人!”


可她的言语对于这些只服从命令的医生们来说,轻如鸿毛,毫无威胁力。


医生撇她一眼,淡然说了句:“打麻醉。”


冰冷的针管,毫无犹豫扎入她的肚皮上。


秦雪睁大眼睛,不敢置信!


他真的这么做了,他真的让人杀掉她的孩子!


秦雪下意识看向窗外,慕少承只是随意地看了她一眼,就转身离去。


心剧痛无比,像万箭穿心,痛得无法呼吸。


呵呵……这个就是她倾尽所能,至死不渝跟全世界作对都要爱的男人啊!


爱他爱到跟家里的人解决,封杀掉自己所有的后路。


这就是飞蛾扑火之后的代价!


慕少承果真恨她入骨,让医生给她打的局部麻醉,而不是全麻。


让她保持着清醒的意识,感受她的孩子被取走!


慕少承你真的好狠啊!


麻醉的药效还没完全发挥,医生就已经在她肚皮上下刀。


痛,剧痛无比!


痛得撕心裂肺,仿若被抽筋卸骨!


浓厚的血腥味充斥着她的感官,绚丽夺目的红色,是她在昏迷之际唯一的颜色。


而非麻醉的功效,是无法接受现实的打击,生生晕了过去。




秦雪醒来睁开眼,看见的人就是自己以前的好闺蜜刘琳琳。


刘琳琳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见她醒来很是高兴:“秦雪你醒啦!你知不知道你因为大出血昏迷了半个月,我都要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话语中,没有半点身为姐妹的担心,而是充满了奚落看好戏的韵味。


这个闺蜜,秦雪也是在几个月之前才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刘琳琳就是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女人!


根本就不配当她的朋友。


秦雪本是秦家大小姐,生来高傲,除了对慕少承对谁都不会低微。


她没有说话,眼睛死死看着刘琳琳怀里抱的孩子,嘴巴干得无法开口。


她张了张嘴,说不出半个字。


刘琳琳看出她的意思,故意坐下来,好让她看见孩子的样子。


果然,当秦雪目光触及孩子的容貌,脸色顿时变得惨白。


刘琳琳爱极了她这副模样,惊喜地笑着说:“这个孩子是慕晴的,幕大哥已经给孩子安排了心脏移植手术,现在恢复得不错,我看着孩子可爱,就抱一会,顺便来看看你,待会就要把孩子送回监护室,幕大哥对晴儿姐姐的孩子真的好得不得了。”


滴滴滴……


夹在秦雪身上的医疗仪器发出危急警报声。


秦雪胸膛起伏跌宕呼吸困难,整个人都抑制不住颤抖,艰难抬起手,颤抖地指着那个孩子,目眦欲裂!


刘琳琳震惊,被她的样子吓到,站起来望后退一步。


“我……我……的孩……子……”


秦雪喘不过来气,却拼命吐出这几个字,声音跟破铜似的极其难听。


刘琳琳观察了她好一会,发现秦雪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的打击,根本没有力气从床上蹦起来对付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她生不如死的样子,刘琳琳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真是想不到,从前高高在上的秦雪竟然会沦落到这个地步,说实话,看到你今天这副样子,我真的挺高兴的。”


秦雪被气得面无血色,指着她的手指都在发僵。


要不是身体实在虚弱得无法动弹,她想冲过去把刘琳琳掐死!


这个恶毒的女人,秦雪记得妈妈临死前说的一句话,让她防备刘琳琳,她都不敢相信。


直到刘琳琳再也演不下去,撕开面目在她面前,那一刻秦雪恨不得掐死她!


仪器上,不断发出刺耳声响。


刘琳琳看着心脏仪器上显示的线条不断跳动,嗤笑一声:“你冷静点,我还不想你这么容易死掉,我想你睁大眼睛看看,慕少承最后爱的人是谁,选择的人又会是谁?”


“别以为一副高高在上冰清玉洁的样子,就真的能够让慕少承死心塌地。我会用我的实力证明给你看,我刘琳琳丝毫不比你秦雪差半分。”


眼见秦雪快要断气了,刘琳琳赶紧抱着孩子出去叫医生。


医生快步进来,慕少承也来了。


秦雪看见他进来,情绪更是激动,警报器愈发刺耳响亮。


第四章:无法弥补的过错


医生把氧气机调大,强行注射镇静剂,这才缓和下来。


秦雪依然愤怒难耐,瞪红的双眼死死盯着旁边的男人。


慕少承面无表情,随意瞥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去问医生:“她什么情况?”


“病人刚刚醒来,情绪不稳定,但能够醒来就表示度过了危险期,只要好好休养保持情绪稳定,就会好起来。”


慕少承点了点头,医生给秦雪做了些检查,确定她的情绪缓和,心跳稳定,才离开病房。


秦雪用力吸取氧气,镇静剂的药效起了作用,不然男人说出来的话,能要了她的命。


“你别摆出一副受害者的模样,要知道是你害死了我的妹妹慕晴,是你让慕晴的孩子失去了母亲,是你使用手段逼迫我跟你结婚,你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做过的一切,就算让你失去一个孩子也不足以弥补你所造就的过错!”


秦雪心头一震,要不是身体虚弱到无法起身,她多想把这男人的心剖开看看,到底是不是黑的!


他怎么可以在杀死了自己的孩子之后,还能如此理直气壮的把过错推给她?


他怎么可以为了慕晴的孩子不顾一切,却对她的孩子下手!


他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秦雪说不了话,只能恶狠狠瞪他。


慕少承没有避开她的目光,淡然道:“念在以往的旧情份上,我没有让你一起陪葬,已经是仁至义尽。”


临走前,他又搁下一句话:“既然你已经醒了,我安排你出院,回去之后你好自为之,别去挑战我的底线,更不要试图逼迫我做任何事情。”


秦雪心钝痛,像是被人用铁锤砸得粉碎,痛得粉身裂骨!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