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君知情晚
  • 恨君知情晚
  • 分类:武侠仙侠
  • 作者:夏雷炮作者
  • 更新:2023-01-31 15:30:00
  • 最新章节:第3章 不要有来世
继续看书
沈南姝出身于高贵的龙族,原本是龙族引以为傲的王女,可是自从龙族沦为妖族之后,她的身体便再也承受不住九重天上的气泽,如今身体已经入膏肓。她的夫君君彻是九重天上的天尊,当年迫于无奈迎娶她为妻,这么多年来,尽管苦苦付出真心,可是那个男人对她依旧心存芥蒂。如今她患病的消息断然不敢告知夫君,否则那个男人一定会大张旗鼓的迎娶新妻进门……

《恨君知情晚》精彩片段

“娘娘,您该喝药了……”

沈南姝刚睁眼,婢女就端着一碗氤氲着热气的汤药,来到了她的面前。

自从龙族一族沦为妖族,她的身体便承受不住九重天上的气泽,一直靡靡不振。

她这一睡不知睡了多久,不想醒来就又要面对这难闻的药汁。

沈南姝苍白着面色,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艰难的别过头去,“算了吧,元元,我今天不想喝。”

这句话不过将将说完,沈南姝就难受的咳嗽了起来。

女人白皙的面颊浮上一层诡异的红,咳声止也止不住。

末了拿开巾帕看着上面醒目的红色,沈南姝呼吸微顿,一时无法醒神。

叫做元元的婢女却急了,眼眶发红,“娘娘!怎么会这样!我们明明一直都有好好遵从天医的医嘱啊,怎么您的身体却反而一日不如一日了呢?”

说着,小丫头将手里的药碗放下,转身就要往外走,“不行,我得跟天尊说一声,请天尊带天医来给您瞧瞧!”

听到元元提起君彻,沈南姝漆黑的瞳仁猛地一缩,立马扯住元元的袖子,“不要去!不要告诉他!”

元元脚步滞住,难过的回头,“娘娘?!”

沈南姝唇边这才溢出一丝苦笑,眼底半点光亮也无,“没用的,只要我龙族还是妖族,身体衰败下去是迟早的事……”

她状若失神,若有所思的说,“而且你就算告诉他,他也不会放在心上,只会令他徒增厌烦而已……”

元元连忙否认,“不是的娘娘!天尊其实还是在乎您的,他只是碍于……只是碍于……”

只是碍于什么,小丫头忽然嘴拙,不知道该如何讲出来……

因为当年天尊还是天界太子时,迫于无奈娶了娘娘,所以这么多年,即便是关心她,天尊的心底也会有层芥蒂,才会迟迟看不透自己的真心?

这样的话元元不知怎样说出口,一来有些伤人,二来难让人信服……

到最后,元元嘴边脱口而出的话就变成了,“天尊他只是碍于处理西北妖兽肆虐的事务,实在无暇分身,才多日没来看您的……”

沈南姝苦笑,摇了摇头,近日君彻不在乎她,不将她放在心上,可以归结为是西北妖兽暴乱,那她们成婚的这一百年间呢?

这个答案,沈南姝如今已经不想深究了。

“元元,扶我起来吧,我想梳洗打扮下。”

明明外头日头已是黄昏,可沈南姝却强撑着浑身的痛楚支起身。

她如今这副病容看着实在倒胃口,再怎么她也曾是龙族引以为傲的王女,见不得自己狼狈的样子。

而且,她心里一直在暗暗筹划着一个计策,毋需在今夜月缺之时执行。

这一去,生死难料。

所以,就算真的要走,她也想走的体面庄重一些,就像是没嫁给君彻时那样……

元元替沈南姝打办好,看着镜面中有了粉黛的掩饰,几乎瞧不出来半分憔悴的人,惊叹道,“娘娘真美,不愧是这四海八荒举世无双的美人。”

举世无双?

然而就是这样的她,也得不到君彻的半分青睐,一转眼,就在他身边蹉跎了一百年的光阴,过了今夜,她们之间的一切就兴许都再难回头了。

沈南姝又睡了一觉,在惊醒时外面天色已经黑了。

她下意识唤了声,“元元?”

一抬手,体力不支,摇摇欲坠,冷不防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扶住,低沉好听的嗓音隔着幔帐传来,“我让元元退下了。”

这声音,惊的沈南姝屏住呼吸,好长时间没有回过神,指尖触及的冰冷温度,也仿佛要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

然而,那只手在她稳好身型以后,就立马抽了回去。

纱幔之后,显出一道高大欣长的影子来。

君彻眉目悠远狭长,望着躺在榻上的人,才惊觉不过几日未见,沈南姝整个人的身量就清减了好几圈。

“你怎么……”

君彻蹙着眉,略有迟疑,但话到嘴边吞了下去。

答案他们都心知肚明。

沈南姝看着自己以来心心念念的男人,还以为今夜也见不到他了,骤然看到他出现在眼前,心底还恍惚生出不舍来,“元元说你今晚没有吃药。”

冰冷的语气里多了一分斥责,“明知你身体不好,怎么也开始学会任性了?”

沈南姝心底的热意慢慢冷却,她不是不吃,是吃了也没有用。

他难道不是最清楚的?

沈南姝开口淡淡道,“君彻,我们和离吧。”

这次,她没有遵循礼数唤他一句天尊,而是像最平凡的夫妻一样,唤了他的名字。

君彻未曾料想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话,心底诧异极了。

大抵就是没想到他娶回来在这一百年间,一直听话顺从的女人,突然有一天变得如此离经叛道让人无法接受。

近来西北妖兽暴乱之事,已经令他忙的不可开交。

听到这般负气的话,君彻眉宇间除了冷漠以外,又徒生些许烦躁,他浓隽的眉敛的极深,许久才问道,“你要跟我和离?”

倏地,冷笑了一声,“沈南姝,你好歹也是统领这四海八荒的天地共主之妻,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心里没有分寸吗?”

“况且,如今龙族已被贬为妖族,你和离了以后,难不成是还想回到龙族?”

在他没有情绪的口吻中,龙族仿佛沦为了什么污点。

沈南姝满心涩然,心想:当初是谁为了继承天尊之位,娶了她借了龙族的势?又是谁在登上帝位以后,忌惮龙族的势力,对其不断打压,以至于龙族沦落到如今这个神界人人唾弃的地步。

如今也终于快轮到她了。

这场婚事从头至尾就是一场阴谋,她竟然在最初时就付诸了真心!

他对她的诺言是假的,他对她的感情也是假的,他不爱她,只希望她守好帝后之位,做好该做的事,要事事听话,循规蹈矩,感情上不能对他越界半分,不能给他添麻烦,不能对他抱有任何的期待。

所以,这世上,为什么要有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说法?

如今沈南姝是真的累了。

再爱也不会回头。

头顶君彻投来的冰冷视线,刮在她的面庞上,如有实质。

这越发让她意识到,嫁给君彻这一百年来,他带给她的只有冷漠,束缚,龙族的落寞,还有无尽的黑暗。

沈南姝心如死水,“如果暂时不能同意和离,那今天就放我走吧,让我回龙族。”

君彻眉心拧的很紧,意识到沈南姝做这个决定是认真的。

不知为何,这种一切忽然脱离掌控的感觉,令一向稳重的他也难免心生烦躁。

他极不留情的道,“如果我不同意呢?”

沈南姝这才抬头看向他,面容里多了些许的怅然与复杂,就是没有对他的恨,“一直留在九重天,我会死的,君彻。何况,你我心知肚明,如今我身为妖族,当不上这帝后之位,你贬我下界是迟早的事情,为何要在此时一再坚持?”

直白的话语,一瞬间戳破了两人之间最后一道用来粉饰太平的帷幔。

君彻面色倏然之间沉了下去,掩在身后的双手却不断的捏紧。

的确,沈南姝如今沦为妖族的事情已经无法更改,九重天容不下她,而她日复一日在这里受到仙气的侵蚀,只会使得她的身体更加枯竭。

也许她真的会死。

死这个字在君彻脑海中一闪而过之时,他的瞳仁短暂的瑟缩了一瞬。

旋即,又恢复了身为上位者的冷静自持。

“好。”他最终应了这样一句,“我安排几个侍卫和贴身的婢女随你一道回去。”

“不必了。”沈南姝平淡的拒绝。

君彻深眸定定的看着她,一瞬不瞬,似乎是想要透过这层若无其事的皮相探入到她骨子里。

但君彻最终没再坚持,不发一言的负手离去。

然而素来算无遗策的君彻没想到,在他走之后,沈南姝就吞了一颗恢复神力的禁药,避开宫里所有下人,匆匆离开了九重天。

而他更想不到,在他回到神殿刚准备坐下处理这两天堆砌的,关于西北之地和罢免帝后沈南姝的折子时,他的心头就猛然的跳动了一下。

这是他在西北之地设下的结界受到波动的警示。

如此强悍的灵力!

君彻脑中电光火石闪过一道完全不可能的可能性,与此同时,心口处钝痛更甚。

殿外。

此时,匆匆传来沈南姝贴身婢女元元的哭喊声,“天尊!娘娘,娘娘她找不见了啊!奴婢方才去她房间里送药,可是翻遍了整个院子都没有寻见她的人……”

“你说什么?”君彻唰地一下起身,眼底瞬间刮起狂风骤雨,嗓音一时有些轻颤,“沈南姝……?”

……

沈南姝离开九重天以后,并没有回到龙族,而是直接捏了一朵云,来到了西北妖兽肆虐的蛮荒之地。

先前四海八荒流出风声,这些妖兽是龙族放出来的,就是跟外族勾结,试图谋反,想做天帝共主的位子。

君彻才会在盛怒之下,将龙族流放外妖族。

但沈南姝清楚事情并不是这样,妖兽之事,不过是君彻顺水推舟想要拿掉龙族的借口罢了。

龙族善战,自从开天辟地以来,就一直在为神界驰骋沙场赴汤蹈火,最不应该当得这样的罪名。

所以为今之计,也就只有身为龙族和天后的她,亲手扫除这群畜生,才能为龙族彻底洗刷冤屈,恢复神位。

蛮荒之地阴云重重,戾气横生,风沙几乎迷乱人的眼睛,四处都是震耳欲聋的妖兽咆哮。

沈南姝捏了个诀,周身经脉瞬时逆流,灵力在体内燃烧,禁药之所以称之为禁药,就是因为它能成倍的激发体内神力之后,形成同等负担的反噬。

所以,这一次沈南姝注定有去无回。

屠戮持续了整整一刻钟,遍地都是妖兽的哀嚎之声,沈南姝才猎猎寒风中倒下的那一刻,天际的月色刚好消失不见。

隐隐约约像是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怒吼,“沈南姝!”

这声音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妄,她已经来不及分辨了。

她的身体迅速化为齑粉,隐没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弥留之际,唯一的一个念头便是,神仙无来世。

那便不盼来生……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