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术师
继续看书
末法乱世,万魔出洞,霍乱人间。太阴山千年狐精湮灭前赋媚灵于一女婴,诞生了大陆上首位媚术师。魔兽山脉边缘,少年佣兵向阳无意中得到了一枚神秘手链,获得了克制媚术师的能力。风起云涌,能够勾尽天下男人心的媚术师究竟会被谁得到?小小佣兵该如何一步步踏上顶峰?只有强大的人,才有资格拥有!

《灵术师》精彩片段

魔兽山脉边缘,平安镇,铁旗佣兵团院内,叮叮当当的金属交击声夹杂着呵斥不断响起。
“来呀,来攻击我!对,就是这样,出手要快,要狠辣!”一名中年男人挥舞着一把暗红色的大剑,不断挑衅着对面的少年。
少年早已经气喘吁吁,略显稚气的小脸上沾满了汗水,神色中却透着一股不肯服输的倔强,将手中的黑铁匕首挥舞出了一道道残影,却始终无法沾到中年男人分毫。
中年男人随手一挥,暗红色大剑带起一阵罡风,将少年扫了一个跟头,略显失望地说道:“向阳,你都已经十六岁了,还只是一名高级战士,将来怎么可能面对强大的敌人?”
中年男人似乎又开始了那千篇一律的教训,“别忘了你可是云天武皇的后代,你就应该比别人更优秀,更强大!你看看你,就连钱大山那样的货色都能欺负你,要是遇到了真正的敌人,你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其实十六岁便成为了高级战士,在平安镇甚至是整个天安城都算很了不起了。如果不是少年拼命地磨炼自己,根本不会有现在的级别。镇上所有人都对这个年轻的小佣兵赞口不绝,唯独中年男人对其表现不甚满意。
原因只是那永恒不变的一句话,你是云天武皇的后代!
少年名叫向阳,是铁旗佣兵团的一名佣兵,而那个中年男人,便是佣兵团的团长铁剑。
铁剑其实是一个很和蔼的人,只是对向阳才会这么严厉,因为向阳的父亲向云天曾经是帝国中一位赫赫有名的武皇,而铁剑曾经是云天武皇的手下。
十四年前,云天武皇遭到暗算不幸陨落,铁剑便带着年幼的向阳拼死杀出重围,逃到了偏僻的平安镇隐居起来。而向阳从小便受到铁剑最为严格的训练,不是为了有朝一日杀回去报杀父之仇,仅仅是为了在敌人来的时候能够有自保之力,顺利逃走。
因为向阳的仇人是帝国的第一大门派,天元宗!
所以报仇什么的还是算了。
不过在佣兵团长大的向阳,从小见惯了佣兵们的生死,有着一颗远比普通少年坚韧沉着的心。并且深知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靠得住的,所以仍然倔强地完成每一次训练,这才能够在十六岁的年龄达到高级战士的级别。
但即便如此,铁剑仍然对向阳的实力很不满意。
平安镇外,夕阳将少年的影子拉出老长。
“唉!”
少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从小便背负了杀父之仇,向阳的性格过于成熟,言谈举止与他的年龄极为不符。
“或许只有达到了武者级别,团长才能够满意一些吧。”向阳喃喃自语着,接着又自嘲地笑了笑。十六岁的武者,别说是平安镇,就算整个天安城中恐怕都找不出一个来。
平安镇只是天安城下辖的一个偏远小镇,毗邻魔兽山脉,而在平安镇与魔兽山脉之间,有着很大的一片丛林。向阳的心神都放在如何成为十六岁的武者这个问题上,浑然不觉间已经接近了丛林的边缘。
晚雾越来越浓,太阳已经完全落下山去,天色迅速变得昏暗起来。
沉思中的向阳猛然惊醒,不由得惊呼一声。
“糟了!闯进魔幻森林了!”遇事一向冷静的向阳却变得慌乱了起来。
这片丛林名为魔幻森林,常年缭绕着迷雾。从小的时候起,佣兵们就告诫向阳一定不要靠近这片森林,因为只要不小心闯进去了,再想活着出来可就难了。传说魔幻森林中有着能够释放幻术的强大魔兽,只要被其魅住,基本上死路一条。
平时向阳都是十分小心地避开魔幻森林的,但今天思考问题太过专注,浑然不觉间已经闯了进来。
夜晚降临,迷雾变得出奇厚重,甚至几丈之外的树木都无法看清,森林中安静的让人心慌。
确定了目前的处境,向阳迅速让自己变得冷静下来。从小在佣兵团中长大,他很明白,遇到危险之后慌乱是起不到任何作用的,只有保持冷静才能够有一线生机。
按照脑海中勾勒出的路线,向阳迅速转身沿原路返回,企图退出这片森林。
四周浓重的迷雾让人十分不安,十分钟后,向阳有些绝望地停下脚步。
最坏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向阳在魔幻森林中失去了方向感,迷路了。
深夜,有进无出的魔幻森林,连武者级别都没有达到的小战士,几个因素加在一起几乎可以和死亡划上等号。即便以向阳的沉着,仍然因为害怕而浑身颤抖了起来。
夜晚寻找出魔幻森林的路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向阳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找个地方隐藏起来,等到天亮再想办法。
魔幻森林并不平坦,向阳小心翼翼地寻找着可以藏身的地点。迷雾似乎消散了一些,不远处的一座山洞的轮廓若隐若现,山洞中居然闪耀着温暖柔和的光芒,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接近。
仿佛身体不听使唤一般,向阳的大脑自动将这座山洞的诡异过滤掉,迈步走到了洞口跟前。
山洞里干燥的地面上有着一座由金银珠宝堆积而成的金山,一颗璀璨的夜明珠正放在金山的山顶,洞穴内的光芒就是它发出来的。
向阳不由自主地迈步向着这座金山走去。
猛然间,一个极其怪异的声音在向阳的脑海中炸响。
“啧啧,很久没有尝过新鲜的人类了,虽然很弱小,精神力量却还看的过去。”
向阳猛然从混沌中惊醒,立刻转身看向洞口,同时将黑铁匕首悄悄握在了手中。
一头狮子般的猛兽威风凛凛地出现洞口,让向阳惊异的是,这头狮子的头颅非常巨大,几乎占据了整个身体的一半,额头上一块耀眼的白斑夺目无比。
“你们人族现在变得越来越狡猾了,如果不是我将你引进来,怕是今晚又要饿肚子了。小子,算你运气不好。”魔兽并未张口,声音却在向阳的脑海中响起。
“这,这是……四阶的阳灵兽!”向阳如同遭到了五雷轰顶一般,呆在了原地。
一般情况下五阶以上的魔兽才能够开口说话,但阳灵兽这种魔兽属于幻兽,精神力量十分强大,四阶就能够通过精神力与人沟通。最重要的是,不管是五阶还是四阶,对于现在的向阳来说,都是逆天一般的存在!
向阳的心彻底冰凉,望着从容迈步靠近的阳灵兽,本能地向后退去。
噗通!
堆成山的金银珠宝将向阳绊倒了,黄白之物撒了一地,一条黑漆漆不起眼的手链落在了向阳的手边。
不远处的阳灵兽一跃而起,冲着向阳扑了过来。
生死关头,向阳本能地将手边的东西抓起,大吼了起来。
“啊!”
一阵炫目的白光从阳灵兽额头的白斑中爆射出来,直扑向阳额头。疲倦与恐惧交织在一起,向阳终于昏迷过去。
洞穴内,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本欲扑向向阳的阳灵兽身体悬浮在半空中,满脸的痛苦与挣扎之色。额头上的白斑中,一股股纯净的精神力量源源不断地涌进向阳手中的黑色手链,在手链中形成了一个漩涡,最终导向了向阳的身体,一遍又一遍地淬炼着向阳的灵魂。
在这种淬炼中,向阳的精神力量以一个稳定的速度增长着。
而半空中的阳灵兽气息却越来越弱,身体也迅速干瘪了下去,最终变成了一具尸体。
砰!尸体落在山洞的地面上,化为了齑粉。
山洞中恢复了平静,只有少年强劲而有力的心跳声不断回响着。
向阳做了一个梦,梦中威严的父亲与温柔的母亲簇拥在自己身边,柔声细语地争辩着什么。忽然大门被撞开,一伙人持着武器冲了进来,小小的屋子里瞬间便被刀光剑影所笼罩。向阳想要喊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半点声音,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父亲母亲离自己越来越远,逐渐被人潮吞没。
“又在做这个梦了。”向阳恍然醒悟了过来,幼年的记忆过于深刻,这么多年时时做梦梦到这个场景。
“呵呵,想不到你这娃娃居然还有如此身世。”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向阳耳边响起。
“谁!谁在说话?”向阳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处环顾却只有一片混沌。往时这个时候就该从梦中醒了,但此刻向阳却发觉自己仍然处在一片混沌之中。
“不必找我了,我仅仅是一缕神识,完成我的使命后便会消散。好在你这娃娃心地纯良,毅力坚定,成就必然不低,或许这次我找对了人。”那个声音充斥着整片混沌空间,似是从遥远的天际飘来,却又响彻在向阳耳边。
或许是在梦中的缘故,向阳平时埋藏在心底的情感被激发了出来,不由得握紧了拳头,咬着牙说道:“明知杀父仇人是谁却又不能手刃对方,每天拼命训练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从仇人追杀下逃命,这样苟且地活着有什么意义?成就再高又能怎么样,难不成还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宗派不成?”
“呵呵呵呵。”那个苍老的声音笑了起来,“小家伙年龄不大见识倒是不弱。只是皇冠大陆无限宽广,其中强者数不胜数,境界之高远超你的想象,你如何说这其中没有人能够对抗一个宗派?”
“难道前辈能够有帮我复仇的法子?”向阳顿时眼睛亮了起来,虽然有些异想天开,但这些年向阳仍然无法忘记仇恨,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杀上天元宗,手刃仇人以慰父母在天之灵。
“皇冠大陆上流传着五件神器,传说只要集齐这五件神器,便能够获得至高无上的力量。劈天裂地尚且不在话下,更何况是区区一个小门宗派?”
向阳顿时泄了气,神器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东西,又怎么可能轻易被人找到?再说如果真有神器,不用凑齐五件,即便只有一件也足够横行大陆了。还以为这个声音会给出什么好的办法,没想到只是说了一堆废话。
“呵呵,你不用泄气,我既然与你说了,自然是清楚这五件神器所在的地点。只是你现在太过弱小,告诉你只会害了你,等你达到了武师级别,自然会参透这五件神器所在何处……”
苍老的声音越来越弱,似乎已经耗尽了所有能量,逐渐消散在耳边。
向阳一个激灵从梦中惊醒。
清晨的阳光从山洞外照了进来,将整个山洞填满。向阳的左腕之上,一条不起眼的黑色手链,正闪烁着黯淡的光芒。刷!向阳从地上一跃而起,警觉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地方。
半晌,向阳才回忆起来,昨天不小心闯进了魔幻森林,被一只阳灵兽魅住了神智,引到了这个洞穴。
“莫非我已经死了?”向阳还是不相信自己能够从一只四阶魔兽爪下幸存,不过在掐了一下大腿之后,确定了自己还活着这个事实。
“无论如何,能够活下来就好。只是那阳灵兽去了哪里,难道已经离开了?”向阳心中不免感到些庆幸。既然还活着,那么就要尽快离开这个处处透着诡异的魔鬼森林了。现在已经到了白天,森林中的迷雾已经消散了很多。
刷!
向阳意念一动,却发现身子已经轻飘飘地落在了洞穴外面。
“这,这怎么可能!”向阳站地上,惊愕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我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了?我,我居然突破到武者境界了!”向阳觉得大脑有些不够用了,一夜之间便突破到了武者,让人有些不敢相信。
但身体中那一丝丝流动的白色源气却分明在告诉他这是真的。
“难道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向阳猛然记起了那个苍老的声音所说的话,什么五大神器,什么神识力量,什么劈天裂地种种说法听起来就不靠谱,最不靠谱的是那家伙居然说只有达到了武师级别才有资格参透神器在哪里。
众所周知向阳只是一名高级战士,甚至连武者级别都没有达到,这辈子能不能达到武师境界都很难说。而在那个家伙口中,武师似乎只是一个入门门槛,这不是逗人玩儿么?
要是向阳一辈子都无法达到武师级别,那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神器的地点?
所以向阳在醒来之后便将梦中的事情扔到了脑后。
但现在却忽然诡异地晋级到了武者,让向阳不由得对自己的判断怀疑了起来,难道梦中发生的那些事情全是真的?
虚空挥动拳头,感受着源气带来的力量,向阳终于确认了自己已经成为一名武者这个事实。
左腕上那条黑漆漆不起眼的手链引起了向阳的注意。
“咦,这是?”向阳仔细端详着手链,这种类似平安符的东西每个佣兵身上都会有一两件,只不过向阳实在不清楚这玩意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手腕上的。
但在向阳准备将手链取下来仔细研究一番的时候,怪异的一幕发生了。手链猛然一闪便凭空消失了,而在左腕上对应的位置,却多了一条繁复华丽的魔纹。
如果说单单是晋升到武者还让向阳有所怀疑,那这条突然多出来的神秘手链,昨晚从阳灵兽口中死里逃生,做的那个奇怪的梦,种种因素加在一起,终于让向阳相信奇遇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狂喜瞬间控制了向阳的身体,紧接着一股积压在心底十几年的悲伤爆发了出来,向阳仰天狂吼道:“天元宗,你们等着!老子终有一天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悲怒的声音在魔幻森林中回荡着,这么多年向阳一直将这份仇恨压在心底,只是因为根本看不到报仇的希望。如今只要晋升到了武师级别,便能够获得神器的消息。即便只能得到一件,也足以让向阳为父母报仇了。
“武师级别么,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向阳感受着身体之内淡淡流动的白色源气,十六岁的武者,万中无一,在整个皓月帝国中只怕都是天才一般的存在。虽然武者能够晋级武师的少之又少,但如果说一名十六岁的武者都无法晋级武师,恐怕谁都不会相信。
将心中悲愤发泄出去,向阳逐渐地变得冷静下来,脸上又挂上平日的淡然与冷漠。手上这神秘手链必然不是凡品,或许神器的消息便存在其中,这是向阳唯一的希望,必然不能轻易示人。
向阳小心翼翼地撕了一块布条缠在左腕之上,将腕上神秘手链所化的魔纹掩盖了起来,才开始担忧目前的处境。
现在可还是处在魔幻森林当中,要是再遇到一只阳灵兽这种魔兽,可不知道还有没有昨天的好运气。
辨别了一下太阳的方位,向阳小心翼翼地朝着魔幻森林外的方向走去。
幸运的是,一路还算顺利,并没有再遇到其它魔兽。
站在魔幻森林外面,向阳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身后弥漫着淡淡雾气的丛林,发誓这辈子都不靠近这里了。
远处的小镇若隐若现,向阳从来没有觉得平安镇像今天这么亲切,加快速度朝着小镇的方向奔跑过去。
猛然间一个铁塔般的身影从路旁边的灌木丛中窜了出来,拦在了向阳的前面。
“哈哈哈,阳猴子,大清早的怎么搞的这么狼狈?废物就是废物,都十六岁了还是个中级战士。等你们铁旗佣兵团解散了,估计你连饭都会吃不上吧?”
拦路的人是地裂佣兵团的一名佣兵,叫钱大山。这家伙仗着皮糙肉厚体格好,早早地成为了一名高阶防御型战士。在没有达到武者级别之前,身体素质的好坏直接影响着战斗力,虽然向阳也是一名高阶战士,但比起钱大山这个防御型战士还是略逊一筹。为此这家伙可没少在向阳面前炫耀,当然这种少年之间的炫耀也少不了羞辱。
“钱大山,你怎么总来纠缠我?”向阳揉了揉有些头痛的额头,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准备从旁边绕过去回镇上。即便打不过,向阳想走,钱大山还是拦不住的。铁剑多年来主要就是在教向阳面对强大的敌人时如何逃跑,就是一些速度不快的武者想抓向阳也得费些力气。
“哈,真是个废物。能养出你这种废物的,也就是你们铁旗佣兵团的那群废物了。”钱大山找向阳的麻烦不是一次两次了,深知如果不将向阳彻底激怒的话,是留不住他的。所以开口便是充满挑衅的词语。
向阳停住脚步,缓慢地抬起头死死地盯住了钱大山,声音中冰冷的仿佛没有一丝温度。
“你说什么?”
钱大山被向阳盯的有些发毛,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发现了自己有些怯意的动作后,羞怒地挺起胸脯说道:“我说的不对吗?连两只三阶魔兽都解决不了的佣兵团,不是废物是什么?”
一个月前,进入魔兽山脉的必经之路红河山谷中忽然多出了两只三阶魔兽,将向阳所在的铁旗佣兵团挡在了魔兽山脉外面,无法进山猎杀魔兽。但这段时间钱大山所在的地裂佣兵团出售魔核的数量却没有减少,再加上钱大山整天在向阳面前眉飞色舞地炫耀,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他们搞的鬼了。
“这可是你自找的。”向阳淡淡地说道。
“什么?”钱大山没听明白向阳的意思。按照以往的经验,要么向阳已经愤怒地冲了上来,要么已经远远地逃走了。像今天这样一脸平静的样子,还是第一次。
啪!
钱大山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耳光重重地抽在了脸上。
向阳的速度太快了,根本没有让人反应的时间。不过钱大山不怒反喜,只要向阳肯动手就好办了。欺负人的事情,想想就让人觉得兴奋。
钱大山立刻高吼着,气势汹汹地挥动着拳头朝着向阳冲了过来。
但两人一接触钱大山便觉得有些不对劲。放在以往,向阳速度虽然快,但拳头落在身上就跟挠痒痒似的,根本没有任何威胁。但今天向阳似乎跟打了鸡血似的,每一拳似乎都用尽了全力一般,将人打的生疼。搞得钱大山再也不敢肆无忌惮地用身体接下向阳的拳头了。
而且之前向阳速度虽然快,但也不至于让钱大山手忙脚乱,一般几个回合下来就算瞎蒙也能打中对方一两拳。而只要一拳,以双方身体素质的差距,向阳便能彻底失去战斗力。
但今天不知道怎么的,十几个回合过去了,居然没有一拳挨到向阳的边儿!
噗通!钱大山一个不留神,被向阳一脚踹到了地上。
向阳看着钱大山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说道:“你连我这个废物都打不过,你不是连废物都不如了?”
“妈的,那是老子没准备好,有本事你别躲,咱们来场硬碰硬的公平对决!”钱大山吐掉了嘴里的泥巴说道。不过说完了自己都是老脸一红,让速度型战士与防御型战士拼力量,也亏的他脸皮厚说的出来。
让人意外的是,向阳居然点点头说道:“好啊,那就一击定胜负吧,我赶着要回镇上,也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胡闹。”
钱大山不由得一阵狂喜,摆好了马步,腰间一发力,猛然冲向阳击出了凶猛的一拳!
向阳的体内,淡淡的白色源气迅速凝聚在右臂之上,右拳带起一阵拳风迎面轰了过去。
源气,之所以被称为源气,是因为很多人认为它是力量之源。有没有源气,也是战士和武者的分水岭,两者之间的力量可谓有着本质的区别。
砰!
两只拳头结结实实地轰在了一起。
钱大山高大的身躯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落在了几米之外,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抱着手腕发出了一声惨叫。
向阳有些惊愕地看着在地上不断打滚的钱大山,对这个结果也有些出乎意料。要知道在以前与钱大山拼力量是完败的,本以为有了源气的支持顶多打个平手,并没有想到一拳会将人轰飞出去。
“这就是武者和战士的差距么?”向阳惊愕了一瞬,目光便落在地上的钱大山身上。
“这下你满意了?”向阳往前走了一步。
“这,这不可能!一定是你使了什么诡计!老子拼力量怎么可能呢会输给你这个瘦猴子!”钱大山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了,看到向阳居然完好无损地还站在原地,再看看自己像只狗一样狼狈不堪地趴在地上,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但钱大山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自己拼力量会输给向阳?开玩笑!身体素质极高的防御型战士正面拼力量怎么可能会输给速度型战士?
“就算我使用诡计,这次也是我赢了。”向阳和煦的笑容与声音在钱大山眼中满是嘲讽的味道,似乎与团里那些经常欺负自己的嘴脸如出一辙。
但向阳可不是地裂佣兵团的人!团里的那些嘴脸无论如何羞辱欺负钱大山,因为担心团长的责罚,下手还是稍微有点儿分寸的。但向阳的铁旗佣兵团与地裂佣兵团可是死对头,就算现在向阳在这里将人打残甚至打死,都不会有任何后果!
“你,你别过来!”钱大山顾不得浑身的伤痛,吃力地向后爬着。恐惧与后悔蔓延到了全身,如果不是之前经常找向阳的麻烦,说不定今天还有救,但现在被打残恐怕都是轻的了。
一名身体伤残的佣兵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道中会有什么下场,钱大山再清楚不过了。
看着向阳一步步靠近,死亡的阴影笼罩了下来,钱大山没有了刚才的威风,害怕的浑身颤抖,一股尿意不由自主地涌了上来。
向阳却并没有继续追打钱大山,只是蹲下身来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第一次使用源气的力量,下手难免把握不住分寸。
骨头没有断,幸好钱大山皮糙肉厚,休息一下就没事了。
向阳站起来准备离开。
“你,你不打我?”钱大山声音颤抖着问道。
“以后别那么嘴欠了。”向阳头也不回地向着小镇走去。
钱大山艰难地站了起来,望着向阳的背影,满脸惊恐与迷茫,小声道:“妈的,阳猴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忽然,钱大山悲惨地吼了起来:“靠!连阳猴子也这么厉害了,那我不成了镇上佣兵里最弱小的一个了!妈的,以后没有人可以让我欺负了……”平安镇。
铁旗佣兵团位于小镇西侧,院中竖着一根粗大的铁质旗杆,是铁旗佣兵团的象征。
因为长时间没有进山猎杀魔兽的缘故,铁旗佣兵团上下都显得有些人心惶惶,平日里来团里的人都少了很多。
向阳拖着疲惫的身子进入院子,一头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将所有门窗都仔细关好,才小心翼翼地将左手手腕之上的布条扯了下来。左腕之上,那一圈繁复精致的花纹似乎是天生就长在上面的一般,仔细看去魔纹之中好像还流转着若隐若现的光芒。
自从晋升到武者之后,向阳便发现了自己的身体发生了某些变化,最大的变化便是看东西更加清晰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刚才与钱大山的战斗中始终没有受到一次攻击的原因。
似乎在钱大山攻击自己的一瞬间,对方拳头的运行轨迹就变得无比清晰,每一个最细微的动作都丝毫不差地出现在脑海之中。当时向阳以为这是武者与战士之间的实力差别,但现在仔细想想,就算武者对于战士来说很强,但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差距。
一定是某些地方有了问题。
向阳尝试着回忆刚才战斗时的感觉,逐渐将精力集中。忽然手上的魔纹一闪,一股隐藏在脑海中庞大的力量涌了上来。
“这,这难道是精神力量?”向阳向阳吓了一跳,自己的脑海中怎么会有这么庞大的精神力量?
精神力量每个人都会有,只是强弱不同而已。而且精神力量是先天形成的,后天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增长。除非在晋级的时候,例如战士晋级武者,武者晋级武师,才会被动地增长一些。而且精神力量是一种很神秘的力量,具体有什么作用,该如何利用谁也说不清楚。
“仅仅是晋级武者,精神力量怎么可能增长这么多?”向阳惊骇不已,不知道这些突然多出来的精神力量究竟是哪里来的。
他当然不清楚,因为那只四阶的阳灵兽已经化成灰了,而阳灵兽体内的精神力量,已经通过神秘手链的淬炼净化,完全导入了向阳体内。
一只四阶幻兽的精神力量该是何其庞大!
向阳忽然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变了一个样子,一只嗡嗡飞过的苍蝇震动的翅膀都能够看的一清二楚,好像整个世界都变慢了。
向阳下意识地想要抬手将这只苍蝇抓住,但自己的身体似乎受到一股强大的阻力一般,动作居然也变得极为缓慢。
向阳忽然明白了,不是整个世界慢了,而是自己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庞大精神力量,思维速度变得更加快了!
整个世界就像是放慢动作一般呈现在向阳的面前,尽管这不能从本质上提升向阳的速度,但如果在这种状态下进行战斗的话,则会有更充裕的时间选择战斗的时机,分析对方的招数,其好处是不言而喻的。
对于这份意外的收获,向阳惊喜不已,在屋子里不断地熟悉着这强大的精神力量。只有快速熟悉这份突如其来的能力才能够将其应用在战斗当中,才能算做是属于自己的力量。
屋子里不断闪过匕首快速划过留下的残影,向阳气喘吁吁地坐在了床上,头痛欲裂。似乎这种状态对于大脑的负担非常大,实战中最多能坚持几个回合左右,再长的话就会出现难以忍受的头痛以及混沌眩晕的感觉。
向阳坐在床上休息了半天才缓过劲来,不敢再长时间保持精神高速运转的状态。
一上午的时间向阳都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逐渐熟悉晋升武者给自己带来的力量,还有精神力量的运用,丝毫都感觉不到疲倦。直到快中午的时候,才被院子中逐渐嘈杂起来的声音打断。
佣兵团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聚集,不知道今天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多人。向阳皱了皱眉,将左腕上的魔纹缠好,推门走了出去。
几十名身背武器的大汉挤在院子里吵吵嚷嚷,中间一名气息凌厉的中年大汉正是团长铁剑。铁剑环视一圈,见人到的都差不多了,双手向下压了压,佣兵们立刻安静了不少。
“大家差不多到齐了,这次将大家召集起来,是因为我从天安城中得到了最新消息。帝都近期可能需要大批的魔核,所以天安城中魔核的价格已经上涨了两成,并且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这个月佣兵团的情况大家已经看到了,我们一定要抓住这次机会狠狠地赚一笔,错过这次机会,可就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下次了。”
屋子里轰的一下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议论纷纷,还有豪放的佣兵们在下面吼道:“团长,你说怎么干我们都跟着干!妈的这个月快把老子憋疯了!”
另外一个声音调侃道:“你小子整天往春花巷里钻,我看你不是憋疯了,你是虚坏了吧?”
屋子里的人哄堂大笑。魔核涨价了,大家心情都十分不错。
一个长相稍微斯文一些的佣兵皱眉说道:“团长,那红河山谷里的那两只三阶魔兽怎么解决?我们可是打了两次都没打过去,还让两个兄弟受了伤。”
铁剑面色凝重地说道:“这也是我将大家召集起来的原因,这次咱们佣兵团全员出动,凡是武者以上都必须参与,一定要将这两只该死的三阶魔兽给干掉!”
佣兵们爆发出了一阵打了鸡血似的高亢吼声。
站在最后面的向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佣兵团终于决定进山猎杀魔兽了,刚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试一试自己的实力。
佣兵们各自散去准备给养,铁剑看了一眼留在屋子里的向阳,随口说道:“向阳,这次我们会在魔兽山脉里面多呆几天,你要看好家,等我们回来。”
向阳往前走了一步,说道:“铁剑叔叔,这次我要跟你们一起去魔兽山脉里面猎杀魔兽。”
铁剑一挥手,“这次不行,下次吧。猎杀魔兽凶险万分,这次必须武者以上才能……咦?你晋级武者了!”
向阳微微一笑,还是被团长看出来了。想在一名武师的眼皮底下隐藏实力还是有些困难啊。
“我本来就是高级战士,昨天与铁剑叔叔战斗过后,有所感悟才突破到的武者,现在想想连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呢。”向阳顺口撒了一个谎,倒不是不信任铁剑,而是神秘手链这件事,向阳根本就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因为这可是向阳有朝一日杀上天元宗最大的依仗,其中有可能包含了神器的消息,容不得出半点儿差错。
铁剑满脸的惊愕,昨天与向阳战斗时,他分明感觉到向阳距离晋级武者还有一段距离,怎么会今天突然就晋级了呢?
“哈哈哈,果然不愧是云天大哥的儿子啊!”铁剑想不通,便将这归类到了遗传的原因上。
“好样的向阳!十六岁的武者,放眼整个帝国屈指可数!真的是青出于蓝啊,不错,不错!”铁剑对向阳要求一向严格,这次却罕见地激动了起来,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对于向阳的实力感到满意。
不过铁剑只是激动了片刻,很快便恢复了正常。对于一名随时都可能丢掉性命的佣兵来说,天才什么的还真不是最重要的。你天赋再好活不长久也等于零,只有已经掌握的力量才有保命的作用。
“不行!你刚踏入武者,根基还不稳,这次就留在团里看家吧。”铁剑大手一挥就否决了向阳的请求,将他一个人留在了院子里。
向阳有些无奈,他也明白这是铁剑对于他的一种保护,但身为一名佣兵,总是躲在佣兵团羽翼的呵护下不去战斗是永远不能成长的。只有经历过生死,才能算得上是一名合格的佣兵。
向阳偷偷地溜出去,在小镇的商店里准备了食物、清水、药品等给养,回到团里休息到中午,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出门一打听,大部队已经出发了。
最后检查了一遍武器给养,向阳径直向着红河山谷的方向出发了。
红河山谷尘土飞扬,二十几名佣兵与两头魔兽已经战做一团。
铁剑挥舞着手中那柄暗红色大剑,独自一人抵挡着一只体型庞大的青背蜘蛛,坚韧的蛛丝漫天飞舞,但在铁剑下却如同刀切豆腐一般,大片大片地被斩落。
另一处战场上,几十名佣兵轮番上阵正在围殴一只勾尾蝎,粗糙的黑铁剑流星锤等武器砍在勾尾蝎坚硬的外壳上叮叮当当溅起火花,一时也是僵持不下。
突然勾尾蝎嘴巴一张,喷出了一团赤红色的毒烟,毒烟迅速扩散,四周的佣兵们见势不好呼啦一下退了开来。浓厚的毒烟遮蔽住了大家的视线。
刷!
勾尾蝎猛然从烟雾中冲出,一下子就冲出了包围圈,蝎尾快若闪电地伸出,尖端闪耀着紫的发黑的光芒,向另一处战场的铁剑刺了过去。
魔兽也是有灵智的,知道铁剑才是威胁最大的敌人。
“团长小心!”
佣兵们再想上前救援已然来不及了,只得大声提醒。铁剑闻声,脚下发力便想闪到一边,没想到一分神被青背蜘蛛发出的两条蛛丝缠了个结实。
“糟糕!”铁剑暗道不好,挥剑去斩断蛛丝,却来不及再去格挡蝎尾。
所有人的心都在一瞬间沉了下去。
关键时刻,一道清瘦的影子闪电般地冲到了铁剑身前,手中的黑铁匕首极其精准地架在了铁钩一般的蝎尾之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