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又嫁给了权臣
继续看书
重生一世,她卸下善良的枷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她要夺回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除了她的前夫。可是,哎,这男人怎么还能自动物归原主呢。传闻淡漠冷清,生人勿近的摄政王,最近一反常态,对着沈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小姐格外殷勤,千方百计的创造条件与人家偶遇。只是奈何这一世沈慕慕炙手可热,上到皇子下到商人,围在她身边的人实在太多。一向掌控万事的摄政王怒了,看来要提早把这小妮子娶回家。

《重生后又嫁给了权臣》精彩片段

东岐,摄政王府。
帷幔飘摇,青色的烫金边瓷碗端放在雕刻精致的红木桌上,骆止晁半靠在软塌上,纵然面色苍白,却依旧挡不住他那与生俱来的清冷贵气。
明明不过夏末,他便已穿上了厚重的滚毛紫色大氅。
骆止晁有体寒,沈慕慕一直知道。
所以成亲之后,一直都是沈慕慕照顾他,但今日,她却做了一件违背原则的事情。
她在他的碗里,下了安眠药。
“王爷喝了药,睡一会吧。”沈慕慕温声开口,她端坐在一旁,阳光落在她的侧脸,衬得她格外温婉。
骆止晁抬眼,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会,忽而嘴角勾起一抹笑。
沈慕慕被他看的有些不自然,慌乱地避开:“王爷在看什么。”
“看本王的小王妃今日竟格外好看。咳咳……”话还未说完,便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沈慕慕急忙起身,坐在他身侧,伸手轻轻拍着他的胸脯,直到他闭眼睡去。
“哐当!”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沈慕慕回头,来人是太子容城轩。
他身披战甲,一身杀气:“他睡了?”
“嗯。”沈慕慕点头,目光落在他身上,银白色的铠甲泛着血光,刺的她眼睛疼。
“太子哥哥这是……造反了吗?”沈慕慕有些不可置信:
“不是说好了,只是让摄政王睡几日,好给你机会见到皇上吗?你为什么要造反!”沈慕慕愤怒地斥责。
“啪!”容城轩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恶狠狠地开口:
“你这是在阻止我吗!你弟弟沈修明那个废物竟然也想阻止我,但被我杀了!现在正好轮到你了!”
沈慕慕被他一巴掌打的有些发晕,可听到沈修明被杀的消息,却猛然睁大了双眼:
“容城轩!他一直都在帮你啊!你怎么能杀了他!”
容城轩似乎是很愿意看到沈慕慕这撕心裂肺的模样,残忍的一笑:
“要怪就怪你那辛姨娘和你的可晴妹妹,都是她们过来告密的呢。”
容城轩的话,似是将沈慕慕的心狠狠搅碎,她静默了一下,却又似乎是明白过来了什么,再抬头,双眸已然通红:
“原来,你一直都是在骗我!骗我的感情!禽兽!我跟你拼了!”
她起身夺剑,却被容城轩反手劈下,一剑入喉。
一道血喷出来,沈慕慕睁着双眼,身子直直的向后倒下去。
容城轩如今已经疯魔,连她都杀,那定然也不会留着骆止晁的性命。
倒地的那一刹那,沈慕慕看了骆止晁最后一眼。
他喝了自己的安眠药,睡得正安稳,他那般信任自己,殊不知自己却害了他。
王爷,这一生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容城轩杀了沈慕慕之后,提剑朝着骆止晁走去,笑声越发癫狂:
“骆止晁,纵然你在朝廷上呼风唤雨,威震四方,可如今还不是躺在这里,任本宫宰割!”
说着,他便挥剑下去挑断了骆止晁的右手筋,他没有直接将他杀死,他已经疯魔到想将人折磨致死!
剧烈的痛让骆止晁从沉睡中醒来,敏锐的直觉让他一个翻身躲开了容城轩的第二剑。
“哟,摄政王醒了,可惜你的王妃已经先走一步,现在本宫来送你去见她!”
他的话,彻底触碰到了骆止晁的逆鳞,他低吼一句:
“那你也去死吧!”
然后利落的用左手夺过他的剑,头都没回,就直接一剑封喉。
他骆止晁,纵然身中迷药,纵然右手被废,却也依旧可以一击必中。可纵然他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却再也救不回自己心爱的人了。
这一地的血刺的他双目通红,骆止晁丢了剑,踉踉跄跄地来到沈慕慕身边,伸出颤抖的手放在她的鼻尖,可许久都没有感受到她的呼吸。
方才还坐在自己身畔巧笑嫣然的人,如今竟这般香消玉损,骆止晁猛地吐出一口鲜血,眼前一黑,身体缓缓倒在沈慕慕旁边。
不过是一瞬间的光景,他竟心脉全碎。
慕慕,若有来世,我定不会再让你遭受这般磨难。睁眼,身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沈慕慕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她是真的重生了。
尝试着动弹了一下,沈慕慕痛的倒吸一口凉气,她环视了一眼周围,这熟悉的阴暗小柴房。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是重生回到了三年之前,她还是闺阁少女的时候。
她堂堂沈大学士的嫡女,竟被辛玉儿那个妾室陷害自己是让她流产的凶手,被打了一顿之后,关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可既然上天真的给她机会重生了,那就别怪她新仇旧恨一起报。前世她太过善良,纵然医术高超,却从未害人,如今这一世,她定会让恶人自食其果。
“辛姨娘大出血了,这可怎么办啊!”外面传来了宁嬷嬷慌乱的声音。
沈慕慕扶着腰站起来,推门出去,见辛玉儿门口的血水倒了一盆又一盆。
她顾不上身上火辣辣的痛,快步走出去问:“怎么回事?”
那宁嬷嬷是辛玉儿的贴身嬷嬷,仗着辛玉儿得宠,便不把沈慕慕放在眼里:
“大小姐可别猫哭耗子假慈悲了,别忘了,害我们家姨娘流产的人可是你!老爷说了,不准你再靠近苏姨娘半步,不然打死你!”
她尖酸刻薄的语气配上一脸横肉,让沈慕慕想打爆她的脑袋!
可沈慕慕也知道,照着如今的局面,若是她想要在这个家里翻身,就必须要洗刷自己的冤屈。
暂且忍下眼前的气,她冷声开口:“我进去看看。”
那宁嬷嬷见她执意要进去,伸手推了她一把,沈慕慕踉跄一下,怒火彻底上来,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你放肆!我就算再被打,也是这沈府的嫡小姐,容不得你一个下人在我面前放肆!”
说完,她便进了屋子里,那屋子里的大夫正愁眉不展,沈慕慕上前大约看了一眼,心里便有数了。
“快去准备棉花、镊子、止血布、再取当归,红花,凉錓碾成粉末拿过来,快去!”
那宁嬷嬷被她扇了一巴掌,如今也听话了很多,见她吩咐,规规矩矩的准备好了。
沈慕慕身上挨了打行动不便,事事便吩咐那大夫帮忙,那大夫虽然年纪大,但见沈慕慕动作行云流水,配药巧妙高超,内心也着实佩服。
所以对她的吩咐言听计从。
“小姐,这姨娘体内还有受寒的淤血,若是不清理,恐怕身体扛不住。”
“我知道,给我拿止血布来。”沈慕慕一边说着,一边利落的将那淤血引到了手腕上,割开一道口子放了出来。
忙活了大约一个时辰,沈慕慕已经累得满脸是汗,面色苍白,不过好在辛玉儿的状况总算有所好转。
“今日多谢大夫了。”沈慕慕帮辛玉儿绑好了绷带,擦了擦汗,冲着那大夫微微一笑。
“哪里,倒是沈小姐医术如此高明,让老夫不得不佩服啊,只是沈小姐身上的伤……”
那大夫话还未说完,房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沈慕慕还未来得及看清楚来人是谁,就被迎面的掌风打趴在地上。
“你这个毒女,又来这里害人!”
来人是沈自仁,她的亲爹。平日里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打起自己的亲闺女来,竟这般狠辣。
沈慕慕的身体本就挨了打,这会被这一巴掌打的头更是嗡嗡直响,缓了好久才说出话来:
“我没有害人,我是来救她的。”
“你还敢嘴硬!”沈自仁怒斥。“之前大小姐就对我们姨娘怀孕一事怀恨在心,如今又能安什么好心。”
宁嬷嬷先前被沈慕慕打了一巴掌,如今见她挨打,在一边可劲的煽风点火。
“胡说,明明是我们小姐拖着受伤的身体救了苏姨娘,你们不感谢,竟然还倒打一耙!”
梨棠是沈慕慕的贴身婢女,这会也紧紧护着自己的主子。
“我若是真的想害她,她早就活不到现在了,爹爹若不信,大可亲自进去看看,看看她是不是没事了。”沈慕慕冷声开口。
“你什么脾性,我不知道么!我看不打你一顿,你是不会承认的!”沈自仁说着便要让人将她拉下去打。
沈慕慕气的牙痒,正准备拉着他进去对峙,却不想方才一直站在一边的老大夫开口了。
“沈大小姐什么脾性,老夫虽不了解,可也知道这姨娘流血不止,是沈大小姐拖着病体过来给她止血,又将体内的寒血放了出来,救了这姨娘一命,沈老爷,你可不能是非不分啊。”
那老大夫一番话,沈自仁的表情明显的惊了一下。
在这么多人面前被驳了面子,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面色十分尴尬。
“你这孩子,怎么不提早解释清楚,净平白让旁人误会了去。”他很是厚脸皮的斥责了沈慕慕一句,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慕慕解释的话,你听过么!”
门外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众人回头,见沈老太君带着福香大步从门外走来。
这沈老太君一把年纪了,却依旧精神矍铄,当年沈老太爷走了之后,她便一手把持着沈府,将沈自仁拉扯到成家立业,所以沈自仁很是敬重她。
“娘,你怎么来了。”沈自仁见她走来,快步下去搀扶住,态度恭谨。
一边的宁嬷嬷见沈老太君来了,心中暗叫不好,这沈老太君从沈自仁成家之后,便深居后院。
虽然几乎不插手府上的事情,但对已故的苏茵留下来的两个孩子,却疼爱的很。
“我若是再不来,恐怕这沈府就翻天了。你堂堂沈大学士竟这般是非不分,善恶不明!”
沈老太君素来是个直爽的性格,她一世清明,自然是不允许有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做奸耍滑。
上前扶起沈慕慕,沈老太君有些心疼的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来,伸手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温声开口:
“孩子,奶奶来晚了,你受苦了。”
一句话,暖的沈慕慕心尖都热了,她摇摇头:“有奶奶疼爱,孙女便不觉得委屈。”
说话间,已经有下人拿来了椅子,沈老太君坐下,拉着沈慕慕坐到自己的身边来。
“娘,刚才的事情,确实是个误会。可慕慕她害的玉儿流产,却也是个不争的事实。此女若是不罚,以后定会败坏我沈家门风!”
“她都这样了,你还想罚她?”沈老太君气极反笑:“我看你是被那辛氏蒙了心!连自己亲生闺女的性命都可以弃之不顾!”
正说着话,宁嬷嬷欣喜的从里屋跑出来:“老爷,我们姨娘醒了,这会想见你呢。”
沈自仁一听,甚是欣喜,但见沈老太君还板着脸,也只能恭声开口:
“娘,你看这……”
沈老太君瞪了他一眼,起身往里头:
“走吧,总归是慕慕救回来的人,我不会太为难她的。”
一行人进了屋子,沈自仁快走几步,来到辛玉儿床边,握住她的手。
“玉儿,你可还好?”
辛玉儿本就生的有几分娇弱,如今脸上的苍白,更是衬得她楚楚可怜:
“老爷,慕慕她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要为我做主,可怜我那未出世的孩子啊……”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