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主角在镇仙宗当小师叔
继续看书
苏隐是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莫名其妙的来到玄幻世界之后,成了一个八岁拥有先天道体,仙灵血脉的天才。起初他还以为自己终于可以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竟然被关在后山。这么多年来,他做的都是劈柴、养花、喂猪等杂活,想要平步青云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可是突然有一天,族中长老请他出山,出山之后,他发现自己修炼的功法竟然是最为无敌的存在!

《穿越主角在镇仙宗当小师叔》精彩片段

乾源大陆,大兖州,镇仙宗。

雄伟的议事大殿,六位老者端坐其中,最中间一位,眉头紧锁,脸色凝重。

“三个月前,宗主和大长老等人,前往碧落海寻找机缘,一直没什么消息,就在今晨,蕴仙殿内,带有他们灵魂气息的玉牌全部碎了!”

九长老吴元。

之前,这种级别的聚会,根本轮不到他说话,但此时整个宗门,只有他的地位最高,实力最强。

“玉牌碎裂,表示修炼者魂飞魄散,彻底死亡……”众人脸色一白。

“镇仙宗尽管在大兖州算得上十大宗门,却排在末尾,宗主和众多长老出现这种变故,一流宗门保不住不说,可能还会因为实力下降,陷入危机,甚至导致灭门。”

吴元长老心情沉重,道:“找各位过来,是希望大家想一个好办法,共同渡过难关。”

修仙世界,弱肉强食,没了高端战力,被其他势力吞没,屡见不鲜。

“这次去碧落海的宗门不少,宗主等人陨落的消息,即便遮掩,也肯定会传出去……不过,等彻底发酵,还需要一段时间,我们可以提前做出准备。当务之急是稳定人心,防止宗门动荡!”

“攘外必先安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除非能够找到一位实力强大或者辈分极高之人,接替宗主之位,又或者咱们之间,谁能够突破,否则,很难阻止这种恐慌。”

“突破若是这么容易,宗主他们也不至于冒险了……”

众人沉默。

“突破难,至于找一位外人做宗主,无法服众不说,还会带来更大的麻烦,既然如此……咱们能不能请小师叔出山?”

十长老袁不易突然道。

众人同时一愣:“你是说,苏隐小师叔?”

十年前,一年一度的弟子选拔大会上,一位叫苏隐的8岁孩童横空出世,先天道体,仙灵血脉……为了得到这位天才,师父他老人家亲自出手,与其他几大宗门的宗主争抢。

一场血战过后,师父虽然获胜,却也受了重伤,再加上年事已高,不久就仙逝了。

这位孩童,天赋实在太强,即便是师父也不敢收为弟子,只好代师收徒,于是,成了他们最小的师叔,镇仙宗目前辈分最大的人。

“小师叔进入宗门,就被师父安排到了后山的禁地,从未出来过,就算先天道体,只修炼了十年,实力也估计有限,让他出山……怕没太大作用吧!”

“无数宗门争抢的天才,再加上辈分最高,应该可以……”

“除了他,还有其他更合适的人吗?”

“没有了……”

“既然如此,就请他出山,不过,有些事,需要提前交代。”

讨论了一会,吴元长老拍板,道:“目前的情况,不管小师叔的实力如何,咱们都要一致口径,说他的修为,超凡脱俗,达到宗师级别!这样,才能让其他蠢蠢欲动的宗门,有所忌惮,所有弟子感到心安。”

修炼分为:聚息、铸元、脱尘、化凡、神宫、宗师、传承、永恒、虚仙九个境界,每一重九个小级别。

只有达到第六重宗师境,才有资格掌控一流宗门,开宗立派,受万人敬仰!

刚刚仙逝的宗主,以及他们的师父,都达到了这种实力。

而他们,大部分都在神宫三、四重。

这位小师叔,一直在后山,连他们都不清楚实力,外界就更不知道了,既然如此……不如直接说成绝世高手。

“我们这边悄悄散播消息,造出声势很简单,但是小师叔那边怎么办?肯定要和别人见面的,我怕会穿帮!”

袁不易长老皱眉。

“我这里有一件【萤火蚕衣】,一旦穿上,可以遮掩修为和气息,宗师巅峰强者,都难以察觉。给小师叔穿上,并提前交代,要他伪装高人,不到生死存亡,千万不能出手……短时间内,应该很难察觉。”

吴元长老道。

“只能如此了!”

虽然骗人不好,可宗门目前的局面,再没有其他办法。

“既然想法一致,现在就请他出山!”

见众人没有异议,吴元长老不再多说,招呼一声,两个二十来岁的弟子走了进来,听到吩咐后,立刻急匆匆向后山走去。

……

镇仙宗后山。

说是禁地,不如说是历代先祖的墓地,到处都是坟茔和墓碑。

画圣吴道先、棋圣黄龙天、书圣王千城、琴圣李万年……

墓碑上记载着一个又一个的大人物,当然,只是这样写的,具体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你分别完成了琴圣、棋圣、书圣、食圣、农圣等36位古圣考核,这最后一项,也完美通过,从今开始,自由了!”

禁地角落一个不大的草屋内,一位老者虚幻的残念,看着面前的少年,微笑道。

“通过了?”眼眶泛红,少年有些不敢相信:“那我可以修炼了吗?”

这位,正是众人口中的小师叔,苏隐!

十年,整整十年了!

镇仙宗的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努力修炼,只有他自己知道,一点功法都没接触,每天睁开眼就是各种学习……

琴、棋、书、画、打铁、做饭、雕刻……

每一样,都有一道灵魂残念亲自教导并看守,直到通过考核,才可以离开……

你知道这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

高考若是这么用功,早就上水木了……

不错,苏隐是个穿越者,十年前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成了一个八岁拥有先天道体,仙灵血脉的超级天才!

本以为可以学到修炼功法,一举成名天下知……怎么都没想到,学的居然不是修炼法诀,而是琴、棋、书、画这些凡人技巧!

还有劈柴、养花、喂猪等杂活。

穿越到可以修炼的世界,谁不想平步青云,无敌天下,长生不老?

最适合修炼的时候,被关在这里,学这些东西……越想越觉得心塞。

“可以修炼,不过,我们的修炼功法,并不适合你。”残念淡淡的道。

一脸无语,苏隐正想说话,一个嘹亮的声音传入耳朵。

“镇仙宗第七十九代弟子,陈御、赵若虚,恭请师叔祖出山!”

泪流满面。

终于想起我了!

十年前,那位“师兄”,代师收徒后,让他发下誓言,不学会所有东西,不准离开半步,于是被困在此地,如同坐牢。

此刻,终于可以离开了。

我要看看宗门,到底长的啥样,要去学习真正的修炼法诀,一飞冲天!

满是激动,苏隐与诸多残念告别。

虽感觉这是牢笼,十年时光耗尽,依旧有些不舍。

将为了学习,雕刻的木雕、做的傀儡、书写的书画、种植的花草之类,收到储物戒,这才关上草屋,来到一个栅栏围上的小院。

“昂呜!昂呜!昂呜!”

刚进入其中,一头毛驴叫了起来,随即,一只乌龟十分缓慢的抬起头来。

“饿……”

紧接着,一个鹦鹉飞到跟前,开口说话。

刚进来的时候,宗门派人送吃的、喝的,后来学习了农圣技艺,可以自产自足,便没了联系。

毛驴是刚开始种地时,便宜“师兄”送来耕地的,乌龟和鹦鹉,则是学习了养鸟、驯兽技艺,让掌门师侄抓来练手的。

后来,尽管通过了考核,但相处出了感情,再加上都是些普通动物,放出去肯定会被人抓着吃了,思前想后,便留了下来,一直养着,一晃都好多年了。

“外面什么样,我不清楚,等安顿好了,再接你们。”看到它们满是期待,微微一笑,苏隐道。

一重生就到了这里,从未去过宗门,并不知道规矩如何,贸然带着驴、乌龟、鹦鹉之类前往,恐怕多有不妥。

一切处理完,苏隐走出禁地。

就在他刚刚离开,坟茔下方的诸多残念,再次浮现出来,一个个眼神复杂。

“不愧是先天道体,就算是仙界,也万年难遇!”

“我们入圣的本领,随便拿出一样,都可以震惊天地,让仙界无数人为之疯狂,而他一人,却能全部学会,简直不可思议!”

“可惜没传他修炼功法,否则,这种天赋,肯定不弱了!”

“这种灵气混浊的下界,直接传授仙界的修炼法门,非但没有好处,反而害了他,更何况,36种圣道集合一身,万古无一,我们也没适合的法诀。”

“这倒是,不过,每一个职业超凡入圣,都会得到仙界馈赠,连续36次,即便没修炼过,仙体也差不多小成了!再加上融合圣道,学什么都可以做到过目不忘,只要开始修炼,必然进步极快。”

一道道意念不停闪动。

谁都不知道,这些墓碑上雕刻的名字和尊称,竟然都是真的,镇仙宗,并非镇压仙人,而是仙墓!

墓中埋葬了一群某一项技艺达到最巅峰,却不知为何而死亡的圣人!

并不知道他们的交流,十年来,苏隐和这些残魂,除了技艺上的内容,从未聊过其他,所谓的仙界、乾源大陆,全都一无所知。

也不清楚他学习的东西,并非惩罚,同样是一种修行,甚至在仙界,都令人惊叹。

什么都不知道的他,此刻,正站在禁地外面,看着彩云翻滚天空,目瞪口呆。

不仅是他,就连前来迎接的陈御、赵若虚也一脸疑惑。

刚才还晴空万里,怎么一下变天了?

无数彩云,汇聚起来,在阳光的照射下,瑞彩千条,霞光万道,逐渐形成一个大字——“圣”!

宛如恭迎圣人出关。

青云宗。

大兖州十大宗门之首。

无数光芒彩虹般将天空笼罩,仙鹤在白云中嬉戏,周围的灵气,肉眼可见的形成一条长河,悬挂在山脉之间。

清风缓缓,钟声袅袅,一派仙家景象。

就在此时。

云华殿,代表诸多技艺巅峰的前辈雕像,陡然大放光明,不停抖动,像是在进行着某种朝拜,又像是充满了激动和兴奋。

轰鸣声响彻天地。

嗖嗖嗖嗖!

一位位强大的修炼者,从房间内飞了出来,悬浮空中,看向天空沸腾的云朵,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天降祥云,圣人降世……”

一位老者眼睛瞪圆,喃喃自语。

宗主墨青城,大兖州最巅峰强者之一。

“只有修为或者一门技艺,掌握到了无人能及,并且融合大道的地步,才可以称得上‘圣’,这种情况,乾源大陆已经万年未曾出现了。”

“光芒好像在我们上空,难道大兖州出现了一位圣人?”

九州十地,大兖州排名最后,最为贫瘠,就算乾源大陆能够出现圣人,也绝对是大乾州、大源州之类的地方,怎么可能是这里。

嗡!

议论声中,空中的彩云陡然出现了变化,“圣”字化作36道光芒,映照天地,将四方染的五颜六色。

天地像是被耀眼的光芒撕开,无数元气汇聚在一起,宛如潮汐而来的海水,不断激荡。

众人愣住。

圣人降世,就算有光芒,也只有一道,一下出现这么多,总不可能,有36尊圣人同时出现吧?

真要如此,整个乾源大陆恐怕早就轰动了,而不是什么消息都没听到过。

“如今碧落海动荡的厉害,白长老刚刚传讯过来,好像某个封印打开,逃出了一头超级大魔……会不会是镇压大魔,而留下的仙器或者圣药!”

一位长老忍不住道。

“极有可能……”

墨青城点头。

这件事他也听说了,心中依旧奇怪,但目前来看,是最好的解释了。

……

“天降祥云,圣人降世,要是这个圣人在我们宗门,该有多好……”

镇仙宗大殿内,诸多长老还未离开,吴元长老看向天空,满脸苦笑。

如果他们宗门出现一位圣人,所有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再不用这么担心了。

“你说……会不会是小师叔?”袁不易长老道。

“你真敢想!”

摇了摇头,吴元长老道:“能被称为圣人的,修为最少要达到虚仙境,而且对某一项职业或者技能,理解到了超凡脱俗的境界。小师叔只有十八岁,就算一出生就开始学习,又能达到何种地步?”

“是我妄想了!”

袁长老苦笑。

刚去请小师叔出山,就出现这种祥云,难免多想,仔细考虑,才知道到底有多离谱,可以说,根本不可能!

就算先天道体,拥有仙灵血脉,也只修炼十年罢了,怎么可能成为圣人?

嗡!

二人对话间,天空的彩云和霞光,陡然变化,眨眼间雷霆密布,彩云变成阴云,无数雨滴自天而降。

松了口气,吴元长老道:“圣人降世,祥云会照耀一天,现在才过了一会,就变成阴云,或许是某种特殊的宝物出现!”

……

这样的场景,无数宗门,同时发生着,说实话不仅是诸多强者不信圣人降世,就连苏隐也不相信。

此刻的他,看向空中的彩云,忍不住赞叹。

“不愧是修仙世界的云,模样都和地球的截然不同,更加漂亮、大气……”

禁地终日阴天,十年来,连太阳都没见过,更别说如此盛况了。

“师叔祖!”

陈御、赵若虚迎了上来,略带好奇的看着面前的少年。

先天道体……传说中最强大的修炼体质,十年苦修,到底能达到何种实力?

“怎么感觉,没有任何修为,和凡人一样?”看了一会,陈御忍不住传音。

“脚步虚浮,行走间空门大开,没有防御……”

赵若虚同样摸不清头脑。

就算是最普通的体质,修炼十年,最少也要达到聚息七、八重了吧!

这位师叔祖……一直在最神秘的禁地苦修,怎么会一点实力都没有?

难道不想让人知晓,提前隐藏了?

对!

肯定是这样!

不愧是宗门辈分最高的人,低调谦虚。

正在感慨,就见这位比他们年纪还小的长辈,微笑着看了过来:“我自小就进入禁地,很少出门,难道……外界的云朵,一直都这样漂亮?”

“回禀师叔祖,平时这个时间,基本都会下些小雨,这种霞光和云彩,我们也第一次遇到……”

陈御连忙躬身。

苏隐点头:“也对,天气挺干燥的,眼前这个,看起来五光十色,也许就是个雨云,下一刻就会倾盆而下!”

“雨云?”陈御摇头:“不可能……”

虽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出现这么多彩云,但肯定和宝物之类有关,下雨……几乎不可能!

正想解释,还没来得及开口,头上一声闷雷,七彩光芒缓缓消散,倾盆暴雨,立刻挥洒了下来。

“怎么样,是个雨云吧!”苏隐哈哈一笑。

没想到异界的天空这么给力,随口一说就蒙对了。

“……”

同时一呆,陈御和赵若虚瞪大眼睛。

说雨云,就开始下雨,这是……言出法随?

别说一个十八岁,只修炼了十年的少年,就算是大乾州那些强大的宗主,达到虚仙境的超级强者,也做不到这点,估计只有那些传说中的圣人,才有这种能力!

师叔祖是圣人?

二人同时摇头。

一万年前,出现变故,登天之路消失,大陆别说没了圣人,连仙人都没有,更何况这位比他们还小的师叔祖。

不去想这些,陈御大手一挥,元气屏障出现在上空,挡住下坠的雨滴,正想招呼师叔祖前行,身体一震,脸色变得煞白。

“师兄……”

愣了一下,赵若虚抬头,立刻看到空中的三十六道光芒、灵气,与雨水融合在一起,坠落而下。

这是蕴含圣人之道的天地之力,对圣人而言是奖励,但对普通人来说,就是惩罚了,尽管融入雨水,力量百不存一,依旧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

轰!

不到两个呼吸,空气屏障就承受不住,直接炸开,坠落的雨滴如同射来的利箭,落在身上,很快将他们体表的护体真元击溃,巨大的压迫和冲击力下,丹田一阵阵激荡。

“这样下去,我们会死……”

陈御、赵若虚面容发白,再抵抗不住,齐刷刷坐在地上,体内元气轰鸣,头上冒出一道道白烟。

这是真元运转到极限的标志。

滋滋滋滋!

水流如同硫酸,腐蚀着力量,短短一分钟,二人体内剧烈动荡,嘴角同时溢出鲜血。

到底怎么回事?

天地之力融入雨水,是小范围还是整个大兖州都如此?

小范围的话,刚巧出现在他们头顶……太倒霉了吧!

“对了,师叔祖……”

满是紧张,二人抬头看去,立刻看到了不敢相信的一幕。

只见他们担心的那位师叔祖,此刻正安静的站在雨地里,双手张开,双眼紧闭,非但没有丝毫压力,反而一脸享受。

蕴含天地之力的倾盆大雨,疯狂的落在身上,雄浑强大的力量,在他体表激荡出一道道洁白的雾气,这种雾气,他们这种修为,哪怕一丝,都承受不住,对方非但没事,反而全部吸收……

这真是……普通人?

我特么要相信,才真叫见鬼了!

不用想也知道,绝对是高手,他们无法看穿的高手!

和他们的难受不一样,苏隐已经整整十年没见过雨水了,兴奋之下,张开双臂,尽情享受。

暖洋洋的,和泡温泉有些相似。

“舒服!”

一声呢喃。

不愧是可以修炼的世界,下雨都和地球的不一样。

享受了一会,感觉雨水逐渐减小,这才睁开眼睛,眼神落在陈御、赵若虚二人身上。

“下雨天都在努力,甚至练到全身发热,满头冒烟……”

眼中露出佩服和尊敬。

不浪费任何时间,随时随地都在修行……这或许才是他们强大的原因吧!

一想到自己到现在,连功法都没见过,一点修为都没有,顿时满是自卑。

“同样遇到大雨,我只想着泡温泉,人家却不忘修炼,千万不能说出去,否则……太丢人了!”

苏隐惭愧。

加油吧!

要好好努力,争取下一次下雨,也能头上冒烟……

嗯,要冒很多很多的烟!

雨水来的快,结束的也快,十分钟过后,重新放晴,艳阳高照。

挣扎了两下,陈御、赵若虚站起身来,这才感到体内真元消耗殆尽,虚弱的连话都快说不出来了。

再次看向师叔祖,见他非但一点事都没有,精力还更加旺盛,心中的佩服,愈发浓郁。

“异界的天气就是古怪……”嘀咕一声,苏隐看向二人,忍不住问道:“让我出关,是不是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强忍住疲倦,陈御连忙将事情解释了一遍。

做为吴元长老的亲传,负责邀请师叔祖出山,尽管宗主等人陨落的事十分机密,他还是知道一些,明白诸多长老的目的。

“……师尊的意思很简单,希望师叔祖能够伪装成高手,暂时坐镇宗门,稳定人心……”

“装高手……”苏隐一呆。

你们认真的?

如果有修为,或者实力不弱,装一下没什么,一点实力都没有,怎么装?

高手可不是乱装的,弄不好,会被人打死的!

“宗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还望师叔祖切勿推辞……”陈御二人躬身到底。

若说之前,还觉得请这个年纪比他们还小的师叔祖出山,可能震慑不住众人,此刻看到对方这么强大,已然满是信心。

我们都看出来了……不用再低调了!

苏隐说不出话来。

按照对方所说的情况,镇仙宗的确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所谓的高手,不装都不行!

做为辈分最高者,宗门真要覆灭,他绝对第一个倒霉。

郁闷!

穿越十年,没修炼过一下,连聚息一重都没达到,一出关就装高手……你们认真的?

我也想当高手,可惜……真的不是啊!

“这样吧……”

沉吟了片刻,苏隐咬牙道:“装高手可以,但我有个要求,那就是……所有知情者,必须配合我,不然,我一个人真的装不下去!”

“师叔祖放心!”陈御连忙点头:“这也是诸多长老的意思。”

“那就好……”

松了口气,苏隐不由看过来:“你们修炼的是何种功法?可否给我看看?”

先了解宗门有啥法诀,研究一番再说,不然,被人戳穿,只是时间问题。

“回禀师叔祖,我修炼的是《云海诀》,若虚师弟修炼的是《六玄功》,同属玄级下品的功法!”

陈御二人带着兴奋。

师叔祖询问,难道要指点一下?

不管他们的想法,苏隐将递来的法诀,随手翻开,看了过去。

功法、武技,和修炼的等级不同,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每个等级,又分巅峰、上、中、下四个小级别。

普通的宗门弟子,修炼的大部分都是黄级中品、上品功法,也只有长老真传,才有资格修炼玄级以上的法诀。

云海诀,在镇仙宗算不上巅峰功法,但修炼过后,真元雄浑,宛如云海沸腾,绵绵不绝,是一门拓展气海,雄壮丹田的法门。

至于六玄功,淬炼真元,让力量更加精纯,两套法诀,截然不同,却都能让人修为大增。

很快看了一遍。

虽从未接触过修炼法诀,但琴棋书画之类的接触这么多,可以轻易看懂并理解其中的内容,只是……

他修炼不了!

以云海诀为例,按照所描述的方法,吸收灵气,只运转了一下,立刻感到全身毛孔充满了嫌弃,紧紧封闭,半点都不愿意张开。

六玄功也是……

满是郁闷的还了回去,苏隐想哭。

难怪那些残念,不传授修炼功法,一般的法诀,还真的不太适合自己。

“师叔祖……”

见他看完,陈御、赵若虚一脸渴望。

“……”

明白他们的意思,苏隐面皮一抖。

虽不想装高手,可总不能才一出来就社会性死亡吧……尤其还在两个晚辈面前!

沉吟了一下,苏隐硬着头皮,道:“修炼需要多看,多想!不说其他,就说这两本秘籍,你们真看仔细,研究透彻了吗?”

“呃……”

呆了一下,二人满是疑惑的将手中的书籍再次打开。

修炼不是儿戏,从修炼开始,手中这本书,研究了不下百遍,其中的每个字,都记得纯熟,难不成还有没看到的地方?

“这是……”

突然一愣,陈御身体颤抖。

眼前这本常常翻开的书籍中,再次研究的时候,竟然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丝【圣元真意】!

圣元真意,是圣人对大道的领悟和理解,每一丝都代表了“道”的奥义,珍贵异常,远超任何灵力、宝物。

是无上的修炼至宝。

以前怎么没见到?

肯定是师叔祖刚刚留下的!

难怪说他们看的不仔细,没研究透彻……原来目的在这!

看来,所谓的伪装,已经开始了,而且不是伪装的高手,是真高手!

有这么厉害的师叔祖坐镇,镇仙宗非但不会覆灭,弄不好还会越来越强……

我悟了!

师叔祖,谢谢……

满是激动,陈御急忙控制精神,向书页上的圣元真意蔓延,一瞬间,灵魂和“道”融合!

轰隆!

无数灵气蜂拥而来,刚刚经历雨滴消耗的力量,顿时肉眼可见的恢复,不仅如此,体内的修为,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单这一丝微弱的圣元真意,竟然抵得上他三个月的苦修!

太可怕了!

不仅他如此,一侧的赵若虚也同样发现了不同,开始感悟,灵气迅速汇聚,修为恢复。

短短几分钟,二人气息全部暴涨,实力惊人。

“这……”

见自己胡说两句,二人非但没质疑,反而开始修炼,实力大增,苏隐满是感动。

这就是所谓的预演吗?

刚说伪装高人需要配合,就这样……

配合的真好!

演戏,你们是专业的。

不说了,我要给你们S卡!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