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阅读惊!豪门少爷竟孕吐生崽了?
  • 全章节阅读惊!豪门少爷竟孕吐生崽了?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夕花有拾
  • 更新:2024-06-11 23:22:00
  • 最新章节:第9章
继续看书
长篇现代言情《惊!豪门少爷竟孕吐生崽了?》,男女主角宋景骁宋然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夕花有拾”所著,主要讲述的是:随后,他起身离开了餐厅。在他看来,宋惟林口味确实挺重,但有一点他是认可的——宋然的模样生的确实很好。……晚上,剧院。宋景骁和慕清漪黄了的那个约会补上了。是他主动约了他这个准未婚妻出来,还是上次约好的剧院,只不过不是一样的剧目。三个多小时后,宋景骁和慕清漪并肩从剧院走出来,走出剧院的这段氛围很......

《全章节阅读惊!豪门少爷竟孕吐生崽了?》精彩片段


宋然拍拍屁股做贼似的走了,留下宋景骁独自一人在房间里。

宋景骁已经很久没做过这种有颜色的梦,平日里他不是个重欲的人,唯一的失控就是前不久和慕清漪的那次。

当然他把那次欢纵归结于药物作用。

他愿意娶慕清漪的原因或许有这么几点——一来,他并不是一个把男女感情看得很重的人,只要合适,他的妻子是谁都可以。

二来,他和那位慕家小姐是契合的,至少,那晚在床.上是很契合的。

如果他无趣的婚姻里还能有一项有趣的契合,那也可以。

……

宋景骁下楼去餐厅里吃早餐。

此时宋然早就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而宋惟林却和宋景骁在餐厅里相遇。

宋惟林就是典型的花花少爷,在这个比他大了没多少的长辈面前,也是依旧没个正经样。

他在宋景骁面前坐下,喝了口咖啡,随即问道:“四叔,昨晚你是和然然一起睡的?”

而对面的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宋惟林讨了个没趣。

他继续说:“四叔,你可还是离着然然远些。”

对面那尊高贵冷艳的大佛终于抬了头,目光平静寒凉。

“为什么?”

宋惟林挑了挑眉,不以为意道:“因为啊,那小子会勾引人,他那模样生的,直男都被他掰弯了。”

宋景骁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朝着宋惟林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随后,他起身离开了餐厅。

在他看来,宋惟林口味确实挺重,但有一点他是认可的——宋然的模样生的确实很好。

……

晚上,剧院。

宋景骁和慕清漪黄了的那个约会补上了。

是他主动约了他这个准未婚妻出来,还是上次约好的剧院,只不过不是一样的剧目。

三个多小时后,宋景骁和慕清漪并肩从剧院走出来,走出剧院的这段氛围很好,结伴而行的情侣亲密的牵着手,同伴们笑语交谈。

而宋景骁和慕清漪似乎并没有什么话说。

这个约会也更像完成任务。

慕清漪的模样生的是很好看的,气质宜室宜家,走在路上甚至会让人多看两眼,这高颜值情侣走在路上是瞩目的。

但总是少了些什么。

而慕清漪是个大家小姐,哪怕她心里真的很喜欢这个男人,但也不敢逾越过那层矜持。

一直到宋景骁将她送回家,两人也只是礼貌地在楼下道了别。

宋景骁目送着慕清漪回自家别墅,他支起手臂撑着车窗,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她的背影。

男人节骨分明的手指有意无意的轻点着车窗,这是他思考时的惯有动作。

慕清漪今日穿了件露肩的裙子,露着光洁白皙的后背。

而在宋景骁隐隐约约的记忆里,他好像记得那个晚上,虽然没看见那人的脸,却隐约看见了那人后背上是有一块红色胎记。

但慕清漪的背上,没有这块胎记。

或许是他记错了,亦或许……

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让司机去了一个地方。

……

晚上十点,酒店负责人战战兢兢站在宋景骁面前。

监控室的大屏幕上滚动播放着那天晚上各个角落的视频。

“宋总,那层楼的监控因为我们的失职出了问题找不到了,这您之前就来找过的啊。”酒店负责人抹了抹脑门上的汗。

那是慕家大少爷特意吩咐的,那个楼层的监控都被做了手脚,以防止这件事情被有心之人传出去,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怎么可能到现在还留下证据?

宋景骁目光深深的落在那大屏幕上,淡声道:“把那天晚上所有进出酒店的女性监控找出来,最好是背影。”

酒店负责人赶紧应下,让监控室的工作人员一起找。

这是个很大的工程量,前后花了好长时间,一直等到凌晨过后,才把那些影像资料全部整合在一起。

“宋总,都在这了,您看看。”

宋景骁就坐在监控室的电脑前,一张张翻着截图。

他翻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旁边的人根本不知道他要找的人究竟是什么特征。

最终,他的视线定格在一张图片上。

画面上是一个女子的背影,纤细而高挑,短发,脖颈下方肩胛骨的位置,一枚红色的胎记清晰可见。

可惜的是,仅此一张照片。

却也足以判断他那零星的记忆没有错。

一个认知在他脑海里盖棺定论,那天晚上,他身边的女子并非慕清漪。

宋景骁的效率非常高,第二天,宋然被正式安排进了他的公司。

他这些年在国外的时间比较长,却也慢慢地把主力转移回国内,宋家的根基深厚,宋景骁又是个眼光卓绝的实干派,他想要大刀阔斧地扩展版图那更是顺风顺水。

宋然进了他公司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忙。

每天都很忙,异常的忙。

宋景骁每天的行程忙得很,上午见某资源部大佬,下午就是和某个合作伙伴谈项目。

为了贯彻宋老爷子下达的指示,这些场合里他每次都必然带上宋然,可把她累死了。

连续工作了半个月后,宋然看着从会议室里出来的梁则,给他递上一杯咖啡,看他的眼神颇有些同情。

梁则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宋然啧了一声,道:“梁哥,你整天这么跟着他,你会没有老婆的。”

天天被这么压榨,哪里还有自由时间?

“没办法,拿人钱财,当了人的狗腿子就只能任劳任怨。”

说到这个梁则可就是深有体会,每天这么忙,哪里还有时间谈对象。

“啧啧,这简直就是宋扒皮。”宋然摇了摇头。

梁则冲着宋然勾了勾手指,一副过来人的口吻:“我跟你说,你赶紧趁着你还在念书,好好找个女朋友,学校里的感情多纯啊,找个本地小姑娘,你家世又摆在这,等你出了学校就会发现单纯的姑娘越来越少了。”

“哟,看来受过感情伤害啊?”

“你少埋汰我。”梁则瞪了她一眼。

“我哪儿敢,您跟着宋祖宗的时间比较久,我还有的和您请教呢,还想知道怎么样才能讨他欢心,高抬贵手稍微让我喘口气。”宋然笑了笑,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微微上扬乐的跟狐狸似的。

在梁则眼里,宋然这个年轻的孩子真的是一点没有大少爷架子,所以自然讲话也没有距离。

梁则很自然地把手臂搭在她肩膀上,压低了声音说:“我跟你讲,你四叔这个人其实就是外表冷了些,人还是很好的,你只要顺着他的意思来就好了。”

“简而言之就是顺他者昌呗?”她眯着眼睛反问。

“差不多吧,反正他肯定是吃软比较多。”

宋然在心里好好地记下了,又问:“梁哥,他除了工作就没有什么感情生活吗?”

梁则想了想,很认真地回答:“他仿佛不需要……”

怎么可能?

“乱讲,他未婚妻明明美如天仙。”宋然立刻反驳,她可是见过慕清漪的。

“可能给他也是浪费吧,毕竟他的真爱是事业。”梁则的语气里也透着无奈,好好的美人许给了一个工作狂人。

然而梁则这话音刚落,身后的办公室门就打开了……

宋景骁从里面走出来,宋然见了立即正了正神色,赶紧把刚才那八卦的神色抹去。

“宋总。”梁则轻咳了一声。

宋景骁淡淡的睨了这两人一眼,刚刚一出来就见他们两个人在墙边勾肩搭背说着些什么,直觉上好像不是什么好话。

他的视线落在梁则那条胳膊上,微微眯了眯眸子。

宋祖宗的声线四平八稳的响起:“在说什么八卦,我也想听听。”

梁则仿佛是察觉到了这眼神里有些凉嗖嗖,赶紧把手臂从宋然肩膀上拿下来。

他正色道:“宋总,我去做事了。”

留下这句话就转身离开了。

宋然眼看着八卦同伙跑了,她也讪讪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宋景骁见此,迈着长腿走到她的座位前,顺手拿起她整理的文件翻了翻。

他就这么随意地倚靠着墙壁,修长的手指一页一页往后翻动,每翻一页他的眉心就会轻轻蹙一下。

这得是有多嫌弃啊……

宋然看着他感觉就像是大学里课业终结点评作业似的,她也不敢说话,就在旁边等着。

“刚刚和梁则说了什么?”

男人低沉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宋然抬头望着他,从这个角度能看到他轮廓分明的下颌骨,以及俊朗的侧脸线条,还有微微垂下的眼睫。

她觉得,其实这个男人皮相和骨相长得是真的不错。

她咽了下口水,说:“刚刚在听梁哥讲你扩展商业版图的光辉历史。”

宋景骁睨了她一眼,果然张口就来,也不用打个草稿。

“那你有什么感想?”他合上文件,一双深邃的眼睛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瞧着她。

她点了点头:“热爱工作是个优秀的品德。”

宋景骁很赞同她这个观点,“很好,难得你有这样的觉悟,那你今天就留下来加班。”

这下宋然懵了,但她突然想起了刚才梁则说的话,顺他者昌,忍下了。

“好的。”她咬牙切齿地微笑。

……

这下宋景骁倒是准时下班了,宋然还在办公室里。

不过他的助理肯定不能只有她一个,不然干啥啥不行,人家宋祖宗拥有一个高精尖的秘书团,其中包含着一位精明能干的美貌女白领凌薇。

凌薇见宋然下班后还不走,还一脸愁眉苦脸的对着电脑,便走过去询问了一句。

问清了原委之后,凌薇浅笑:“我帮你吧。”

宋然正愁着昨晚起码得深更半夜了,这下子心情一下子缓解了,她连忙谢道:“大恩不言谢,薇薇姐就是人美心善。”

“这没什么,宋总应该是纯粹给你加作业,这也不是什么有技术含量的。”

他们秘书处内部都知道,这是位世子爷下来基层锻炼的,早晚是要回去继承世袭爵位的,和他们本质也没有什么利益冲突。

所以凌薇这只是随手帮个小忙而已,还能博好感,何乐不为?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这个世子爷生的眉清目秀的,大眼睛高鼻梁瓜子脸,嘴上又甜又会讨好人。

好感度往往是颜值决定的。

……

宋景骁坐在车上,正好遇上了红灯。

五月已经暑气始生,白日里盛气凌人闷热在夜幕降临的时候缓缓消褪。

宋景骁按下车窗,支着手臂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忽而,他抬眼望向驾驶座上的梁则,淡淡开腔:“阿则,你平时和那孩子保持距离。”

“啊?”

梁则突然听到这话,一时间竟然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保持什么距离?他自认为还是知道分寸的,不该逾越的距离不是保持的也挺好?

宋景骁捏了捏眉心,想起他们今天下午勾肩搭背的样子……

但他也觉得不能直说宋然喜欢男人,毕竟是他家里的小辈。

“总之你别和他动手动脚。”他复又强调了一遍。

“哦,好……”

梁则先应下了,但随后怎么越听这话越觉得别扭?

宋然又不是个大姑娘,怎么就算动手动脚了?

但是很快红灯转了绿,梁则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前方的道路上,没有再深究这个奇怪的问题。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