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阅读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
  • 精品阅读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小禾棠
  • 更新:2024-07-15 20:01:00
  • 最新章节:第50章
继续看书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方锦宁谢容,是作者“小禾棠”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穿越后,我找了个将军,和他处对象,可他实在太霸道,我有点怕怕。可某天,将军他死了,我还嫁给了他哥哥冲喜?没办法,我只能被迫接受,而且他哥哥真的又温柔又俊美,有点变心!可变心还没多久,我那死去的前男友就回来了?救命,我要碰上修罗场了!...

《精品阅读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精彩片段


青年柔润无害的眸眼、宽大温暖的掌心,比冬日里的暖阳还要熨帖。

他吐字轻缓、嗓音温煦,一声声,驱走阴影,极有抚慰人心的效用。

“阿弟为国征战,死得荣耀,再世投胎定也是个帝王将相。”

“所以,别再自己吓自己。”

锦宁恍惚眨眼。

谢韫莞尔微笑,嗓音绵长惑人:“卿卿,你该释怀了。”

锦宁听这一番话,所有紊乱的心绪当真是奇异般的安定了下来。

她缓慢而用力地点了点头。“对。”

“那这次,卿卿随我一起去阿弟的陵墓,就当对过往告别。”

“可好?”

他这般温声询问,眼里却闪着恶劣的光。

到阿弟坟前,让他看一看。

方锦宁,是他的了。

锦宁不知青年心中所想,她咽了咽喉咙,神思不定,最后,还是连连摇头:“我还是不想去,下次吧,下次我一定去。”

谢韫点头称好,也并未再在这个事上多作纠缠。

谢容生前为景国立下赫赫战功,却英年早逝,皇帝也悲伤惋惜,亲赐其谥号,还挑了处山明水秀的宝地为他建筑墓冢。

清明的前一天,谢家族人赶去谢容之墓为其祭奠。

锦宁称病不去,谢啸同顾氏自然也没什么意见。

清明过后,天渐渐热了起来。

这日,方明月来家里做客,眼看快到中午,锦宁留她用饭。

方明月推拒了几句,也就留下了。

“打扰妹妹了。”

“不打扰,我们也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我高兴还来不及。”

“少夫人,”秋月走过来,“夫人让您有时间过去一趟,应该是有些事。”

锦宁看眼下也没什么事。

便对方明月说:“姐姐,那你在这歇会,就当是在自己家里随意逛,我过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嗯,不用管我,你快去吧。”方明月温柔点头。

待锦宁走后,方明月从石椅上起来,站在亭子前望着鱼池美景。

身边的小翠犹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打量着奢华又不失雅致的院落。

“真漂亮,像仙境一样,在这里生活得该多么快意啊!”

方明月睨了小翠一眼,像是对她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一幅嘴脸轻蔑斥责。

小翠立即噤了声。

方明月无声训斥过丫鬟后,自己的目光却略显失意。

她敛了敛差些失态的表情,突然看到廊下一处高台上陈设着许多兰花。

她平时在家也喜欢摆弄花草,见到被养护的极美的兰花便忍不住过去,近距离观赏,伸手碰了碰花瓣,俯下身,凑近嗅那香气。

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温柔唤声。

“卿卿在做什么。”

方明月当即一愣,转过身,就见清瘦挺拔的青年朝她靠近,他略微背着光,五官显得深邃,眸子带着浅浅光亮,一眼就让人晃了神。

看清人。

谢韫温温柔柔的眸子显得凉薄了些。

“我……不是,”方明月脸一瞬间红了,也不知尴尬还是什么,垂下头,“妹妹去谢夫人院里有些事,她让我在这随便逛逛。”

锦宁不在这。

谢韫就神情淡淡,只维持该有的礼貌,点了点头。

“让人好生招待,别怠慢了方小姐。”

他淡声吩咐,未多看她,反倒看了眼被碰过的兰花,眉轻蹙了下,隐隐生厌,提步去了书室。

人走远。

方明月才抬头,望着谢韫身影消失在视野,心跳飞快,不由攥紧了手帕。

她没留在这里用饭。

只留了句家里有事让嬷嬷转达给锦宁。

回去的路上,方明月忍不住轻声问小翠。

“我,和四妹长得很像吗?”

小说《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转眼秋去冬来。

长安的初雪也在夜间悄无声息来临。

房里烧着地龙,暖融融的,锦宁怕冷,没精力跑去玩雪,就懒洋洋地窝在房里。

算算她嫁进谢家有小半年了,日子过得是无聊又惬意。

若是有个手机,那可就完美了,锦宁感叹地想。

“喵……”

一只通体雪白的肥猫跳上矮塌,撒娇似的叫着往锦宁怀里蹭。

锦宁伸手抱起它,沉甸甸的一大坨,她笑着揉它脖子:“雪球,你怎么又重了。”

这是她养了四年的猫。

一开始是谢容知道她无聊,送来给她解闷用的。

当时还只是个巴掌大的小奶猫,如今变成了个土肥圆。

谢容回来看到,肯定要笑它和女主人一样贪吃……

锦宁撸猫的手一顿,神情恹恹。

谢容死了,死的透透的,尸骨无存,他哪里还会再回来。

“可不,厨房里的小鱼干都让它给偷吃完了。”湘玉在一旁发笑。

“真该减肥了,”锦宁提起精神,摸了一把肥猫圆滚滚的肚子,板起小脸教训它,“再偷吃以后就给你禁了小零食!”

这时房门隔寒的帘子被人撩开,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外面寒冬冷峭。

青年玉冠束发,身上披着白狐裘御寒,雪白的狐狸毛衬得眉眼清亮,苍白温润的面容看上去十分清贵。

锦宁看向来人:“夫君回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锻炼,她演技提升了不少。

除了贴身伺候的湘玉和秋月知道内情,俩人在其余人眼中就是一对恩爱小夫妻。

谢韫解下狐裘。

他莞尔,走至矮塌在锦宁身旁坐下:“在门口就听得了,雪球是怎么惹着卿卿生气了?”

锦宁撸了撸肥猫:“它偷吃小鱼干,再不节食真要胖成球了。”

谢韫看向她怀里的肥猫,眉眼笑意温和:“确实有些胖了,倒是可爱……”

他伸手,也想去摸一摸它,只是还没碰到,一向温顺爱亲人的雪球竟反常地炸起了尾巴。

肥猫挣脱了锦宁的怀抱,嗖得一下就蹿老远跳上了房梁,蓝眼睛还警惕的大睁着。

“怎么啦,”锦宁纳闷,唤它,“雪球,下来。”

谢韫扫过那房梁上的肥猫,眼里笑意淡的发冷,嘴角勾起的弧度透出不易察觉的阴鸷。

小畜生。

肥猫不下来,锦宁也没办法:“那就在上面呆着吧。”

“猫儿嗅觉灵敏,想来雪球不喜我身上难闻的药味,也就抗拒我的靠近了。”谢韫脸上浮现些无奈。

锦宁猜想也是这样。

她嫁来后他身体虽见好,能吃能喝能跑能跳,除了脸色苍白点和常人无异,不过看他日日都服药,身上难免带着些微苦的药味。

也不知是闻习惯了还是怎么。

锦宁一点也不觉得难闻,反倒在他身上嗅出些药香的雅韵。

就像现代香水似的。

前调是微苦含涩,尾调又能从中品出些苦橙的甘甜,给人一种温良绅士的感觉。

“不用管它,雪球是除了鱼腥味其它都不喜欢,”锦宁倾身凑近他,闻了闻,笑说,“哪里难闻了,我还挺喜欢这种药香的呢。”

她说喜欢……

谢韫眼睫轻轻一颤,胸腔心脏打鼓似的狂跳。

少女身上的甜香,瓷白的脸,五官的细微情绪,都在那一瞬间无比生动的朝他贴近。

仅也不过一瞬。

青年喉间微动,干渴泛痒,苍白面颊升起了淡淡潮红。

微阖了阖眸,他神情恢复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

“若卿卿喜欢,我让人缝制一个养心安神的药香囊给你,”谢韫嗓音不易察觉地哑了点,“如何?”

锦宁欣然点头,朝他甜甜笑了:“好的呀,谢谢了。”

谢韫弯唇,微垂的睫倾下缱绻弧度。

……那么,卿卿身上,有了独属于他的气味呢。

*

晚间,顾氏院里来人请锦宁和谢韫过去用晚膳。

家主谢啸坐在主位,下颌续着短须,看着就颇为严肃。

顾氏是谢容生母,亲生子的死应该让她很受打击,脸上略显疲态,但依旧不掩其美丽风姿。

“天越来越冷了,你体弱,往后除了上朝就尽量少出来走动,别染了风寒。”顾氏向谢韫叮嘱。

谢容边疆身亡,谢啸这一脉只剩谢韫一个独苗,虽不是顾氏亲生,她也很重视。

谢韫微微笑应允:“记得了,劳母亲挂心。”

顾氏又看向锦宁:“明天指不定还要下大雪,天冷路滑的,你就在院里不用来我这请安了。”

锦宁乖觉点头。

强娶冲喜一事确实是谢家做的亏心,又心知她曾是亲子谢容所爱,所以顾氏对锦宁是愧疚的,待她很好。

谢啸搁下筷子,拧眉看向这小夫妻俩:“你们俩成亲也有半年多了,儿媳肚子怎么还没个动静。”

锦宁:……

谢韫:……

嫡子战死,膝下只剩谢韫一个儿子,子嗣凋零,谢啸现在别无他愿,就急切想抱上孙子。

顾氏皱眉,暗暗拧了他一下。

她安排过去的婢子迎春常来禀报,小两口夫妻感情很好,就是多半还没……行房事。

顾氏虽着急,却也心知这事外人没法插手。

谢韫性子温和,是知节守礼的,再加上身子骨本就虚……

总之不是会不顾人小姑娘意愿就使那强迫手段的。

所以这事关键还得等锦宁自个愿意。

不过如今两人看着很是恩爱和睦,想来离抱孙子那天也不会远的了。

谢啸却不顾夫人的暗示,看向锦宁,严肃道:“你既已嫁进我谢家,嫁夫随夫,纵使有万般不情愿那也是谢家的人了,就有义务为我谢家绵延子嗣,可不能不懂事。”

“……”被催生,锦宁嘴里的肉都不香了。

她自己还只是个孩子,生什么玩意生!

而且生娃又不是拉屎,是女的一方使使劲就能造出来的吗!为毛针对她一个!

该死的男权社会!

锦宁神色忧愁:“父亲说得对,到现在还没怀上子嗣为谢家传宗接代儿媳也很苦恼,不过我看父亲您倒是身体依旧勇猛,根本不输年轻人,不如您努努力和母亲再生一个为家里添丁……”

“混账东西!”谢啸狠一拍桌,横眉竖眼,“你说得什么话!”

锦宁眨巴着水润润的眸子,一脸诚挚。“儿媳还不是为了谢家传宗接代着想,您老可不能不懂事呀。”

“你……”谢啸气得说不出话。

一旁的顾氏回过神来连忙帮他顺气,瞧着锦宁的眼神也多了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瞧着乖巧可人,倒还是个胆大有趣的。

怪不得云戟喜欢。

谢啸怒指着锦宁。

他还要再发作,语气温和的一声‘父亲’打断了僵持不下的场面。

几人视线全部投来,谢韫不急不缓的嗓音对谢啸道:“儿子理解您想做祖父,享儿孙绕膝之乐,不过我与锦宁已经决定暂时不要孩子。”

“什么!?”这话对谢啸来说简直是离经叛道了。

他又是瞪向锦宁:“你给我儿是吹了什么枕边风,女子为夫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既已是我谢家的人就万没有不生孩子的道理!”

锦宁还没开嗓子掰一掰,谢韫在她之前开口。

青年唇线平直,难得严肃了神情。

“锦宁是我妻,不是为谢家繁衍子嗣的工具。”

“父亲有不满只管朝儿子来发,缘何一而再针对我的妻子?”

谢啸脸色彻底黑了,一向沉稳端方、尊师敬长的儿子竟为了护妻顶撞他这个父亲!

“你这孽子……”

“况且,”谢韫面不改色,淡淡补上一句,“是我体弱无能,大夫诊断此生将难有子嗣,和锦宁无关。”

此话一出,空气僵寂下来。

谢啸哽住,脸青了又黑,是自个儿子底下那根不顶用,他还能说什么。

而锦宁微微瞪大了眼,难以言表的讶然目光偷偷瞥向谢韫。

……天,他,他真敢说!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小禾棠。《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6章 ‘亲兄弟’,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48495字。

书友评价

啊,三个都在一起吧,他们三个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强。😂

希望锦宁和哥哥可以是一对[爱慕]

哥哥弟弟我都能接受,但是目前看起来哥哥虽然对女主好但是是个坏人,弟弟虽然性格不太好但是是个好人…有点站弟弟了,但具体还是看作者!!!希望早日更新[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舔屏]

热门章节

第104章 ‘湘玉’

第105章 ‘蛊人的毒药’

第106章 ‘谢韫真面目——危’

第107章 ‘不能不要我’

第108章 ‘夫君残忍可怕的一面’

作品试读


湘玉看出了她脸色不太对,疑惑道:“小姐,欺负过咱们的大少爷死了,你怎么反倒不太开心?”

湘玉想到什么,字字认真道:“做女人可不能太圣母,这还是小姐你教给我的呢!”

锦宁穿来后生活中难免会蹦几个现代词,这小丫头也跟着学会了几个。

锦宁笑不出来,拍了拍她的肩。

很好。开心好啊。

宝你日后去监狱给我送断头饭的时候,记得也要这么开心:)

锦宁牵人进了屋,双腿都有点发软,毕竟是做了亏心事,咽了咽喉咙,强撑镇定问:“方子显是怎么死的?”

湘玉倒来了兴致,兴冲冲又一脸恶寒地跟她讲。

“听人说死的可惨了,是被人害死的,身体被剁成了肉块,全让流浪狗给分食了!官府的人昨天晚上在郊外破庙里发现他的鞋子和玉佩才辨认出身份的,当时还有一只狗啃着他半只脚呢!”

“啊……”锦宁额角有冷汗流下来。

好家伙。专业都对口了。

她花钱找的那个人就是卖猪肉的屠夫,砍肉咔咔的贼厉害!这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人说他是喝醉了酒,夜里倒在路上睡着了,然后才被恶狗给吃了的。”

“不过我倒觉得大少爷是被人报复了,小姐你也知道他以前作的孽,可祸害了不少好姑娘,活该死得这么惨!”

方子显好色,据说仗着家里有点小钱,以前强占过不少没钱没势的贫穷姑娘,完了转头把人卖进妓院里,受不住的姑娘上吊自杀的都有。

他这一死简直是大快人心。

锦宁担忧的是自己,太巧了,她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花钱找的那个屠夫干的,如果是,她不就成了买凶杀人的杀人犯了?

她必须立即搞清楚这件事和自己无关,才能安下心来。

换了身不起眼的衣裳,锦宁自己从后院悄悄出门了。

左安到书室禀报。“要跟着少夫人吗?”

谢韫倚在圈椅中,姿势有几分闲适懒散。

他轻笑:“不用,吓一吓她才能学乖。”

另一边锦宁出了谢家还谨慎地戴上了遮脸的面纱。

她一路上都惴惴不安,终于赶到那王屠夫的猪肉摊子前,却发现那猪肉摊子今天没营业!

锦宁想吐血,这么巧?原地踌躇了会,忽地瞧见前方迎面来了几个官兵。

她一惊,很难不心虚,反应很快地走到隔壁肉摊子装作买肉的客人。

那官兵竟也是到那王屠夫的摊前,见没人,走到锦宁在的摊子前,手里拿着一张画像,问摊主:“这人认识吗?”

摊主仔细看了眼,古代画像有点抽象,摊主想了想:“有点眼熟……”

官兵道:“是不是你右边肉摊子的摊主王进宝?”

摊主一拍脑门:“还真是!”

“他人呢?”

“倒是奇怪,这两天都没见他出摊了。”

“若见到人,立刻禀报官府,听到没?”

“得嘞得嘞,不过,官爷,这王进宝是犯了什么事吗?”

“杀人分尸嫌疑犯。”

轰——

这七个字犹如一记重锤,砸得锦宁脑袋瓜嗡嗡作响。

她提着一捆子猪肉,强撑淡定走出了街,到拐角再也撑不住,倚着墙双腿一软。

就很离谱。

如果王进宝真的杀了方子显,不管什么原因,他被抓后一定会拿她顶包,毕竟俩人切切实实的有过金钱交易,而她,曾指使他去教训方子显。

锦宁焦躁地咬起了拇指关节。

她想哭。想回家。想找妈妈。

她一个平凡普通发了烧还只会嘤嘤嘤哭泣找妈妈的愚蠢大学生为什么要经历这些磨难……

浑浑噩噩回到谢家,锦宁直接钻进了被窝睡了一下午,到晚上还十分罕见的连晚膳也不吃了,湘玉和秋月怎么用美食诱惑也没用。

“郎君,少夫人好像不太对劲……”秋月欲言又止。

谢韫没说什么,让人将饭菜撤下去在厨房里温着,屏退所有人,轻步入了内室,眉眼含情,静静盯着塌上那柔软一团,过了会,才走到床边撩袍坐下。

“卿卿。”他柔声唤她。

被子里的小团动了动,有回应,声音哑哑的。“我不饿,在睡觉。”

谢韫垂眼看着她将脑袋都埋进被子里,禁不住一笑:“让我看你一眼再睡,可以吗?”

她蒙着头不出来。“你……看我干嘛。”

谢韫不再出声。

闷在被子里的锦宁以为他走了,压抑地抽了抽鼻子,也憋得慌,慢慢拽下被子,刚露出一双乌黑湿润的眸子时,正对上青年温煦的眼。

小说《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心脏打鼓似的飞快跳动,热气在脸上阵阵翻涌,说不清的情绪在脑海里乱作一团。

“我……”

“嗯?”他离她更近,鼻尖相抵,低低沉沉的一声。

莫名带了些压迫感来。

锦宁咽了咽喉咙,黑白分明的眼有点湿润,慌不择路之下别开了脸:“我还不想。”

软软颤颤的一声。

话落,一室安静。

青年眸子轻眯了下,温柔瞳色闪过瞬间的阴郁之色。

不想?

若是阿弟,那又想是不想?

他闭了闭眼,死死扼制下这幼稚可笑的念头。着实没必要。

锦宁紧张得眼睛都不知往哪看,自然没注意身上人的异样,只是,突然的安静,让她莫名有点瘆得慌。

她轻颤颤抬眼,望向青年:“你生气吗?”

“怎会,”谢韫轻轻一笑,脸上瞧不出丝毫不快,“卿卿不愿,我便等到你愿意的那一天就是了。”

“不急。”

总不能强来。

好不容易才等到今天,再吓到了你,跑了怎么办?

锦宁缓慢地眨了下眼,不自觉屏住的呼吸放松了些,心中微暖。

其实到这份上,她是不好拒绝的,毕竟两人已经成了亲……

还好谢韫骨子里温良,不是强势的,若是换了旁人,在这吃人的古代,她哪里有拒绝的权力。

她对他的好感,无形中又倍增了不少。

“只是……”谢韫复又开口,却话音一顿。

锦宁微怔,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忽而被轻轻撞.了下。

她愣愣地睁着眼,身体却已然僵的发颤,下意识往后缩,谢韫却一把按住她柔软曼妙的腰肢。

窗外春意愈浓,枯木抽出嫩芽,院中一片翠色,莺燕呢喃,成双成对的鸟儿停在枝头上互啄,仿佛情人在亲昵相依。

沉眠的兽类也在这弥漫着绵绵春意的季节苏醒,躁动又疯狂,寻求纾解。

腰腹躁动,青年嘶哑低语。

“帮我。”

什,什么!?

帮、帮?

锦宁自然是秒懂,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闭紧了眼用力摇头。

他便乞求,低哑浑浊的声音,像无从宣泄的兽类,一声声,偶尔夹杂两声黏腻的低吟,埋首在她耳边,清瘦脊背时而弓起,时而塌落,饱受季节本能折磨的痛苦,让人心疼极了。

“卿卿怜我。”

“求你。”

“碰一碰就好……”

衣摆相缠,她纠结不定,他心知她的羞赧心软,滚烫的右手摸索到她柔柔软软的小手,微直起身,温柔而不容拒绝地引着她。

“阿宁。”

“他很喜欢你。”青年诱哄似的低柔嗓音。

锦宁身子轻颤,简直进退两难。

她刚才已经拒过一次,这个再拒绝是不是就过分了?

那就……索性装挺尸吧?

她死死咬唇,闭眼装死。

不拒绝不主动,仿佛一个提线木偶,就任着谢韫摆弄。

窗外春意愈浓。

锦宁头皮发麻,一阵阵热浪翻涌,掌心通红,几乎是忘记了呼吸。

青年喉咙溢出满足地轻叹,笑意深哑。

……

到最后,锦宁是真的有些不悦了。

他怎么能——!?

脏了脏了!!!

她瞪过去,谢韫抿唇,有些无辜不安。

他面上懊恼极了,草草系上腰带,快步到一旁将干净帕子用水打湿,再拧干来给她擦手。

“抱歉。”

“我不是有意。”

他如此歉疚地说着,眸底却藏着些占有欲得到极大满足、极为愉悦又恶劣不堪。

坏极了。

古代没有肥皂、洗手液,只能以药澡豆来净手。

锦宁又自个用澡豆搓手,指尖、指缝,反复洗了多遍。

直到嫩白的手被洗得发红,依然有种还没洗干净的感觉,那一抹腥灼仿佛还残留在手上。

简直爱不释手。

忍不住低身,隔着衣衫,薄唇轻启。

……

柔软的不可思议。

……

阿弟也碰过吧,如他动作一般。

甚至,做过比他更亲密的事。

也说不定呢。

生性阴暗卑劣的青年,脑中忽然不可控地窜出了这个念头,眼尾泛红,力道便没有克制住轻重,一下,将闭着眼飘飘然的锦宁弄得瞬间逼出眼泪。

“呃……你干嘛啊!”

疼死了他大爷的!差点爆粗口!

不长在自己身上的肉就可劲造感觉不到疼是吧!

真以为是馒头啊……呜……

谢容回神,一脸歉疚。

“对不起,是我太生涩鲁莽,弄疼了卿卿。”

他指尖覆上自己的衣襟,一板正经:“若怒火难以平息,卿卿来咬我吧,很用力也没关系。”

“我才不要!”锦宁听了又气又忍不住笑。

咬回去?

怕你爽哦。

谢容见她粉唇微撅,分明还是疼得憋着闷气,俯身含走她面颊上还缀着的泪珠:“对不起,都怪我,下次绝不会再让你不舒服了,嗯?”

锦宁嗔眼瞪过去,他话里还好意思说下次!

她皱眉嫌弃似地推他,谢容没道理再纠缠,从她身上起来。

锦宁被他压了一身薄汗,衣衫也显得凌乱,她没好气地下了矮塌,走到小桌边捏起瓷杯抿了口香茶,却品不出什么味来,反而怀念起现代各种口味的奶茶。

还能回家吗?

这个念头一起,心脏空乏乏的不适,竟满脑子是谢容这个人。

和谢容谈的几年,在回家面前,若要选择,她始终毫不犹豫会选择后者。

现在和谢容总共不过相处一年多,她竟是有所动摇,不舍得离开。

就爱这么深了?

锦宁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难不成她也是恋爱脑?

锦宁趴在窗栏看外面的玉兰花枝,想着现代的父母,失了神,谢容跟着走来,盯着她侧颜,温声询问:“在想什么?”

锦宁怅然地摇摇头。

谢容伸手,指尖轻轻撩了下她耳边发丝,定定瞧着她:“同僚养的猫儿前几日产了几个猫崽,他正打听给猫崽寻个好人家,卿卿若有意,我们养一只?”

“……算了吧。”锦宁捏起掉落窗沿的花瓣,“你不是不喜欢猫吗。”

雪球自那次失踪后,一直没找到。

谢容甚至还走关系让官府的人帮忙找,最后都不了了之,这么长时间了,雪球恐怕是凶多吉少,去了喵星球。

“卿卿喜欢的,我都喜欢啊,养一只解解闷也是好的。”谢容笑着说。

锦宁还是没那想法。

她在这异世界伶仃孤苦,身边得来的每个感情都是弥足珍贵,湘玉是,雪球亦是。

雪球失踪后她好久都难以释怀,就像没了个亲人一样,她不想再经历失去了。

谢容见她神色恹恹,也不再提。

他本就不喜养什么猫,除了夺走卿卿的注意力,没一点好处。

卿卿的身心注意力就该在他一人身上。

只是……

她曾和阿弟养过猫。

现在,为何不愿和他一起养?

终究是不同吗?他到底是不如阿弟在她心中有分量?她是更爱阿弟还是他呢?谢容敏感多疑,心底阴私翻涌,抑不住暗暗揣摩比较,又因谢容身死的事实抑制下去。啧,着实幼稚了些,总归卿卿是他的了,何必纠结过去的事?

夫人顾氏那边眼看这小夫妻俩感情真的好起来,欣慰的同时,心底微有苦涩。

她唯一的亲生子在最鲜活耀眼的年纪死在边疆。

如今儿子生前心爱的少女也已经有了别的爱人,她怎能不觉感伤……

锦宁疑惑地看着谢容,他解答:“是玉虚子道长,卿卿应当见过他的,可还记得?”

“嗯。”她点头。

又是那个臭道士。

谢容道:“卿卿最近越发消瘦,大夫也查不出什么病症,我实在担心,便让人寻了道长来给你瞧瞧。”

锦宁一句‘我真的没事’憋回了肚子里。

人都找来了,那就随便看看吧。

玉虚子还是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蓄着长长的白胡子,像个得道的老神仙。

他给锦宁把了脉,又细细端详她的脸。

“夫人这是肝郁气滞,有无法放下的心结,这才导致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玉虚子说着之后从袖中掏出一个黑丸。

“夫人吃下这颗老夫耗费九九八十一天才炼化而成的舒心丸,吃了,症状便可缓解。”

锦宁皱起眉头,看着那颗黑丸,有点嫌弃。

什么啊。

不会是那个电视剧里济公搓的泥丸子吧。不过人家那是真有仙力,这玩意能吃吗?

锦宁去看谢容,他轻点了点头,她放下了心,捏着黑丸,吃了下去。

……味道意外的还行。酸酸的。

吃下没一会,锦宁竟然有了些困意,不知不觉闭上了眼,歪靠在谢容肩上睡了过去。

替锦宁盖好被子,谢容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才走出房间去了茶室。

玉虚子已经坐在那里喝茶,见人来,还殷勤地起身给他倒茶,全然没了之前仙风道骨的样子,就是个精瘦小老头。

他举着茶杯,乐呵一笑:“恭喜郎君,终于勾得美人心~”

谢容神色冷淡,锦宁不在,他似乎没心情在这人面前去装温良恭俭。

“我夫人身体到底如何?”

玉虚子咂了咂嘴,指了指胸口位置:“夫人身体没什么大碍,也就是我说的那些,心里头的病。”

“我刚刚给夫人服下的舒心丸其实就是掺了山楂的安眠药!”

谢容眼神一凛,玉虚子立即举手投降:“放心放心,这药是我特制,对身体没一点害处,夫人吃了美美的睡一觉对身体才好!”

“再说,这心病就靠时间去治愈,其它没法!”

谢容眸色很沉。

“你胆敢骗我。”

“什么相思引,根本没有作用,我人明明就在她身边,她却还为了一个小丫头的死日日伤心,意志消沉。”

“一个已死之人而已,她就那么重要?”

玉虚子挠了挠头,表情之复杂。

谢容看着杯盏中碧色茶水,失神冷冷轻喃:“她若真的爱我,怎么还会去在乎别人的死活,这密药根本没用,或者说还不够,我要她爱我,心里眼里只我一人,离开我不久就会痛不欲生,就像我对她一样。”

“……”

玉虚子:-O

这人指定有点什么疯病吧。

“咳,”玉虚子清清嗓子,认真道,“相思引是乌桑族的密药,乌桑族只有女子,且女子都有些丑,为了得到心爱男子才研制出了这个密药,只要服下它,男子立刻就会对引子主人爱的不能自拔,放弃前尘的一切来追随、臣服。所以,郎君说的没有效用,或者效用不够,这是不存在的。”

“不过……”

玉虚子擦了擦汗:“很明显,这相思引一开始是女人给男人用的,您呢,是给夫人用的,我想,这大概就是效用减弱的原因。”

谢容盯着茶水眉目不动。

玉虚子眼珠子咕噜转了转,摸不准他的想法,试探出声:“郎,郎君?”

“滚!”

青年极少见的满身戾气,一挥衣袖,杯盏落下震碎了满地。

玉虚子连爬带滚地逃了出去。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