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小说推荐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
  • 精选小说推荐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司夏萌
  • 更新:2024-06-11 23:21:00
  • 最新章节:第17章
继续看书
小说叫做《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是作者“司夏萌”写的小说,主角是时觅傅凛鹤。本书精彩片段:得出来的事。傅凛鹤摇头笑笑,左手指尖在眉心轻揉过时,握着手机的右手拇指已毫无留恋地点开了时觅的微信主界面,在弹出的“资料设置”中,指腹下滑落向“删除联系人”一处,傅凛鹤长指没有丝毫停顿地点了下去,手机界面当下弹出了对话框,“将联系人‘漾~’删除,同时删除与该联系人的聊天记录”,傅凛鹤长指直接压下去,快触到手机屏幕时又停了下来,指尖悬宕在手机屏幕上,有刹那犹豫,握着手机的手掌也微微收......

《精选小说推荐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傅凛鹤看了他一眼,伸手接过了手机。

“喂?”

回应他的只有“嘟嘟”的忙音。

傅凛鹤:“……”

柯湛良:“……”

“可能时小姐不小心压到了。”柯湛良努力想给时觅找补,“她刚和我说在忙的,听气息也有点喘,好像在赶路。”

傅凛鹤没理他,直接把手机扔还给了他:“会议时间别干与工作无关的事。”

柯湛良:“……”

傅凛鹤已看向正困惑看他的严中朔:“抱歉,让严董见笑了。”

严中硕年过六十,和傅凛鹤一样,同是建筑界大佬,只是资历比傅凛鹤要老得多,对于傅凛鹤这位近几年突然崛起的后起之秀,他是欣赏又防备的,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拉拢与合作的,因此对于傅凛鹤的歉然,他爽朗地摆了摆手:“傅总说的哪里话,人总有遇到突发的时候。”

说完又忍不住看向傅凛鹤:“傅总有急事要处理的话,您先忙您的,没事,我也不着急,今天过来就和你先随便聊聊看。”

傅凛鹤:“没事。”

视线却若有似无地往柯湛良手机瞥了眼, 面色却始终淡淡的没什么表情。

严中硕到底是过来人,笑着道:“傅总,要不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刚好老头子我昨晚也没睡好,被不孝子气了一晚上没睡着,正好可以趁机休整一下。”

柯湛良马上接过话:“我让人带严董您先去休息,刚好楼下餐厅也备看了下午茶,严董您先过去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好啊。”严中硕笑起身,“刚好我这会儿也有点饿了。”

柯湛良招呼了助理过来,让带严董和他的随身团队到处转转,安排个下午茶。

助理很快把人带了出去。

会议室门关上时,柯湛良迟疑看向一直坐着没动的傅凛鹤,轻叫了他一声:“傅总?”

“她和你说了什么?”傅凛鹤突然问。

虽没点名,但柯湛良知道,傅凛鹤问的是时觅。

“时小姐说已经把您昨天转给她哥的那笔钱打回您卡上了,让我代她和您说一声谢谢,然后她说……”柯湛良观察着傅凛鹤神色,斟酌着开口,“他们家暂时用不上这笔钱,以后也用不上,要是她家人再来找您,让您别理会。”

傅凛鹤眉心微微拧起,他侧头,若有所思地扫了眼柯湛良。

柯湛良当下一激灵:“傅总。”

傅凛鹤偏头看着他:“你和时小姐,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柯湛良:“……”

傅凛鹤:“她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和我说,还需要你代为转述?”

柯湛良:“……”

他冤枉啊……

他怎么知道这两人在闹的什么别扭,明明一个电话就能解决的事,非得让他这个中间人当传声筒,他也不想做这个传声筒的好吧。

但柯湛良不敢明晃晃地把心底吐槽倒出。

“傅总您误会了,我和时小姐接触比较少,不怎么熟。”柯湛良很谨慎地解释,“可能是时小姐联系不上您,事情又比较急,才打我手机找您的,毕竟谁不知道找不到您就找我是吧?”

他说完还特意抬手朝傅凛鹤办公室方向指了指,提醒他:“刚您出门时忘带手机了。”

傅凛鹤抬眸,视线穿过会议室玻璃墙,落在办公桌被随意搁置的手机上,稍作停顿后,他站起身,走向办公室。

柯湛良也巴巴地跟上。

他看着傅凛鹤拿起手机,按亮,解锁,然后,他看到傅凛鹤面色倏然淡了下来。

柯湛良心里一“咯噔”,下意识看向傅凛鹤手机屏幕,脸上的神色当下有些挂不住了。

傅凛鹤手机没有任何未接来电!

时觅从一开始就没有找傅凛鹤的打算!

柯湛良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耳刮子,事实没验证前,干嘛要去想当然,平白给了傅凛鹤希望,现在傅凛鹤的脸色……

他忍不住偷偷觑了眼,傅凛鹤英俊好看的脸上并无太大情绪起伏,只是微微敛着黑眸,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

柯湛良忐忑叫了他一声:“傅总?”

傅凛鹤把手机扔回了桌上:“你先出去吧。”

“是。”柯湛良不敢停留,赶紧把门带上,出去了。

傅凛鹤面色已经不太好, 他瞥了眼被他扔下的手机,又把视线转向了窗外,沉默片刻后,还是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微信,一点开就看到了方玉珊给他发的信息:“既然是你安排的人,他叫什么名字?”

傅凛鹤面无表情地划过,看到还有一段语音,直接点了开来。

“凛鹤,你也别什么都帮着时觅瞒我。你工作忙归忙,还是要管管自己的老婆,时觅到底是结了婚的人,虽然我相信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但让熟人看到了会被说闲话的。”

方玉珊隐隐夹着怒的声音从手机扩音器传来,傅凛鹤没理会,想退出聊天界面时,黑眸又不可避免地方玉珊发过来的那张照片。

男人盯着时觅出神的眼神让他本就不太好的心情变得越发沉郁,但被硬生生压了下去。

男人长得还不错,年龄和他们不相上下,气度沉稳,眉眼凌厉,身形高挑挺拔,是个轻易能让女人沦陷的男人。

傅凛鹤不知道他和时觅到底什么关系,为什么会约着一起出国读书,她甚至连要出国读书这件事都没有告诉他的打算。

想到她暗地里准备着离婚和进修的事,傅凛鹤眸色又淡了下来,再次按熄了手机,把手机扔到一边,转身想走,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喉结随着起伏的情绪上下滚过时,傅凛鹤转身,倾身抓起了桌上的手机,点开了时觅微信,直接给她发了条信息:“今天出发?”没想到聊天界面登时弹出了条信息:“漾~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傅凛鹤:“……”

他突然就想起高三毕业那年,高考结束后的同学聚会上,开场前班主任和大家说,时觅家里有事,毕业聚会就不过来了,希望大家玩得开心。

全班五十八个人,就她一个人没来。最后一门英语结束后,她走出了考场,也走出了所有人的生活,消失得干净利落。

现在也一样,她选择了离婚,也删掉了所有与他有关的联系,傅凛鹤毫不怀疑,时觅连他电话都删干净了,所以连还钱这种小事,都选择了托中间人传话。

是她干得出来的事。

傅凛鹤摇头笑笑,左手指尖在眉心轻揉过时,握着手机的右手拇指已毫无留恋地点开了时觅的微信主界面,在弹出的“资料设置”中,指腹下滑落向“删除联系人”一处,傅凛鹤长指没有丝毫停顿地点了下去,手机界面当下弹出了对话框,“将联系人‘漾~’删除,同时删除与该联系人的聊天记录”,傅凛鹤长指直接压下去,快触到手机屏幕时又停了下来,指尖悬宕在手机屏幕上,有刹那犹豫,握着手机的手掌也微微收紧。

最终,几欲点下去的指尖移向了旁边的“取消”,傅凛鹤直接按熄了手机界面,把手机往掌心一收,倾身捞起桌上的车钥匙,转身出了门。

“你招待下严董,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

经过柯湛良身边时,傅凛鹤淡声吩咐。

柯湛良当下困惑起身:“啊?傅总您现在要出去?那晚上和严董的晚餐……”

傅凛鹤:“取消!”

柯湛良:“……”


“你并不打算告诉我。”他说,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黑眸依然是动也不动地落在她脸上。

时觅避开了他的眼神,轻声开口:“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呢?你并没有决定权。”

傅凛鹤:“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依然是平静到近乎冷寂的嗓音。

时觅抿唇没有说话。

傅凛鹤也看着她不说话。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

许久,傅凛鹤终是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留下她,这么难吗?”他问,声音很轻。

时觅眼眶有些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不是她想不想留下,是能不能的问题。

傅凛鹤看到了她眼眶的湿润,他往前—步,突然张开手臂,轻轻抱住了她。

时觅—怔,反应过来时用力想挣开。

傅凛鹤紧紧搂着她,不让她挣脱。

“时觅。”他轻声开口,成功阻止了她的挣扎。

“我想要和你的孩子,你别轻易放弃她。”

他声音很轻,把时觅眼泪—下就给勾了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压下喉头的哽咽,她轻轻推开了他,没有点头说“好”,也没有摇头说不要。

她没决定好的事她从不会为了赌气而和傅凛鹤闹。

“我现在没办法答应你。”她轻声说,看向他,“我没有决定好要不要留下她,或者说,她自己也没有决定好,要不要留下来。”

她从抽屉里取出今天的检查报告,递给他:“你是怎么发现的?”

傅凛鹤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检查报告,视线在诊断意见的“早孕”两个字上停了停。

明明是早已察觉到的可能,可是当真的看到它的那—刹那,心脏还是仿似被什么击中了般,轻飘飘的感觉很奇妙。

他甚至忍不住开始想象,孩子在时觅腹中时的样子,出生时的样子,以及不断长大的样子……

每—个想象都让他对这个小生命的期待变得真实有实感。

手指拿着的报告单因为心底的这份期待微微皱起。

傅凛鹤看向了时觅:“还是吐得厉害吗?”

他眼神的温柔让时觅有些招架不住。

她微微转开了头:“还好。”

傅凛鹤轻“嗯”了声,视线在她略显清瘦的身上停了停,而后看向她:“我见过你怀孕的样子。”

所以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突然的消瘦,以及茶几上的检查报告让他产生了模糊的猜想,但当时并没有深想,时觅故意给他个血常规报告才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

再加上她遮遮掩掩的态度,傅凛鹤要猜出来并不难。

时觅没再说话,从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开始,她就知道瞒不过傅凛鹤,只是看他要不要拆穿而已。

“我想搬过来。”傅凛鹤说。

时觅下意识拒绝:“不行。”

“要不然你搬到我那去。”傅凛鹤给了她另—个选择。

时觅还是摇头:“我不要。”

“你只能选择—个,我过来,或者你过去。”傅凛鹤在这个问题上很强硬,“我不可能让你—个人。”

“……”时觅发现傅凛鹤强硬起来她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空间。

“你不要这样子,傅凛鹤。”时觅试图心平气和和他讲道理,“我不可能和你再住—块。”

“我那里是套房,有两个房间,我不要求和你—个房间。”傅凛鹤很平静,“你就当是室友合租吧。”

时觅:“……”

“这个孩子有我—半的责任,我不可能放任你和孩子不管。”傅凛鹤说着看了眼她仅有—张床的卧室,看向她,“你不同意,只能是我搬过来。”

时觅:“……”

“时觅,这关系到你和孩子的安危,这件事我不可能依你的意思。”他看着她道,平静却强硬,“你现在收拾,还是我回去收拾。”


林羡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有传他们是一对,现在又这么凑巧同个公司,傅凛鹤还给她这么重要的位置,我是真不信傅凛鹤对韩卉瑛没想法的。”

“照你这么说,那可能还是我插足他们了呢。”时觅轻声说,果然止住了林羡琳的愤愤不平。

“那不一样。”林羡琳直接反驳,“不管以前他们有没有过什么,你遇到傅凛鹤的时候你们各自单身,嫁娶自由。”

时觅看着林羡琳为她愤愤不平的模样,心里有些暖。

“你放心吧,傅凛鹤不是那样的人。”时觅说,“他会同意只是因为我们不适合,仅此而已。”

“好吧。”林羡琳也不好再多言,“对不起啊,又提起你的伤心事。”

时觅笑笑:“没事,我没有这么脆弱, 而且是我放弃的傅凛鹤好吗。”

“也是,该哭的是他,错过这么好的女孩,以后有他后悔的。”林羡琳笑着道,“没事,我去替你报仇,等我拿下辉辰,我马上飞过去陪你和我们干女儿。”

时觅笑:“好啊,等你好消息。”

“好。”爽快应完,林羡琳神色终于恢复正经,“不过,要不要留下孩子,你真的要考虑清楚。我嘴嗨归嘴嗨,但毕竟生孩子的是你,被影响人生的也是你,以后要对孩子人生负责的也是你,你要考虑清楚。”

“我唯一能告诉你的是,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无条件支持你。”林羡琳补充,“如果你想生下来,我就去陪你,我考过营养师证,照顾孕妇和小宝宝应该没什么问题。事业什么的你也不用替我担心,我们公司在那边也有分公司,只要考核通过,随时可以申请平调海外,以后想回来再请调回来就可以了。”

时觅点点头:“好。”

“你先慢慢考虑,不着急做决定,还有时间。”林羡琳看了眼表,“你赶紧睡,我要去上班了。”

时觅点点头,挂了电话,关了灯,本来想去睡了,又想起林羡琳说的项目。

她和林羡琳工作其实聊得不多,但多少也会听她抱怨过一些工作上的事。

她记得林羡琳最近一直在忙东湖区新商圈的招商工作。

时觅去过一次她们的商圈,他们的商圈是由商场加写字楼模式组成,一到七楼是商场,和别的商场一样,也是由大型商超、鞋帽服装区、儿童区、饮食区、运动区和休闲娱乐区几大板块构成,商业已经招得七七八八,唯一没定下来的是商场之上的楼层,他们公司的计划是招酒店入驻,因为定位的是高端商圈,周边配套的也是高端CBD区,属于西城规划中的新城市中心,因此对于酒店的星级和口碑要求也高。

辉辰集团经营产业涉及广,建筑设计、地产建造、度假村、酒店、影视娱乐等等各领域都有所布局,但能和林羡琳工作搭边的,时觅估计也就是他们旗下的酒店业务了。

辉辰酒店是定位于精英阶层的高端商务酒店,是傅凛鹤亲自打造起来的酒店品牌,做精不做多,一直是众多商圈争相邀请的酒店合作品牌,酒店定位和林羡琳他们的商圈定位确实也匹配。

但林羡琳他们的劣势也明显,毕竟只是打造中的新区,最后能不能成功落地一切还是个未知数,很考验决策者的眼光和决断力。

酒店项目涉及到公司品牌和形象,又是傅凛鹤亲自打造的品牌,以她对傅凛鹤的了解,他应是要亲自把关的,这个项目的最终决策权还是在他手上,但傅凛鹤工作忙,不可能一开始就是他亲自对接的项目,估计项目还是由市场拓展部把的关。

市场拓展部……

时觅想起她去找傅凛鹤那天在傅凛鹤办公室看到韩卉瑛,她身上挂的工作牌似乎就是市场拓展部的。

要是项目要经过韩卉瑛初筛……

时觅想了想,给林羡琳发了条信息:“你是要谈辉辰酒店入驻吗?如果是的话项目有可能会对接到韩卉瑛,韩卉瑛年初才入职的公司,还属于比较新人的阶段,在公司脚跟还没站稳,所以她现阶段估计会侧重一些相对稳妥的项目来证明自己的能力。你们的项目投资回报周期太长了,而且风险大,我估计韩卉瑛不敢冒险往上呈,很可能直接就把你们公司筛掉了。”

林羡琳刚收拾完,看到信息当下一“咯噔”,当下给时觅回拨了视频回来:“她也在市场拓展部?”

如果是韩卉瑛对接,先不说项目投资回报和风险问题,她估计韩卉瑛看都不看就直接给她pass掉了,实在是她高三那会儿把韩卉瑛得罪得太狠了。

那个时候的韩卉瑛是班里的女神,成绩好,人也长得漂亮,众星拱月,人也就高傲了些,看谁都是一副不太看得上的模样,也可能是她性格天生如此,不喜和人走太近。

但林羡琳那个时候也还年轻气盛,就不太看得上韩卉瑛这副谁都看不上的样子,总忍不住刺她,尤其后来时觅转学过来以后,时觅是那种小白兔式清纯乖巧的邻家女孩长相,长相讨喜性子也讨喜,沉静低调不张扬,是男孩们喜欢的类型,加上她看着比同龄人似乎要小一些,因此大家关注点也就慢慢从韩卉瑛转移到了时觅身上。

林羡琳也喜欢时觅的性子,加上时觅还是隐藏的学霸,她也就厚着脸皮,厚皮膏药似地缠着时觅,一来二去就成了好闺蜜,那时韩卉瑛也不知道是嫉妒时觅抢了她的风头,还是因为她林羡琳总爱刺她得罪狠了,导致韩卉瑛看时觅也不太爽了,因而韩卉瑛看时觅也总是一副爱答不理瞧她不上的模样。

那时时觅刚好被安排和韩卉瑛同桌,时觅一个转学生对新学校新班级很多规则还不懂,难免要多问一些,韩卉瑛就总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问几次才懒洋洋地瞥她一眼,冷淡回一句,林羡琳护犊心切,很看不得韩卉瑛这样对时觅,因而也就更爱阴阳怪气韩卉瑛,丝毫不给韩卉瑛面子,无形中导致两人的梁子越结越深,毕业也互相没搭理。

林羡琳没想着学生时代作的恶被杀了个回马枪,她竟然要撞韩卉瑛枪口上了。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