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精品全篇
  •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精品全篇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小禾棠
  • 更新:2024-06-18 18:34:00
  • 最新章节:第17章
继续看书
高口碑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是作者“小禾棠”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谢容方锦宁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有啦?呵,男人,搞这些撩拨的小把戏是吧,她可不是纯情小姑娘,才不上钩呢。“我让左安过来喂你。”就是那个长得跟大黑熊一样壮实的护卫。谢韫不语。只是苍白指节轻轻握住了她手指,那双沁了水般的浅色眸子看着她,流露出淡淡忧郁,柔和五官透出一股子令人心生怜意的破碎感。锦宁刚离床榻一公分的屁股又坐了回去。“我喂!喂你......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小禾棠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这本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87章 这不神经病么!,写了185175字!

书友评价

能不能让女主和哥哥在一起 求!!!!

希望作者大大多多更新,女主好幸福呀,被两个优秀且深情专一的男人爱着,就是没写哥哥是怎么爱上女主的,希望有独白番外,看书名女主最后和弟弟在一起,而哥哥的性格走向注定结局不怎么好,如果可以希望作者写个现代番外篇哥哥和女主相遇相爱。这样是我个人认为圆满结局。

作者加油!快点更新,我已经迫不及待啦!

热门章节

第54章 你终于是我的了

第55章 厮.杀

第56章 情难自控

第57章 娶妻……

第58章 命中有子

作品试读


锦宁突然就悟了,轻眯起眼看着谢韫。

喂药?

刚才抱她的时候两只胳膊怎么这么有劲,现在就身娇体弱的、连拿勺子喝药的力气都没有啦?

呵,男人,搞这些撩拨的小把戏是吧,她可不是纯情小姑娘,才不上钩呢。

“我让左安过来喂你。”就是那个长得跟大黑熊一样壮实的护卫。

谢韫不语。

只是苍白指节轻轻握住了她手指,那双沁了水般的浅色眸子看着她,流露出淡淡忧郁,柔和五官透出一股子令人心生怜意的破碎感。

锦宁刚离床榻一公分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我喂!喂你还不行嘛!张嘴!”

她只是心太软,绝不是被男色诱惑:)

谢韫乖乖张嘴,含住她喂过来的汤匙。

药汁苦涩,他轻蹙眉咽下。

而后,状似无意地伸出舌尖一点、卷走唇角残留药渍,泛白的薄唇被水光浸润,透出淡淡诱人的粉。

……格外勾人,让人想亲一亲,尝尝是否和想象中的一样鲜嫩好亲。

锦宁咽了咽喉咙,回过神来烫到一般移开目光。

造孽啊。

舔嘴角什么的,他不会是故意的吧?

谢韫似乎察觉了异样,抬眼看她。

他眸子分明清澈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还带着几分无辜疑惑。

“卿卿?你面色泛红,可有哪里不适?”

“没,房里地龙蒸的。”

锦宁暗暗反思。

谢韫多么端庄持重一人,哪里会这勾人的小手段,分明是她肮脏!满脑子颜色废料!

接下来的喂药锦宁都不敢再盯着他嘴巴看。

谢韫捕捉她局促含羞的样子,唇角悄然勾了下。

她看不到,那笑里分明温柔又坏坏的。

用完药后,谢韫气息顺了许多,闭眼休憩。

玉虚子给他把了脉,据说这玉虚子是山上来的,早已通仙得道,救人无数,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身边还跟着位清秀灵动的小徒弟,倒真像那话本里下凡济世的老神仙。

玉虚子临走时,在外面神情凝肃对众人叹道:“郎君心有衰竭之象,若再不好好调养,只怕要时日无多了!”

谢啸厉声:“如何能调养好!我儿不能死!”

玉虚子:“谢家主不要太担心,此疾症说严重几日就能要人命,说轻倒也轻……”

“主要还是在于心病,郎君是相思成疾,郁结于心,从而牵引起了全身的病症。”

玉虚子一顿,转头看向锦宁,意外深长道:“少夫人,郎君这病的要害还是在您身上啊。”

锦宁:“………………”

好尼玛大的一口黑锅啊敲,她比窦娥还冤!!

已经听说了,当初要她嫁给谢韫冲喜的缺德法子,就是这死道士提出来的!

什么仇什么怨啊,这老头怎么偏偏逮她一人黑!?

锦宁对玉虚子没好脸色:“那他这病怎么才能好?”

“身体上的病只要每日像今天这样按时服药就好,只是这心病……”玉虚子捋捋白胡须,微笑道,“人老生死三千疾,唯有相思不可医,少夫人,这病如何治,相信您比谁都清楚了。”

敲你个臭老头,老娘不清楚!

“一定要让郎君按时服药,心情亦要保持平和愉悦,切忌情绪过激,再生忧思。”

说罢。

玉虚子丢给锦宁一个‘你懂得’的微妙眼神,捋着长长的白胡须,领着小徒弟大步走了。

“…………”

谢啸横眉瞪向锦宁,分明是将这一切都怪罪在她身上:“我儿被你作害成这样,你可满意了——”

“老爷!”顾氏打断他,谢啸对上她的眼色便憋着口气不再说,气哼一声,重重一甩衣袖走了。

顾氏对锦宁歉疚一笑:“你父亲也是担心言之的身体,不要将他的气话放在心上。”

言之是谢韫的字。

锦宁不语,微微别过脸,眼眶微红。

她想回家,回家找爸妈!讨厌死这狗屁古代了!

“我知你心系云戟,嫁给言之着实委屈了你。”

“只是云戟已逝,这是事实,”顾氏想起亲生子,眼里含泪,“难道你就忍心,让云戟在这世上唯一的血脉亲兄也年纪轻轻就丧命?”

“乖孩子,陪在言之身边吧,就当是为了云戟。”

“再说言之为人温和良善,是不可多得的好男儿,做他的妻,你会幸福的。”

可这福气……她不想要哇。

——

谢宅外,四处无人的暗巷。

裹着黑衣的高壮男人,将鼓囊的钱袋扔给玉虚子。

“管好你的嘴,否则后果自负。”男人冷冷警告。

玉虚子掂了掂钱袋子,眯眼一笑:“老夫省得,省得!”

“要的东西找到了吗?”男人问。

“得手了!为了找这小玩意,老夫我可是跑遍了大江南北!”

玉虚子巴巴地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就是这里面装的小香丸,世间仅此一颗,是乌桑族的失传密药,名叫相思引;它散发的香气能蛊惑人心,任是再冷硬的一颗心,也会在不知不觉中爱上那引子主人,从此身心皆由另一方控制,深陷情爱不能自拔。”

“这东西,会对人身体有害吗?”

“没任何影响。”

男人拿出一叠子银票。

玉虚子将瓷瓶递过去,欢喜接过银票塞怀里,又似一随口道:“深情生执念,执念终成魔,你也不劝劝你家郎君,小心莫要最后困不住人自己还堕了魔障呦。”

“……”他活腻歪了吗,怎么敢去劝?

这两句话若真说给那位听,只怕得见血收场!

这臭神棍不安好心想他死吧?

“拿钱办事少多嘴。

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锦宁不知心爱的猫儿已离去,怀里揣着暖手炉同湘玉一道穿过长廊。

“这么冷的天,怎么不让三姐进家里来?”

湘玉跟着答:“三小姐说家里办着丧事不能踏别家的门槛,免得给人带晦气,就在后门等着了。”

锦宁倒是真不知道这个说法,也不在意就是了。

这三小姐叫方明月,和原身一样都是方家婢生子的庶女,地位低微,在方家时俩人也算是惺惺相惜,平时会照顾对方,是方家人中唯一一个和锦宁关系还不错的人。

这个节骨眼来……

锦宁压根不用想也知道是为了什么。

湘玉两只眼咕噜噜转,在锦宁微肿的唇上扫过,红着脸又低下头,几次张张嘴都欲言又止。

锦宁瞟她一眼,抿唇,不自然地轻咳了声:“还是很明显吗?”

湘玉重重点头:“就……一眼能看出来干了什么事。”

锦宁沉默。

湘玉又踌躇了会才小声问:“小姐,你这算是和郎君先婚后爱、假戏真做了叭?”

“……”谁教这小丫头的词,先婚后爱是什么鬼!

锦宁渐渐停了脚步,转过头问湘玉:“那,你觉得谢韫这个人怎么样?”

“很好啊,难得一遇的好郎君。”湘玉心思纯真,“郎君是温柔君子,平易可亲,对下人都很大度礼貌,模样又好看,和小姐很相配!”

其它不提。

锦宁对谢韫人品亦是没得挑剔。

可……

“他是谢容的哥哥。”她垂下了眼眸,也不知是和湘玉说,还是同自己莫名失控的心。

湘玉看出她的心结,想了想,开解道:“可谢将军已经不在世了,小姐该告别过去,珍惜眼下的人才对啊!”

“再说……当初小姐只是和将军私下定终身,还未真的过礼定婚事,如今和郎君相爱是名正言顺清清白白的呀。”

相爱……?

是的吧。

锦宁按了按胸口,略有些失神地往前走。

“谢将军很爱小姐,可还未定婚他就管着你不许去那不许做这的,小姐和别的男子多说几句话,表情都要杀人似的,太小心眼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可怕。”

谢容是疆场上杀敌无数的将军,身上气势自然是异于常人的凌厉凶狠。

只眸色一沉,都令人唇齿胆寒。

湘玉这种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丫头哪里顶得住。

“郎君就不会这样啊,”湘玉话音一转,喜道,“虽然是兄弟,可俩人性情天差地别,郎君是温文尔雅,脾气好又尊重人,才不会束缚小姐的自由!”

锦宁默然不语,显然是对湘玉的话亦是认同。

又穿过一道拱门,终于到了谢宅后门,果然见一身素白的方明月携着丫鬟在外面站着干等。

这冰寒地冻的,屋檐上挂着长长的冰溜子,锦宁只是看着就冷,快步过去将怀里的暖手炉塞到方明月冰凉的手里:“傻姐姐,就在这挨冻,快进家里避避寒。”

方明月长相素净,腼腆地笑了一笑:“不冷,我这一身的晦气就不进去了,不能犯了忌讳。”

锦宁拗不过她只能作罢,两人又嘘寒问暖了彼此的近况。

眼看锦宁冻得鼻尖泛红,方明月知道她畏寒,也不再多说,直接表明来意。

“方子显明天安葬,昨天的吊唁你没到场,父亲便让我私下知会你带着姑爷务必来家里参于出殡礼。”

锦宁猜的也是这回事。

前天就有方家的人来报丧。

一则她与方家没半点情分,二则方子显那个狗鸡儿流脓的畜生,死都没个全尸,简直是老天有眼,她才不去。

谢韫知道她在方家遭遇,态度也是同她一样。

方父应该心知这个女儿已经不受他掌控,现在竟派方明月来……

如果她不去出殡礼,只怕方明月在家要受折磨了。

“好,我会去。”锦宁应下,方明月却叹了口气,“妹妹无需为了我走这一遭的,左不过是被父亲母亲骂两句,我已是习惯了。”

“没事的。”

“天太冷了,姐姐拿着这银子,给自己置办些保暖的衣物。”锦宁从怀里摸出钱袋子塞过去,方明月连连推搡,但架不住她真想给,最后只好收下了,“多谢妹妹。”

这时方明月身边的丫鬟却一脸忿忿,似乎有话想说,却被方明月递过去的眼色制止了。

锦宁察觉出什么。

“怎么了,是有什么不妥?”

她这一问,那丫鬟憋不住了,不顾主子的阻拦,红着眼上前来:“夫人心善,如今成了贵人还念着我家小姐奴婢感恩戴德都来不及,怎么会不妥!”

“只是您送给小姐的银两和首饰衣物,多数都让、让那二小姐和六小姐给搜刮了去!最后小姐还是在方家挨冻受欺负啊!”

“恕奴婢斗胆相求,也实在怜惜我家小姐,您送这些外物……不如帮小姐挑个好夫家来的一劳永逸啊!”

“小翠!”方明月尖嗓呵斥了一声。

小翠委屈瘪着嘴退到她身后不再吭声。

方明月朝锦宁笑了笑:“妹妹不要听这碎嘴的丫鬟胡说,我过得很好。”

锦宁道:“她说的也有道理,过后我会留意,碰到合适的青年才俊给姐姐牵线,姐姐喜欢什么样的?”

“为人善良正直就好……”方明月臊红了脸,目光一扫她红肿的嘴唇,抿笑,“别说我了,妹妹这小嘴颜色可真新鲜,我是打扰妹夫的好事了。”

听这打趣,锦宁耳尖微红,在心里头又将谢韫埋怨了一通。

天冷,姐妹俩也没再多说。

回去的路上,小翠神情艳羡地感叹:“谢家不愧是显贵人家,连一个后门都比咱们方家正门气派,四小姐真有福气。”

方明月面色淡淡。

“福气有,心机亦不少。”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