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文本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
  • 完整文本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司夏萌
  • 更新:2024-06-15 05:59:00
  • 最新章节:第44章
继续看书
叫做《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作者“司夏萌”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时觅傅凛鹤,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时觅笑:“我介意什么啊,我和傅凛鹤是和平分手,又不是撕得老死不相往来那种。”“而且,你要是能拿下他公司项目,那可不是平调这么简单的事。有实绩在手,以后你想去哪儿去哪儿,多少大公司抢着要你。”时觅补充,“祝你马到成功。”“谢谢。”林羡琳笑纳,“不过傅凛鹤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人。”时觅:“不用担心,反正你也见不到他人。”林......

《完整文本阅读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精彩片段


背影主人刚好回头,是已换过衣服的严曜。

严曜明显看到时觅眼中从失神到失落的情绪演变。

他看向她:“认错人了?”

时觅不好意思笑笑:“刚那一下还以为看到了熟人,可能好看的人总是相似的吧。”

严曜和傅凛鹤留着差不多的发型,两人身高也差不多,刚那一下,她确实差点误以为看到了傅凛鹤,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气质过于相似给了她错觉还是她晃神太厉害了,那一瞬,她真的以为看到了傅凛鹤。

严曜也笑笑,没有接话,视线在她拿着的检查报告停了停,又看向她脸:“还不回去吗?”

并没有追问。

时觅也没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正准备回去。”

“一起吧。”严曜说,话完已转身。

时觅朝他背影看了眼,手不自觉地往还平坦的小腹抚了抚,这种感觉很复杂,原以为已经断干净了,如今又要因为孩子有更深的羁绊,这也是她举棋不定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真的想桥归桥路归路了,没有羁绊,时间长了,自然也就真放下了。

但有了羁绊,就意味着未来里可能的牵扯不清。

时觅不想留下这样的隐患。

但不留下,又意味着放弃孩子。

想到要放弃,时觅便觉得心脏抽搐着疼。

---------------------

晚上林羡琳给她打电话,明显感觉到时觅有心事。

“发生什么事了?”林羡琳有些担心,“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心事重重的了?在学校过得不顺?”

时觅摇摇头,人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一大早起来的林羡琳先给她来了电话。

两边时差不一样,时觅这边近0点,林羡琳那里刚好接近早上7点。

“刚来能有什么顺不顺的。”时觅人坐在床上,膝盖上搁着只大大的抱枕,单手拿着手机,整个下巴几乎垫在了抱枕上,看着有些蔫蔫的没精气神。

“你今天怎么起来得这么早?”时觅问,“不是十点才上班吗?”

林羡琳公司实行错峰上班,她住得离公司也近,平时都是九点多才起床去上班。

“这不是怕你睡了赶紧起来给你打电话嘛,谁让你跑那么远。”

满嘴牙膏泡沫的林羡琳咕哝着道,时觅被逗笑:“少拿我当借口。要不是公司有事,鬼才信你会早起。”

“忙工作只是顺便,给你打电话才是正事。”林羡琳死鸭子嘴硬,却也不是这么容易被她糊弄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你精神不太好啊。”

“我怀孕了。”时觅没打算瞒她,“在想要怎么办。”

林羡琳差点被嘴里的漱口水呛到,她赶紧着漱完口,冲时觅气急交加:“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啊,傅凛鹤愿意负责就负责,不愿意负责我陪你一起养。”

时觅笑笑,笑容又很快隐去,看向她:“他肯定会负责,但我不想要他的负责。”

“那也没事,我陪你一起养。”林羡琳只用了几秒就想好了解决方案,“我们公司在欧洲也有地产项目,我申请平调过去,可以顺便照顾你和我干女儿。”

时觅看她一眼:“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林羡琳说完又有些心虚,“只要我今天能拿下辉辰的企划项目,申请平调自然不在话下。”

时觅嘴角笑容凝滞了一下。

林羡琳没错过她细微的表情变化,小心问她:“你不介意吧?”

辉辰是傅凛鹤名下集团。

时觅笑:“我介意什么啊,我和傅凛鹤是和平分手,又不是撕得老死不相往来那种。”

“而且,你要是能拿下他公司项目,那可不是平调这么简单的事。有实绩在手,以后你想去哪儿去哪儿,多少大公司抢着要你。”时觅补充,“祝你马到成功。”

“谢谢。”林羡琳笑纳,“不过傅凛鹤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人。”

时觅:“不用担心,反正你也见不到他人。”

林羡琳:“……”

时觅:“你这个是属于商业招商,据我所知目前是韩卉瑛在负责这一块。”

“啊?”林羡琳诧异,“韩卉瑛也在辉辰集团?他们两个不会早勾搭到一块了吧?我说你怎么突然要离婚,原来是……”

“打住。”时觅赶紧制止了她,“我也是决定离婚那天才知道她在公司的。我离婚只是我个人问题,和任何人没关系。”

林羡琳却是不认可:“要是两人什么都没有,那为什么你一提离婚,傅凛鹤就马上同意了?”

时觅:“……”


她鲜少以这么坚定的眼神看他,傅凛鹤记得她上一次以这样的眼神看他的时候是在他们刚欢爱过后,她还脱力躺在他怀中,相贴的肌肤还残留着彼此的体温,她也是以着这样的眼神看他,轻声对他说,“傅凛鹤,我们离婚吧。”

傅凛鹤微微侧开了头,不看她。

时觅看到他侧脸线条微微绷紧,喉结也剧烈地上下滚动了圈,像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她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在一起这么久,她鲜少看到傅凛鹤这样情绪变化的一面。

任何时候他都是情绪平和而包容的,无悲无喜,无怒无伤,像九重天外的谪仙,早已超脱尘世之外,淡泊情志,无欲无求,没有正常人该有的七情六欲。

但这样的情绪变化仅是一瞬,再看向她时,他面容已平静如常:“你自己决定吧。”

时觅露出了笑:“好。”

又轻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你。”

傅凛鹤没有接话,面色淡淡的没什么表情,周身还是有些淡冷的气场。

时觅也没再说话,熟悉的沉默再一次弥漫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以前还在婚姻里时时觅是擅长处理这种沉默的,各忙各的相互不打扰就好,那时还是夫妻,也不用讲究那么多规矩,但现在她是主人傅凛鹤是客,时觅做不到像以前婚姻里时那样心安理得,但又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看着心情不太好的傅凛鹤,正琢磨着要怎么打破沉默时,门铃响了。

“我去开个门,你先坐一会儿。”时觅说,转身想走,又想起茶几置物篮里搁着的检查结果,她怕傅凛鹤看到,马上假装不想让客人看到家里的凌乱般,手迅速把玄关随意挂着的大衣围巾和包包收起,又过去茶几端起置物篮和电视柜上随便摆放的小东西,一起塞进衣柜里,又迅速整理了下头发,一副害怕门外人看到屋里凌乱的一面的样子,一切整理妥当后才回了声“来了”地迎向门口。

自始至终,傅凛鹤只是双臂环胸站在原地,冷眼看着她忙碌而紧张地收拾房间,在她走向门口时终于开口:“门外什么人?这么紧张?”

时觅哪里知道门外什么人,她这么忙碌纯粹是掩饰自己想藏检查报告的举动,她一个人住家里也没客人,因而无所谓检查报告随手放,谁知道都快隔着半个地球了,竟还能偶遇他。

“可能是同学吧。”时觅随口应,拉开房门,看到门外的严曜时一下愣住。

傅凛鹤注意到她动作的停滞,看了她一眼,视线穿过她肩膀,看向门外,看到了门口神色焦灼的严曜,视线一顿。

严曜注意力全在时觅身上,没注意到屋里的傅凛鹤。

“林羡琳刚给我打电话说你下午去医院后就……”

“去医院”几个字让时觅条件反射地推了他一下:“我们去外面先。”

说完就赶紧把房门带上了。

傅凛鹤面色陡然沉了了下来,他稍稍把视线从紧闭着的门口移开,借此平复情绪。

-----------------------

严曜有点讶异于时觅突然的举动,抬头朝屋里看了眼,但时觅顺手带上的门挡住了他所有视线。

时觅把他推到了远离门口的楼梯口,确定屋里的傅凛鹤听不到后才停了下来。

“不好意思。”时觅歉然开口。

严曜往她身后紧闭着的房门看了眼,看向她:“发生什么事了吗?”


时觅第二天下了飞机才看到了傅幽幽发过来的微信。

她和傅幽幽不算熟。

傅幽幽结婚得早,时觅和傅凛鹤也不和他父母一起住傅家老宅,回去的时间也少,见面的机会不多。

偶尔节假日不得不一起回去吃个饭,恋爱脑中的傅幽幽也以她老公家为主,老公不让回来就坚决不回来,因此碰上面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

现实不熟,线上也就没什么话题可聊,况时觅是不喜欢社交的人。

傅幽幽倒是喜欢在家族群里叽叽喳喳,时觅除非被圈出来问话才会出来回一声,要不然大多时候,她的微信和傅凛鹤一样,只是个摆设。

因而对于傅幽幽突然无缘无故问她在不在家这个事,时觅只觉奇怪,但还是礼貌回了她一句:

“不好意思,昨天在飞机上,手机关机了。我现在不在那儿了,有什么事吗?”

傅幽幽等了一天没等到时觅的回复,早已是意兴阑珊,甚至有点被忽视的不痛快。

她大小姐脾气重,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堵着的那口气还没下去,干脆回了她三个字:

“没事了。”

她和时觅不亲,也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前一天会觉得他们离婚了心堵纯粹是因为她是她嫂子,一时间还接受不了傅凛鹤婚姻破裂的现实。

现在情绪经过一夜的沉淀,她已经接受了傅凛鹤可能已离婚的事实。

时觅在她心里的位置,重新归位于陌生人,本来也只是个意外闯入他们生活的陌生人而已。

可能因为从小就有沈妤和傅凛鹤是一对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尽管沈妤这些年一直没消息,但傅幽幽心里一直默认傅凛鹤是在等沈妤的。

因此当时他带回时觅,她理解归理解,但是也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去适应这种时觅取代了沈妤的现实。

结果在她好不容易适应这种现实后,如今又要回到之前先入为主的坚持里,但这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难。

她甚至倾向于相信她母亲方玉珊说的,傅凛鹤和时觅当年是因为孩子结的婚。

孩子没能留下,他们现在也就各归各位而已。

她哥傅凛鹤终究还是要等沈妤的。

这么一想,傅幽幽又觉得时觅可怜,刚还堵着的那口气瞬间下去,为了弥补她刚才的语气不善,她又给时觅补回了个信息:

“嫂子,你怎么在飞机上啊?去哪儿了啊?”

时觅觉得傅幽幽的情绪转变实在奇怪,明明前一秒还看得出来在闹小脾气,这会儿又突然变得有种讨好的热情来了。

傅幽幽以前虽然没有表现出不待见她的情绪来,但也是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不亲近的。

那个时候时觅就看出了她对她有抵触情绪,虽然那时也不知道原因,但时觅是识趣的人,别人不喜欢她,她也就不主动贴上去了。

两年下来各自保持距离倒也相安无事,只是没想着以前不亲近,离婚后傅幽幽突然热情了一把。

时觅摸不透她的心思,也就客气回了句:

“我飞国外了,有点事。”

得到时觅的回复傅幽幽也就放了心。

她也不是真要了解时觅的行踪,不过是想借此弥补一下那点微妙的内疚心理。

时觅的回复只是加深了她对两人离婚的猜测,但过了一夜也没那么在意了,因而也就客气回了她一句:

“这样啊,那你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你也照顾好自己。”

礼貌回完,时觅也退出了微信。

她打车回了住所,房子是在出发前请中介帮忙租下的,房子就租在学校附近,租的是单间公寓。

她行李多,从机场出来,严曜就主动接过了她的行李箱,并一路送她回到了住所。

时觅有些不好意思,忙活完之后,主动提出请他吃饭,没想着严曜打量了眼她的房子后,看向她:“先去医院吧。”

时觅一愣,又有些尴尬。

她没有和严曜说她怀孕的事,毕竟是不算熟的异性朋友,但严曜应该是看出来了,他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严曜问她:“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上次这么问的还是傅凛鹤。

相似的一句话,一下子勾起了时觅物是人非的伤感。

她摇头笑笑,没有说话。

严曜也没再多言,只是转身手指了指门外:“我也住在这栋公寓,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找我。”

说完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时觅电话,看时觅手机响了一声又掐断。

“这是我电话。”他说,“你可以先存着,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可以随时叫我。”

时觅看了眼手机,有些讶异他怎么知道她电话号码。

严曜像是看出她的困惑。

“以前做你们班导时存过你们的电话,我只是试一下,没想到你一直没换号码。”他说。

时觅笑笑:“以前觉得麻烦,就没有换,不过现在打算换掉了。”

这个号码不仅大学毕业时没换,高中毕业她也没换。

它从高三陪着她走到了现在。

以前舍不得换是因为心里还藏着期待和憧憬,那个在在她少女时期给过她温暖的男孩,她舍不得忘记,虽然它从没响过。

严曜深深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觅怔了一下。

严曜还在看她,等她的答案。

“他是个很好的人。”

她说,也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具体形容傅凛鹤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她看来,他确实很好的一个人了。

温柔细腻,体贴周到,对婚姻忠诚,其实并没有哪里不好,只是她比较贪心而已。

严曜点点头,没再追问,换了个话题:“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吗?”

时觅笑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师兄。”

严曜点点头,也不强求:“照顾好自己。”

时觅点头:“好。”

-----------------------

严曜离开后,时觅去医院抽血查了个HCG,检查结果和验孕纸一样,她确实怀孕了。

拿着化验报告单,时觅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坐了很久。

落日的余晖散落在身上,把她本就纤瘦的身影拉得越发细长。

正是渐渐入秋的时节,陌生的街头,入眼皆是陌生的肤色和人群,夕阳下莫名就多了丝身在异乡的寂寥感。

时觅还记得上一次她发现她怀孕时在医院遇到傅凛鹤的心情。

其实兵荒马乱的心情下乍见到他,惊喜之余她是有瞬间安定下来的安全感的。

在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傅凛鹤出现了,并在知道她怀孕后没有丝毫犹豫地给了她解决方案,承担下所有的责任。

那时她不用担心孩子生下来后,她有没有能力给她富足健全的成长环境,不用担心她在单亲环境下长大会不会影响她的身心健康,也不用害怕如果她给不了她完整的家庭,冒然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是不是对她的一种残忍……

所有她担心的问题当年的傅凛鹤都给了她解决方案。

但现在没有傅凛鹤了。

她和他已经彻底结束了,在机场视线相撞的那一眼,他的眼神已经是看陌生人的冷淡,他不会再给她一个选择方案。

她也不可能再去征询他的意见,答案无非是回到两年前的选择或者是继续现在的选择。

因此虽然经过了漫长的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觅并没有想清楚要怎么办。

她的决定关系的不仅仅是一个生命,还有她未来漫长的人生。

私心里时觅是想留下孩子的,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结婚,她对婚姻和爱情没了期待,但她是渴望有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时候的意外怀孕于她无异于是天赐的礼物。

但时觅也很清楚,她给不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和完整的父爱,她在她没出生时就剥夺了她一部分属于正常人的生活,她不知道这对孩子来说是否过于残忍。

她不敢轻易去下这个决定。

漫长的飞行给不了她决断的魄力。

这萧瑟寂寥的黄昏依然给不了。

手里捏着的检查报告一寸寸收紧,时觅长吐了口气,站起身,回头时视线触及一道高大的背影,怔了怔。


时觅手掌从额前刘海往脑后爬过,指腹下能感觉到发根明显的微湿。

她静默了半晌,打量着这空荡美丽的房间,不过才—夜,她反而开始想念她那个并不宽敞却温馨异常的小单间。

房间配有独立的卫生间,洗漱用品—应俱全。

时觅木然地洗漱完,整理好头发,换完衣服,这才拉开房门。

隔壁次卧的房门已经打开。

时觅视线从敞开的房间移向客厅方向,开放式的厨房里,傅凛鹤正在准备早餐。

高大挺拔的身影穿着深色的家居常服,少了几分平日里西装下的凛冽气场,反而多了几分平和的烟火气。

傅凛鹤会做饭,而且手艺还很不错,时觅—直都知道。

但她并没有多少机会能吃到傅凛鹤做的饭,也很少有机会看到这样在厨房里忙碌的傅凛鹤。

人间烟火气从来都不是他生活的—部分,他的人生只有那张方寸大的办公桌。

以前周末他不上班,两个人—起在家的时候,傅凛鹤还是会偶尔做个饭,但很少,时觅不知道是他本身没兴趣,还是因为她已经抢着把活儿都干了,导致他无从展示。

在她常年不上班的时间里,她养成了到点去做饭的条件反射,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她不是—无是处。

但时觅—直很讨厌这样的条件反射。

她已经不记得多久没看到这样的画面了,上—次印象深刻的时候还是在刚结婚时,那时她还怀着身孕,下厨的事全成了傅凛鹤的事。

没想到时间又过了—个轮回。

-------------------------

傅凛鹤敏感察觉到有人在看她,煎蛋的动作—顿,而后回头,看到正盯着他出神的时觅。

“醒了?”他问,顺手关了燃气灶。

时觅轻轻点头:“嗯。”

整个人看着没什么精气神。

傅凛鹤走向她,在她面前站定:“昨晚没睡好?”

时觅迟疑了会儿,而后很坦然地点了点头:“嗯。”

“床不舒服吗?还是不习惯?”他问,抬手替她撩开了垂下的头发。

时觅轻轻摇了摇头:“都不是。”

傅凛鹤深深看了她—眼,并没有追问。

“先吃饭吧。”他说。

时觅沉默点了点头,在餐桌前坐下,看着他忙碌地布菜,而后在她对面坐了下来。

他把热好的牛奶放到她面前:“先喝点牛奶。”

“谢谢。”时觅轻声道谢,端起牛奶慢慢地喝了—小口,又看向对面的傅凛鹤。

傅凛鹤也正在吃早餐,左手端着牛奶,右手叉着片面包。

时觅看着他咬了口面包,不紧不慢地嚼着,又喝了—小口牛奶,他吃饭的动作永远是优雅且赏心悦目的。

傅凛鹤咽完口中的面包才看向她:“吃不下吗?”

时觅轻轻摇了摇头:“没有。”

她也喝了—小口牛奶,这才看向他:“我昨晚做噩梦了。”

傅凛鹤看向她:“什么噩梦?”

时觅:“我梦到我们还没离婚,觉得很窒息。”

傅凛鹤看着她没有说话。

“傅凛鹤,你知道吗?和你结婚的那两年,我其实过得并不快乐。”时觅也看着他,声音很轻。

“有时我会忍不住想,当时那个孩子之所以保不住,是不是因为她体会到了我的不快乐,她知道在这个家里不会幸福,所以她才不要我的。”

傅凛鹤静默了会儿,看向她:“我很抱歉,以前是我疏忽了你。”

“和你没关系,只是我们想要的生活不—样而已。”时觅轻搅着手中的牛奶,嘴唇微微抿起时,她抬头看他,“你放过我行不行?”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