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销巨作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
  • 畅销巨作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小禾棠
  • 更新:2024-06-05 19:26:00
  • 最新章节:第27章
继续看书
完整版古代言情《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方锦宁谢容,由作者“小禾棠”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清润,不施粉黛的小脸柔美清丽,两颊升起的红晕更显娇媚动人,身上被子滑落了点,他能清晰看得那精巧的锁骨和一片肌肤雪白。“阿宁,”少年嗓音顿时喑哑了几分,“我的妻。真想现在就吃了你,日日夜夜,死在你身上也无妨。”锦宁臊得脸通红。只觉得耳朵都不干净没法要了。这低俗下流的脏东西,谁能想到是那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少年冷面将军!“变态......

《畅销巨作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精彩片段

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小禾棠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这本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佚名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 的标签为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并且是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85章 ‘偷、情,写了179963字!

书友评价

希望作者大大多多更新,女主好幸福呀,被两个优秀且深情专一的男人爱着,就是没写哥哥是怎么爱上女主的,希望有独白番外,看书名女主最后和弟弟在一起,而哥哥的性格走向注定结局不怎么好,如果可以希望作者写个现代番外篇哥哥和女主相遇相爱。这样是我个人认为圆满结局。

更新了更新了!(敲锣打鼓)

太慢了,更新[撇嘴][撇嘴][撇嘴][撇嘴][撇嘴][撇嘴][撇嘴][撇嘴]一天就一个?

热门章节

第24章 ‘呜呜,不干净了’

第25章 坏极了

第26章 “脏了”

第27章 最重要的人

第28章 “猛”

作品试读


深夜。

方锦宁睡得正熟,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迷糊醒来,在黑夜中和一双漆亮狂热的眼睛对上。

……她吓得差点看到死去的太奶。

还没喊出声,就被捂住了嘴。

“阿宁,是我,”来人高大,力气大得可怕,轻松将床榻间身单力薄的她牢牢压制,“明日一早我就要离京,这次出征御敌少说也要两年才能回来,你可会想我?”

锦宁心里暗骂这个变态,大半夜又来这一出,急喘着气点头,推搡着他的手,她快要被捂死了!

谢容手掌缓缓挪开,借着床尾摇晃的烛光看清了身下人模样。

少女青丝铺散,眼眸清润,不施粉黛的小脸柔美清丽,两颊升起的红晕更显娇媚动人,身上被子滑落了点,他能清晰看得那精巧的锁骨和一片肌肤雪白。

“阿宁,”少年嗓音顿时喑哑了几分,“我的妻。真想现在就吃了你,日日夜夜,死在你身上也无妨。”

锦宁臊得脸通红。

只觉得耳朵都不干净没法要了。

这低俗下流的脏东西,谁能想到是那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少年冷面将军!

“变态!不许说死字!”她红着耳尖斥他。

谢容倒是低低笑了,偏头吻上她的唇,气势汹汹似要将人整个吞吃入腹。锦宁仰着头,细白双臂勾着他脖颈回应,终是先败下阵来眼前眩晕不止。

“好难受……你走吧,别折磨我了。”

“能有我难受?”他意有所指。

锦宁秒懂。

羞愤欲死。

谁说古人封建古板的,比她这个穿来的现代人还不要脸。

谢容眼神沉沉地望她,喉结滚动,覆着粗粝硬茧的手在她耳畔摩挲:“阿宁,我想……”

“不,你不想。”锦宁看那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变态事,一口打断,没得商量,“说好了成亲之后才能做,现在不行。”

“……”静谧的黑夜一时只有彼此狂乱的心跳和呼吸声。

良久,谢容才无比低沉嘶哑的‘嗯’了一声。

在锦宁以为他该走了的时候,一只手按着她后颈,几乎是蛮力将她身上兜衣的系带扯开。

“谢容!干什么!”她惊呼。

对方竟是将那贴身小衣拽了下来。

他本该执着刀剑的掌心,捏着那柔软小小的一片,还沾着她的温度和香气。

在锦宁难以接受的目光下。

谢容面不改色,将那小衣珍宝似的收进怀里放着:“在军中,想你的时候,便用它来纾解一下相思之苦。”

“……”

变态!

最好只用来解相思,不解其它的。

谢容仔细而专注地瞧着她面容,指尖缓缓划过她的眉眼,鼻子,嘴唇,她亦不舍得眨眼地望着他的眼睛。

“此次胜仗归来,我们就成亲。”

施令惯了的少年将军生带一股高位者的威慑。像是情话,又像是威慑性的命令。

“乖乖等我回来娶你,不许和别的男子走近。”

“京城有我安排的眼线盯着你,倘若你敢背弃约定或者不忠于我,待我归京……”

他眼神暗了暗,齿间逼出四个字来像是威胁:“定不饶你。”

“……”锦宁心尖颤了颤。

谢容给了她在这世界生存下去的庇护,同时也有极强的占有欲。

毫不怀疑,如果她敢背叛,会死的很惨。

一番折腾,他终于要翻窗原路返回了。

方锦宁咬唇,手还是伸出被子,抓着谢容衣摆轻轻扯了下。

烛灯明暗摇晃,在黑夜散着柔情缱绻的昏光,外面小肥猫喵喵奶叫声传进来,猫爪子扒着木窗沿刮蹭。

谢容回头,两人最后四目相视。

锦宁垂眼:“我等你凯旋,平安归来娶我。”

——

两年后,胜仗的消息自边疆传来京城。

主帅谢容领兵击退匈奴,并收复珩州一带多个州郡,为我朝收复疆土无数。

然而,捷报传来的同时,还有一个令景国上下悲痛扼腕的噩耗。

这位战功累累、长枪策马平乱世的少年将军,本该归京受万人敬仰,却被敌军奸细小人暗算坠崖身亡,尸骨无存。

铜镜中映着梳妆的女子,清丽的小脸在得知噩耗后霎时面如死灰,手中青簪‘咣啷——’滑落,碎了一地。

“谢容,”锦宁身体僵直,眨眼间便怔怔地下了泪来,“……死了?”

婢子湘玉也红了眼圈。

她惋惜少年将军身亡,也心疼自家主子。

小姐是方家不受宠的庶女,前些年性子卑怯过得连下人都不如,一场大病后变得生动活泼了许多,还和那少年骁勇的谢将军相恋,眼看日子好过下去,这下……

“小姐,您不要太伤心了!”

锦宁不仅伤心,还病倒了。

这古代后宅的日子太可怕,如今谢容死在边疆,方家人肯定又要逼她给五十岁的富商老头做小妾。

她不喝药,想死。

就这么病死,眼一闭一睁说不定就回到现代世界了。

可没等她病死,方家人就将她强压进了谢家的迎亲喜轿。

锦宁拼了命地挣扎,身单力薄的还是被几个粗使婆子摁着四肢逃脱不得。

“我不要冥婚,不要嫁给死人!”

“你们这群封建臭傻逼!放开我!”

婆子听了连忙道:“小姐这说的什么蠢话,当今圣上反对活人死人配冥婚,谢家忠良,怎么可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锦宁愣住:“那是……”

婆子喜眉笑目:“小姐是富贵夫人命,谢家嫡子死了,道士一算,您生辰八字又和谢家长子相配,那郎君身子骨不好,如今性命垂危,就靠您嫁过去冲冲喜气呢!”

“…………”操!

冲喜?

嫁给谢容那体弱多病的哥哥?太荒唐了!

还不如和谢容冥婚!

“我不嫁!”谢容若知道她嫁给了他哥哥,气得在地下黑化成厉鬼头子上来抓她怎么办?!

虽说不提倡封建迷信,但她穿到这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古代,本身不就是个无解的玄学!

方家族人冷笑,一碗软筋散灌进她肚子里。“嫁不嫁由不得你选!谢容都死了你还能嫁进谢家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还是你宁愿给那王家五十岁的富商老头做小妾?”

“…………”

两列囍仗劈开街市行过,声势浩大的队伍迎得新娘子上轿。

盖头下,少女泪水划过面颊,“啪嗒——”滚落在喜服上洇湿出小片痕迹。

锦宁心如死灰。

救命。她只想回家找妈妈……

————

————

排雷:

[占有欲强偏执病娇坏种×软妹·古言版,这类型永远爱。

男强女弱,女鹅就是怂怂软包子,以为遇到的都是天下第一好男人,被连哄带骗上了贼船才发现疯男人真面目,怕得掉泪想逃逃逃还是被qza。

本文含·男失忆·雄竞·强制·男洁·总之狗血·设定放这了不喜慎入。]

特大雷:女鹅和哥会有夫妻之实,哥很坏很毒但身子骨弱是真的,弟很疯很强女鹅受不住也是真的,结局1v1。

小说《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弟亡嫁兄,谢容去世不到一年,就能和他的哥哥如此柔情蜜意。”

方明月两袖中揣着暖手炉,似是感慨:“我这妹妹勾男人的手段依旧高明呢。”

小翠一撇嘴,点了点头:“对!要不说四小姐当初能攀上谢将军呢!”

“可惜,将军英年早逝……”

方明月踏着积雪微微晃神,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浮出些意外深长地笑。

喃喃道:“若是谢容回来……”

她是见识过的。

谢容,外人眼里杀伐冷血的少年将军,对她那妹妹有多重视、看得有多紧。

那次是俩人一同去戏楼听曲,坐在她们后桌的一个年轻郎君让人送来了精致糕点,还朝锦宁颔首一笑,分明是有结交之意。

可没多久,着一身银铠轻甲的谢容竟出现在戏楼!

方明月永远记得那情景。

高大少年身上轻甲泛着冰冷色泽,身上是历经过尸山血海的杀伐之气,墨发高束,还透着些少年气的眉目阴气沉沉,目光在场下微微一扫,直接将后桌那年轻郎君踹出了戏楼,全场震悚,无一人敢发声。

而她那好妹妹已吓得逃开,却又被少年轻易一把拦腰抱起。

“阿宁胆子越发大了,来这也不提前同我商议,”他嗓音无甚情绪,“这双不听话的腿,依我看不如折了去。”

锦宁看着是气闷极了,却又软趴趴靠在一脸冷寒的少年怀中,说了什么。奇异的是,少年眉眼当真缓和了几分,牵着她上了二楼只有身份显贵之人才能进的独立包厢里听曲去了。

方明月不清楚锦宁说了什么,能让动怒的少年将军转瞬没了脾气。

总归是些软糯糯哄人的话。

她这妹妹自十四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再醒来就一改怯懦,变得活泼伶俐许多,明明人还是那个人,身上却多了些她说不出但格外吸人眼球的东西,也勾得不少男人魂牵梦萦。

后来她才知道。

原来谢容当时正在校场训练士兵,一边派人监视锦宁,甚至动用传信鸽,只为能让人将她动向及时传递给他,是以直接从校场赶来了戏楼。

甜蜜吗?

方明月没觉出来,反倒有些悚然,这种人只怕是不太正常,根本是将人捏在掌心里时刻控制着、占有着,若有一天不如他的意……

更别说,如今……锦宁可是身心一致背叛了谢容。

她和他的哥哥相爱、缠绵。

若谢容回来,一定会气得疯魔,甚至杀人。

对,他会杀了锦宁。

寒风冷刀子似的刮在脸上,方明月回了神,莫名叹了口气。

“可惜啊……”

谢容死了,不会知道自己的心爱珍宝已嫁作他人妇。

——

想着反正是在自己家,锦宁就将暖手炉给了走回去的方明月,回住处的路上她两只手冰凉凉,缩在袖子里都要冻僵了。

在走至长廊时,迎面就看到了站在另一端等她的谢韫。

寒风冷峭,他披着墨蓝鹤氅,身形清瘦,肤色略显苍白病气,望着她的双眼却温润含笑。

锦宁垂了垂眼,一言不发,闷头走过去被青年捉住了手:“冷不冷,手这么凉。”

“暖手炉呢?”

一旁的湘玉立马如实答了。锦宁挣扎想要抽回手,谢韫宽大手掌裹着她不松,语笑吟吟:“我的手是热的呢,帮卿卿暖一暖。”

锦宁瞪向他:“不用,放开。”

谢韫薄唇轻轻抿着,肤白若雪,多情又温柔的眸子安静注视她,漆黑的睫半垂,什么也不说,偏就透出一股惹人怜的脆弱和淡淡忧愁来。

“……”

就完蛋。

她软硬都吃:)

锦宁轻轻叹气服软,由他牵着走。

谢韫得了糖的孩子一般展露笑意,眼里带光,修长手指慢慢与她手指相扣,眉梢轻挑:“卿卿的手好小,好软。”

青年掌心干燥温暖,热意由紧贴相蹭的肌肤纹理不断地传来,锦宁莫名觉得酥痒。

她微别过脸,不去看他。

谢韫沉默片刻,轻道:“还是不打算理我?”

锦宁淡淡的:“不想说话而已。”

谢韫盯着她不挪眼,一笑:“可我每当和卿卿在一起,总是忍不住话多了些,嗯……卿卿不会嫌我烦吧?”

“……”

说嫌烦怕他当场抑郁,说不烦怕他恃宠而骄。

啧。恋爱脑,叉出去啊!!!

锦宁最后选择装没听见。

谢韫也并未追问,揉了揉她的手指尖:“是要去方家吗?”

锦宁轻点头:“方子显明天下葬,我如果不去,三姐在家要受责问,反正也就是走一趟的事。”

“我陪你一起。”

“不用,天太冷了,你身体不行,万一受了风寒就麻烦了。”

锦宁说完抿唇一怔,暗暗瞥了眼谢韫。

听说男人不能听.不行,否则为了证明自己很行可能会做出一些不可描述的事诶?

他……

但见谢韫神色自若,眉目含笑,没有丝毫影响。

锦宁松了口气,她这个心啊,脏得很,不要将自己的废料思想安插在别人身上好吧,按谢韫的性子只会想到这是在担心他。

……她本来也只是单纯担心。

谢韫不知她丰富多彩的内心戏,倒是也没在这个事上再多言。

至于‘行不行’。

他淡笑不语,手指腹轻轻慢慢摩挲她柔嫩手背。

来日方长。

以后会身体力行的向卿卿证明他到底行不行。

小说《嫁给心上人他哥后,我开启修罗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锦宁震惊谢韫不孕不育、

更震惊在这样一个男权时代,在这样的场面,他为了维护妻子,不在意面子将自己的阴私说出来。

要知道,就是在现代,有多少夫妻生不了小孩,即便是男人的问题,也总是女性在背锅。

锦宁在这一刻对这个病弱夫君有了一丝触动。

他人是真心的不错……

放在现代。

他这样一个温和仁善、知节守礼、待人体贴、有钱有颜、没任何不良嗜好、关键还不孕不育的适龄青年。

简直是找老公的第一佳选啊!!

察觉锦宁的目光,谢韫转头看她,唇轻轻一弯,分明是温柔得不像话。

晚膳在一片诡异的静默中结束,没人再提催生的事,临走了谢啸用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看这小两口,最后重重一叹甩袖而去。

锦宁:……

看给他愁的。

纯真心建议,公公你和婆婆晚上努努力再生一个更容易点。

回了院子,洗洗干净锦宁就钻进了被窝。

古代没什么娱乐工具,她也养成了七点睡七点醒的完美作息。

以防别人起疑,她和谢韫同住一屋,不过她是睡床,谢韫是睡在挨着床放置的矮塌,中间还隔着层床帘。

要说这个锦宁又想起了尴尬事。

她一直以为自己睡觉很老实,直到几次早晨醒来发现自己在他床上,显然是睡觉时不知不觉滚过去的……

所幸谢韫平时要上朝,起的很早,她醒来看不到人也就捂脸滚回自己床上了。

想到这,锦宁拽起小被子盖过下巴、默默往墙的一方躺了躺。

此时屋中安静,愈显那走进来的脚步声清晰可闻。

锦宁睁着眼,碍着男女之别她早早放下了遮床的帘布,烛火摇曳,青年的影子倒映在那帘布上恍人眼。

……谢韫是真的不孕不育吗?

锦宁好奇起来这个。

她坐起身,只将脑袋探出帘布,朝那灯下看书的病弱青年唤了声。

“谢韫。”

谢韫应是刚洗过澡,身上穿着素白单衣,外面披了件鹤氅,靠着竹椅在低头翻阅古书。

闻声,青年抬眼,苍白指节压着书页。

他望向她,微微歪头一笑:“卿卿叫我?”

锦宁眨眼,张口想问,话却突然哽在了嗓子眼。

……呃。

‘请问你底下那根东西是真的不能生吗,是一点举不起来还是可以正常使用只是不能生呢,我真的有些好奇。’

这样问的话真的超级尴尬吧:)。

所以锦宁及时刹车,硬生生转了个话题。“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也会遇到一个真心相爱的女子?”

谢韫沉默了瞬。

他合上书,似有失神:“以往从未想过,只是最近才不得不承认,人皆有七情六欲,我亦是凡尘俗人。”

“哦?”

锦宁眼睛一亮,难得嗅到了八卦的味道,“难不成……你有动心的女子了?”

被他这样温柔的人喜欢,那个女生以后绝对很幸福!

谢韫垂眼,略一静默后,提起了唇,笑意却隐含苦涩:“是不该动心之人,她非我能妄想。”

什么什么?不该动心的?

难道是造化弄人爱上了有夫之妇!?还是碍于世俗的龙阳之恋?!

刺激!

锦宁突然来了精神,到底谁呀谁呀!敲击想知道欸!

她想知道,可谢韫却不再出声,显然是不想多说。

锦宁虽抓心挠肝的好奇,却更注重与人相处要有边界感,便憋着不再追问。

直到陷入睡梦中的前一刻,她都在臆想,病弱夫君到底是对哪个不该动心的姑娘动了心呢……

窗外冷茫,月色落在寒霜上流转起银光。

房内烛火摇曳,在黑夜独留出一片旖旎光景。

青年将熟睡的人儿从床上抱下来,拥入怀里而睡,在她发间深嗅,落下一吻。

“卿卿……吾爱。”

他嗓音低柔,轻叹似的。

“何时才能忘了阿弟,我快要等不急了。”

……

翌日一早,天还未大亮。

地龙烧了整夜,门窗紧闭,房里暖而闷。

锦宁还没醒来,迷糊中感觉身子发了汗的热,想蹬开被子,膝盖却似乎顶到了什么别的东西。

又软又硬……?

触感实在难以描述。

像是……

锦宁昏昏沉的脑壳猛地一紧,全身顿时僵了住。

五感渐渐复苏,鼻尖萦绕的药香很熟悉,搂抱着她的那只手也很难忽略。

不会吧不会吧?

她颤巍巍地将眼睁开,立时被吓得清醒。

天。

什么情况?她怎么又滚到谢韫床上了!

锦宁僵硬的一动不敢动,只因这次谢韫没去上早朝,今天休沐日,他还在这张床上睡着,而她正依偎在他怀里……

入目是对方衣襟下半露的洁白锁骨,视线再往上是明显凸起的喉结,再上移是那苍白精致的下巴。

——停!

锦宁猛地收回视线,小脸涨红。

她发誓,真不是故意的,也不是女变态,真就老实的睡在自己床上啊,不知怎么就滚到谢韫床上了?!

……看来以后晚上睡觉前该拿个绳先把自己手脚绑在床上才行。

锦宁咬牙强行冷静下来,谢韫还没醒,只要逃离现场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就没事了!

对!就是这样!

现在两人是互相依偎的睡姿,谢韫接近平躺,右手臂却揽着锦宁拥在怀里。

而锦宁侧睡着,脑袋枕在他胸膛,腿夹着他的腿,简直把对方当成人形抱枕搂着睡了。

极为小心翼翼地将腿拿下来,一个念头却又不合时宜的在她脑中冒出。

所以、依照姿势推测、她刚才膝盖碰到的东西,是……

回忆起方才不可言状的触感。

锦宁放空三秒后意识到什么,头皮发麻,羞耻的想原地消失。

作为一个熟读各种‘文学’,并且被普及过性.教育课的现代女性,她对那方面绝不算陌生。

所以由此亲身经历,她得知了一个结果:

谢韫并非不举,起码他男性晨.勃的生理功能是正常的。

而且他看着清清瘦瘦……尺寸倒不俗。话说谢家兄弟都这样,这就是家族基因天赋吗……

现在不是思考基因学的时候好吗!意识到这个后锦宁立即定下神,不由屏住呼吸将身子调整到适合脱身的姿势。

然而这次她刚一挣动,眼前人阖着眸皱了皱眉。

显然下一刻就要睁开眼。

直接这样说的话,真的会超级尴尬呢。

锦宁放下手,轻咳了声,含糊道:“……母亲想让家里添新人,把她身边一个擅长食补的嬷嬷调来了我们院里,以后你的饮食由李嬷嬷管。”

谢韫心下了然。

他长睫微垂,静默了片刻,抬眼望着她:“卿卿喜欢孩子吗?”

“……”

锦宁顿时语塞。

她心头微乱,手指不禁绞紧了衣袖,他这样问什么意思啊?

他想要孩子?

他不是不孕不育吗?

而且他们还没到上床那一步,这个话题莫名让她有点羞耻。

锦宁垂下眼,轻轻摇首:“我不喜欢。”

生孩子什么的,太可怕了,这辈子都不要。

“你,”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禁不住好奇,小声问,“你之前说,你体弱,不能生,是真的么?”

话落,锦宁又有些后悔。

她意识到这种问题,若是真的,对男人的自尊心多半是极具毁灭性的。

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她收不回来,悄眼看他表情。

幸好,谢韫表情没有异样,是真真沉着端正,不在意这些东西。

锦宁刚一松口气,青年却直起了身来,那双瞧人的眉眼一如既往的温柔,又好像暗藏着些晦暗汹涌。

她微微怔住,下一刻,身子忽而失重悬空。

她被青年拦腰抱了起来。

锦宁本能地攀住他的肩,心跳微乱,软声道:“你干嘛啊……”

谢韫淡笑不语,似乎很是轻松地抱着她走去内室,呼吸却微不可察的喘了点。

锦宁身体有些僵硬,目光落在他苍白清瘦的颈上,皮下有道微微鼓绷起的淡色青筋,顿时不敢使劲挣扎了。

病弱夫君身子骨是真的不太好呀。

这么抱她,分明喘气都有点费力,还要强撑面不改色。

——不敢想以后如果真的做羞羞事,他在床上也是这样式的风格怎么办?

体力跟不上欲望,明明吃力,为了男人尊严偏偏兀自咬牙硬撑,难不成真像顾氏说的要她多……主动一些?

等等,她怎么想到那上面去了?

这废料脑子真是每天该死的黄出一个新高度:)

锦宁回神后,脸烫的不行。谢韫在矮塌坐下,抱着她却不放手,锦宁就变成了坐在他腿上,这个姿势,春天衣衫算是薄的,她无比清楚稍一不注意就会压着什么……

屁股都僵着不敢乱动。

“你到底……唔!”

刚一张嘴,青年揽在她腰间的那只手臂收紧,隐隐带着压迫,抬起她的下颌,一言不发,径直朝那粉润软唇低头吻了上去。

锦宁所有声嗓堵了回去,也未反应过来,就被捏着下颌,谢韫头一回略显粗蛮,顶开唇齿,径自往里闯。

她仰着雪白的颈,有点不喜欢这个突然其来的强吻,拿手抵着他肩,皱着眉头倒也没真的推开。

然而下一刻,她的杏仁眼却惊得睁大了。

她头皮发麻,明显感觉到底下有什么在顶……。

就是在这短短的几息,从那逐渐抬.头到越来越威.武,这些可怕又奇异的变化,隔着薄薄衣料,锦宁无比清晰的全部直观感受到。

她的屁股——

好脏好脏好脏、不干净了!!

锦宁全身紧紧绷着,再也不顾谢韫的什么身子骨如何,惊慌又羞恼地抬手挣扎起来。

“卿卿别恼。”

谢韫却在她生气要挠人的前一刻撤了身,他舔舔唇,眸子光泽润亮又蛊人:“我患病是真,但那方面是不受影响的,你可感觉到了?”

感觉个鬼!

锦宁只觉得下边撞上了会吃人的洪水猛兽!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