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畅销书籍
  •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畅销书籍
  • 分类:现代都市
  • 作者:司夏萌
  • 更新:2024-06-11 23:21:00
  • 最新章节:第16章
继续看书
小说《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时觅傅凛鹤,文章原创作者为“司夏萌”,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先婚后爱 双向奔赴 追妻火葬场 豪门】她喜欢他,从上学时期就喜欢他,可他太优秀了,优秀到她无法靠近。本以为这份感情要埋在心底,谁知一场同学聚会,让两人有了交集,甚至还擦枪走火……事后,他:“结婚吗?”她以为暗恋成真,便同意了,可谁知,婚后生活索然无味……后来,她实在受不了他每天只有工作的生活,确定离婚重新开始,他也同意了。一切都结束了。可转眼,他又来找她……她:“我们已经离婚了。”他:“那我,重新追你,可以吗?”...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时觅第二天下了飞机才看到了傅幽幽发过来的微信。

她和傅幽幽不算熟。

傅幽幽结婚得早,时觅和傅凛鹤也不和他父母一起住傅家老宅,回去的时间也少,见面的机会不多。

偶尔节假日不得不一起回去吃个饭,恋爱脑中的傅幽幽也以她老公家为主,老公不让回来就坚决不回来,因此碰上面的机会更是少得可怜。

现实不熟,线上也就没什么话题可聊,况时觅是不喜欢社交的人。

傅幽幽倒是喜欢在家族群里叽叽喳喳,时觅除非被圈出来问话才会出来回一声,要不然大多时候,她的微信和傅凛鹤一样,只是个摆设。

因而对于傅幽幽突然无缘无故问她在不在家这个事,时觅只觉奇怪,但还是礼貌回了她一句:

“不好意思,昨天在飞机上,手机关机了。我现在不在那儿了,有什么事吗?”

傅幽幽等了一天没等到时觅的回复,早已是意兴阑珊,甚至有点被忽视的不痛快。

她大小姐脾气重,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这会儿堵着的那口气还没下去,干脆回了她三个字:

“没事了。”

她和时觅不亲,也说不上喜欢不喜欢,前一天会觉得他们离婚了心堵纯粹是因为她是她嫂子,一时间还接受不了傅凛鹤婚姻破裂的现实。

现在情绪经过一夜的沉淀,她已经接受了傅凛鹤可能已离婚的事实。

时觅在她心里的位置,重新归位于陌生人,本来也只是个意外闯入他们生活的陌生人而已。

可能因为从小就有沈妤和傅凛鹤是一对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尽管沈妤这些年一直没消息,但傅幽幽心里一直默认傅凛鹤是在等沈妤的。

因此当时他带回时觅,她理解归理解,但是也是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去适应这种时觅取代了沈妤的现实。

结果在她好不容易适应这种现实后,如今又要回到之前先入为主的坚持里,但这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难。

她甚至倾向于相信她母亲方玉珊说的,傅凛鹤和时觅当年是因为孩子结的婚。

孩子没能留下,他们现在也就各归各位而已。

她哥傅凛鹤终究还是要等沈妤的。

这么一想,傅幽幽又觉得时觅可怜,刚还堵着的那口气瞬间下去,为了弥补她刚才的语气不善,她又给时觅补回了个信息:

“嫂子,你怎么在飞机上啊?去哪儿了啊?”

时觅觉得傅幽幽的情绪转变实在奇怪,明明前一秒还看得出来在闹小脾气,这会儿又突然变得有种讨好的热情来了。

傅幽幽以前虽然没有表现出不待见她的情绪来,但也是刻意和她保持距离不亲近的。

那个时候时觅就看出了她对她有抵触情绪,虽然那时也不知道原因,但时觅是识趣的人,别人不喜欢她,她也就不主动贴上去了。

两年下来各自保持距离倒也相安无事,只是没想着以前不亲近,离婚后傅幽幽突然热情了一把。

时觅摸不透她的心思,也就客气回了句:

“我飞国外了,有点事。”

得到时觅的回复傅幽幽也就放了心。

她也不是真要了解时觅的行踪,不过是想借此弥补一下那点微妙的内疚心理。

时觅的回复只是加深了她对两人离婚的猜测,但过了一夜也没那么在意了,因而也就客气回了她一句:

“这样啊,那你要照顾好自己。”

“好的,你也照顾好自己。”

礼貌回完,时觅也退出了微信。

她打车回了住所,房子是在出发前请中介帮忙租下的,房子就租在学校附近,租的是单间公寓。

她行李多,从机场出来,严曜就主动接过了她的行李箱,并一路送她回到了住所。

时觅有些不好意思,忙活完之后,主动提出请他吃饭,没想着严曜打量了眼她的房子后,看向她:“先去医院吧。”

时觅一愣,又有些尴尬。

她没有和严曜说她怀孕的事,毕竟是不算熟的异性朋友,但严曜应该是看出来了,他只是一直没说而已。

严曜问她:“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上次这么问的还是傅凛鹤。

相似的一句话,一下子勾起了时觅物是人非的伤感。

她摇头笑笑,没有说话。

严曜也没再多言,只是转身手指了指门外:“我也住在这栋公寓,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找我。”

说完他掏出手机,拨通了时觅电话,看时觅手机响了一声又掐断。

“这是我电话。”他说,“你可以先存着,有什么需要的地方你可以随时叫我。”

时觅看了眼手机,有些讶异他怎么知道她电话号码。

严曜像是看出她的困惑。

“以前做你们班导时存过你们的电话,我只是试一下,没想到你一直没换号码。”他说。

时觅笑笑:“以前觉得麻烦,就没有换,不过现在打算换掉了。”

这个号码不仅大学毕业时没换,高中毕业她也没换。

它从高三陪着她走到了现在。

以前舍不得换是因为心里还藏着期待和憧憬,那个在在她少女时期给过她温暖的男孩,她舍不得忘记,虽然它从没响过。

严曜深深看了她一眼,突然开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时觅怔了一下。

严曜还在看她,等她的答案。

“他是个很好的人。”

她说,也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具体形容傅凛鹤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她看来,他确实很好的一个人了。

温柔细腻,体贴周到,对婚姻忠诚,其实并没有哪里不好,只是她比较贪心而已。

严曜点点头,没再追问,换了个话题:“需要我陪你去医院吗?”

时觅笑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师兄。”

严曜点点头,也不强求:“照顾好自己。”

时觅点头:“好。”

-----------------------

严曜离开后,时觅去医院抽血查了个HCG,检查结果和验孕纸一样,她确实怀孕了。

拿着化验报告单,时觅在医院门口的长椅上坐了很久。

落日的余晖散落在身上,把她本就纤瘦的身影拉得越发细长。

正是渐渐入秋的时节,陌生的街头,入眼皆是陌生的肤色和人群,夕阳下莫名就多了丝身在异乡的寂寥感。

时觅还记得上一次她发现她怀孕时在医院遇到傅凛鹤的心情。

其实兵荒马乱的心情下乍见到他,惊喜之余她是有瞬间安定下来的安全感的。

在她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傅凛鹤出现了,并在知道她怀孕后没有丝毫犹豫地给了她解决方案,承担下所有的责任。

那时她不用担心孩子生下来后,她有没有能力给她富足健全的成长环境,不用担心她在单亲环境下长大会不会影响她的身心健康,也不用害怕如果她给不了她完整的家庭,冒然把她带到这个世界是不是对她的一种残忍……

所有她担心的问题当年的傅凛鹤都给了她解决方案。

但现在没有傅凛鹤了。

她和他已经彻底结束了,在机场视线相撞的那一眼,他的眼神已经是看陌生人的冷淡,他不会再给她一个选择方案。

她也不可能再去征询他的意见,答案无非是回到两年前的选择或者是继续现在的选择。

因此虽然经过了漫长的十几个小时的飞行,时觅并没有想清楚要怎么办。

她的决定关系的不仅仅是一个生命,还有她未来漫长的人生。

私心里时觅是想留下孩子的,她这辈子大概都不会再结婚,她对婚姻和爱情没了期待,但她是渴望有自己的孩子的,这个时候的意外怀孕于她无异于是天赐的礼物。

但时觅也很清楚,她给不了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和完整的父爱,她在她没出生时就剥夺了她一部分属于正常人的生活,她不知道这对孩子来说是否过于残忍。

她不敢轻易去下这个决定。

漫长的飞行给不了她决断的魄力。

这萧瑟寂寥的黄昏依然给不了。

手里捏着的检查报告一寸寸收紧,时觅长吐了口气,站起身,回头时视线触及一道高大的背影,怔了怔。

小说《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傅凛鹤已出了门,直接进了个人专属电梯,长指往电梯按键“-1”一压,电梯门缓缓关上,急急追出来的柯湛良只来得及看到他俊脸上的紧绷。

傅凛鹤直接下了地下一楼停车场,人没走到车前,手已拿起车钥匙朝车子方向一按,“嘀

《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这本连载中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现代言情、甜宠、霸总、佚名现代言情、甜宠、霸总、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810章 810,已经写了1495053字,喜欢看现代言情、甜宠、霸总、 而且是现代言情、甜宠、霸总、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剧情不是一般的拖沓,事件也交代不清楚……

现在很后悔为什么没先看评论就看了这本,还是熬夜追的,非常后悔

真的很好奇如果要让女主回来怎么写,都泡了这么多天了。直接掉下去穿越吧,开启下一部写作。

热门章节

第529章 “她人已经没了你知不知道?”

第530章 追责

第531章 追责(下)

第532章 一个也不放过!

第533章 傅景川从不知道,原来失去时漾,可以这么痛

作品试读


“你并不打算告诉我。”他说,不是疑问,而是肯定,黑眸依然是动也不动地落在她脸上。

时觅避开了他的眼神,轻声开口:“告诉你又能怎么样呢?你并没有决定权。”

傅凛鹤:“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依然是平静到近乎冷寂的嗓音。

时觅抿唇没有说话。

傅凛鹤也看着她不说话。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

许久,傅凛鹤终是先出声打破了沉默。

“留下她,这么难吗?”他问,声音很轻。

时觅眼眶有些红,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不是她想不想留下,是能不能的问题。

傅凛鹤看到了她眼眶的湿润,他往前—步,突然张开手臂,轻轻抱住了她。

时觅—怔,反应过来时用力想挣开。

傅凛鹤紧紧搂着她,不让她挣脱。

“时觅。”他轻声开口,成功阻止了她的挣扎。

“我想要和你的孩子,你别轻易放弃她。”

他声音很轻,把时觅眼泪—下就给勾了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压下喉头的哽咽,她轻轻推开了他,没有点头说“好”,也没有摇头说不要。

她没决定好的事她从不会为了赌气而和傅凛鹤闹。

“我现在没办法答应你。”她轻声说,看向他,“我没有决定好要不要留下她,或者说,她自己也没有决定好,要不要留下来。”

她从抽屉里取出今天的检查报告,递给他:“你是怎么发现的?”

傅凛鹤接过了她递过来的检查报告,视线在诊断意见的“早孕”两个字上停了停。

明明是早已察觉到的可能,可是当真的看到它的那—刹那,心脏还是仿似被什么击中了般,轻飘飘的感觉很奇妙。

他甚至忍不住开始想象,孩子在时觅腹中时的样子,出生时的样子,以及不断长大的样子……

每—个想象都让他对这个小生命的期待变得真实有实感。

手指拿着的报告单因为心底的这份期待微微皱起。

傅凛鹤看向了时觅:“还是吐得厉害吗?”

他眼神的温柔让时觅有些招架不住。

她微微转开了头:“还好。”

傅凛鹤轻“嗯”了声,视线在她略显清瘦的身上停了停,而后看向她:“我见过你怀孕的样子。”

所以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突然的消瘦,以及茶几上的检查报告让他产生了模糊的猜想,但当时并没有深想,时觅故意给他个血常规报告才显得有些欲盖弥彰了。

再加上她遮遮掩掩的态度,傅凛鹤要猜出来并不难。

时觅没再说话,从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开始,她就知道瞒不过傅凛鹤,只是看他要不要拆穿而已。

“我想搬过来。”傅凛鹤说。

时觅下意识拒绝:“不行。”

“要不然你搬到我那去。”傅凛鹤给了她另—个选择。

时觅还是摇头:“我不要。”

“你只能选择—个,我过来,或者你过去。”傅凛鹤在这个问题上很强硬,“我不可能让你—个人。”

“……”时觅发现傅凛鹤强硬起来她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空间。

“你不要这样子,傅凛鹤。”时觅试图心平气和和他讲道理,“我不可能和你再住—块。”

“我那里是套房,有两个房间,我不要求和你—个房间。”傅凛鹤很平静,“你就当是室友合租吧。”

时觅:“……”

“这个孩子有我—半的责任,我不可能放任你和孩子不管。”傅凛鹤说着看了眼她仅有—张床的卧室,看向她,“你不同意,只能是我搬过来。”

时觅:“……”

“时觅,这关系到你和孩子的安危,这件事我不可能依你的意思。”他看着她道,平静却强硬,“你现在收拾,还是我回去收拾。”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1489

小说《离婚后,豪门大佬追妻火葬场》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背影主人刚好回头,是已换过衣服的严曜。

严曜明显看到时觅眼中从失神到失落的情绪演变。

他看向她:“认错人了?”

时觅不好意思笑笑:“刚那一下还以为看到了熟人,可能好看的人总是相似的吧。”

严曜和傅凛鹤留着差不多的发型,两人身高也差不多,刚那一下,她确实差点误以为看到了傅凛鹤,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人气质过于相似给了她错觉还是她晃神太厉害了,那一瞬,她真的以为看到了傅凛鹤。

严曜也笑笑,没有接话,视线在她拿着的检查报告停了停,又看向她脸:“还不回去吗?”

并没有追问。

时觅也没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正准备回去。”

“一起吧。”严曜说,话完已转身。

时觅朝他背影看了眼,手不自觉地往还平坦的小腹抚了抚,这种感觉很复杂,原以为已经断干净了,如今又要因为孩子有更深的羁绊,这也是她举棋不定的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真的想桥归桥路归路了,没有羁绊,时间长了,自然也就真放下了。

但有了羁绊,就意味着未来里可能的牵扯不清。

时觅不想留下这样的隐患。

但不留下,又意味着放弃孩子。

想到要放弃,时觅便觉得心脏抽搐着疼。

---------------------

晚上林羡琳给她打电话,明显感觉到时觅有心事。

“发生什么事了?”林羡琳有些担心,“出发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这会儿反倒心事重重的了?在学校过得不顺?”

时觅摇摇头,人刚洗完澡,正准备睡,一大早起来的林羡琳先给她来了电话。

两边时差不一样,时觅这边近0点,林羡琳那里刚好接近早上7点。

“刚来能有什么顺不顺的。”时觅人坐在床上,膝盖上搁着只大大的抱枕,单手拿着手机,整个下巴几乎垫在了抱枕上,看着有些蔫蔫的没精气神。

“你今天怎么起来得这么早?”时觅问,“不是十点才上班吗?”

林羡琳公司实行错峰上班,她住得离公司也近,平时都是九点多才起床去上班。

“这不是怕你睡了赶紧起来给你打电话嘛,谁让你跑那么远。”

满嘴牙膏泡沫的林羡琳咕哝着道,时觅被逗笑:“少拿我当借口。要不是公司有事,鬼才信你会早起。”

“忙工作只是顺便,给你打电话才是正事。”林羡琳死鸭子嘴硬,却也不是这么容易被她糊弄的,“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你精神不太好啊。”

“我怀孕了。”时觅没打算瞒她,“在想要怎么办。”

林羡琳差点被嘴里的漱口水呛到,她赶紧着漱完口,冲时觅气急交加:“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生下来啊,傅凛鹤愿意负责就负责,不愿意负责我陪你一起养。”

时觅笑笑,笑容又很快隐去,看向她:“他肯定会负责,但我不想要他的负责。”

“那也没事,我陪你一起养。”林羡琳只用了几秒就想好了解决方案,“我们公司在欧洲也有地产项目,我申请平调过去,可以顺便照顾你和我干女儿。”

时觅看她一眼:“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林羡琳说完又有些心虚,“只要我今天能拿下辉辰的企划项目,申请平调自然不在话下。”

时觅嘴角笑容凝滞了一下。

林羡琳没错过她细微的表情变化,小心问她:“你不介意吧?”

辉辰是傅凛鹤名下集团。

时觅笑:“我介意什么啊,我和傅凛鹤是和平分手,又不是撕得老死不相往来那种。”

“而且,你要是能拿下他公司项目,那可不是平调这么简单的事。有实绩在手,以后你想去哪儿去哪儿,多少大公司抢着要你。”时觅补充,“祝你马到成功。”

“谢谢。”林羡琳笑纳,“不过傅凛鹤可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人。”

时觅:“不用担心,反正你也见不到他人。”

林羡琳:“……”

时觅:“你这个是属于商业招商,据我所知目前是韩卉瑛在负责这一块。”

“啊?”林羡琳诧异,“韩卉瑛也在辉辰集团?他们两个不会早勾搭到一块了吧?我说你怎么突然要离婚,原来是……”

“打住。”时觅赶紧制止了她,“我也是决定离婚那天才知道她在公司的。我离婚只是我个人问题,和任何人没关系。”

林羡琳却是不认可:“要是两人什么都没有,那为什么你一提离婚,傅凛鹤就马上同意了?”

时觅:“……”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