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提醒知乎后续
继续看书
《时空提醒》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时空提醒》主要讲述了路河小诺的故事,同时,路河小诺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时空提醒知乎后续》精彩片段

一瞬间,我心底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路河,你醒了,我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

我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路河歪着脑袋看着我,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脑袋沉的厉害。

他看着我,欲言又止的说道:小诺,我感觉我现在的状态不对劲,我怀疑是我晚上喝的那瓶水有问题。

我回想起晚上许清给我们递水的时候,一瓶是常温的,一瓶是冰的。

路河知道我不爱喝冰水的习惯,所以他肯定会选择那瓶冰的矿泉水。

难道许清利用了我们的习惯,让路河喝下了那瓶有问题的水?

小诺,其实我一直想要告诉你,许清似乎有问题,但是你和她的关系太好了,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

你来看一下这段视频。

路河从手机里找出了一段视频。

这段视频是我们三个月前,订婚时候的录像视频。

视频里,我和路河在众人的祝福下,露出羞涩的微笑。

此时,镜头扫过了许清的脸。

她露出了一个极为奇怪的表情。

许清像是在微笑。

但她的眼睛却刻意的睁的极大,死死的看着我们。

老实说,我被许清的这个样子给吓到了。

我们认识这么久,她在我心目中的样子就是一个大大咧咧,心思单纯的女孩子。

那天看完视频,我就觉得有一点不对劲,就去找了以前我们三人在一块的一些照片。

看完路河手机的这些照片,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每一张照片上,许清的表情都相当的瘆人。

她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笑容夸张又刻意。

之后,我去调查了许清的一些过往。你还记得,她曾经告诉过你,她高中曾经被室友霸凌吗?

我点了点头。

许清的确说过这件事情,她高中被室友集体霸凌,后来就转学了。

为此,我曾经很心疼她。

路河深呼吸一口气,他给我看了一张新闻截图。

.2013 年 3 月 1 日,建设中学 405 寝室发生意外失火,寝室内三人全部死亡,唯有一位学生因晚归未回宿舍,幸存了下来。

建设中学就是许清以前读的学校。

我心脏砰砰直跳起来。

这件事情,许清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

我联系上了许清的高中同学,她告诉我,当年那场火灾,警方怀疑是有人故意纵火,但是没有找到证据,是一件非常邪门的事情。

而且许清从没有被霸凌过,相反,她和寝室里其中一个女孩的关系非常好,但是自从高二开始,她们的关系就不如之前。

准确来说,是许清班上所有人,都变得有点害怕她。

为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路河的鼻尖冒出了微微的汗珠。

高一的时候,许清被绑架过,她被绑架之前,性格是非常安静内向的,但是自从被绑架后,她的性格就截然大变,变得十分外向。

许清同学说,她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怪,甚至连饮食习惯,都和之前不一样,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路河:我找到了当时许清被绑架时的新闻。

我看到路河手机上当时被捕的绑架犯的照片。

那是一个长相非常凶恶的女人。

但令我最为恐惧的是,照片上的女人,是笑着的。

而且她的笑起来的神态,和我之前看到的许清的笑,非常的相似。

路河看着我,说出了一句让我胆战心惊的话。

小诺,你觉得,当时回来的,是真正的许清吗?

我往后退了两步,后背抵在了洗手台上,警惕的看着路河。

小诺,许清可能是个非常危险的人,我们需要防身的武器。

他把刀递给了我。

我拿过刀,用力的握在了手里,路河,你是不是曾经有一个双胞胎哥哥?

路河的表情出现了一瞬间的改变。

他眼神闪烁了两下,小诺,是谁告诉你的?

我的心沉了下来。

为什么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

路河一言不发的盯着我。

我总觉得,他像是在观察我的反应。

沉默良久后,路河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诺,一直以来,我都不想告诉你这件事情,它是我的一道伤疤。

我的哥哥,是一个反社会人格的疯子,他曾经做出很多疯狂残忍的事情。

可是火灾发生的那一晚,他却救了我,把我保护在身下。而他自己,成了一具烧焦的尸体。

我一直很讨厌,很害怕这个哥哥,可到头来,用生命救了我的也是他。

所以,小诺,我不愿意和你提起这段往事。

路河表情沉重的说道。

那你替我买保险的事情,为什么也不告诉我?

我紧紧盯着路河的眼睛。

他的脸上出现一丝惊讶,随后无奈的说道:是许清告诉你的吧?

我有一个关系很要好的学弟,之前你也见过的,就那个看起来傻乎乎的,他最近转行卖保险了,我想着帮他一下,就在他那里买了两份保险。

我不仅给你买了,给我自己也买了一份。

他给我看了他和学弟的聊天记录。

确实,路河给自己也买了一份。

我心里迷惑了起来。

我和路河在一起两年,他对我的好,可以用无微不至来形容。

我和原生家庭的关系一般,是路河和许清填补了这个空缺。

我开始产生怀疑。

对我这么好的这两个人,真的会是杀害我的凶手吗?

如果我真的是一不小心失足摔下楼的呢?

只是他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而已。

这时,路河抓住了我的手。

小诺,许清一直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我现在很虚弱,那瓶水一定有问题。

当年的那场绑架案,我特地问了我当警察的同学。当时,等警察赶到的时候,现场只剩下许清一个人,那个绑架许清的女人已经不见了。

警察问了许清很多问题,但是许清都答不上来,包括那个女人的下落,甚至许清连自己的父母,都忘记了。

她像是失忆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但你不觉得奇怪吗?她笑起来的神情,真的很像那个消失的绑架犯。

而且许清除了年龄之外,身高和体型都和那个绑架犯都十分相近。

路河脸色凝重的说道。

我的后背渗出了冷汗。

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

是未来的路河的电话。

我看了眼路河,还是当着他的面,接起了电话。

小诺,我终于又打通电话了,现在是十点半,再过几秒钟,楼下会发出一声巨响,我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会独自一个人下楼查看。

你千万不要让我下楼,一定要让我待在你身边!

突然,通话戛然而止。

但这一次,才仅仅只有三十秒。

而且是路河主动挂断的。

像是那边突然遇到什么紧急情况一样。

通话次数:2

就在这时,楼下发出一声巨响。

像是有什么重物,掉在了地上。

路河皱了皱眉头,小诺,我去看看。

我脱口而出:别去!

但是已经晚了。

路河还是跑了出去。

我一紧张,手机掉在了地上。

我弯腰捡了起来。

但手机的界面,却是拍摄界面。

想来应该是刚刚掉下去的时候,不小心误触了拍照键。

突然,我发现相册里多了一张照片。

拍摄时间就在前几秒。

我颤抖着点开了这张照片。

照片十分模糊。

但还是能看出,床底下躲着一个人。

是许清。

她的脸在黑暗中十分的模糊,但我依然能看出她的眼睛,正死死的看着我。

许清,现在就藏在床底。

刚刚我和路河都在厕所。

却没注意到,是不是有人偷偷溜了进来。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未来的路河让我一定不能让现在的他离开。

我喉咙干涩异常,手用力的捏紧了刀。

我看见你了,许清。我嘶哑的说道。

许清从床底爬了出来。

她脸上的神情显得十分紧张。

我刚刚趁着你们不注意,偷偷躲在了这里,楼下的声音也是我弄得,是我故意放了一部手机在那里,为的就是引开路河。

小诺,路河跟你说的那些,确实是真的,我的确在高一的时候被绑架过,绑架我的那个女人,是个精神病患者。

我被她囚禁了三天,这三天,她对我各种折磨,逼我吃蟑螂,吃她的排泄物,她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她折磨我,然后又抱着我,用那恶臭的嘴亲我,说爱我。

许清的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

我受到的刺激太大,导致我被救出来的时候,失去了记忆,我真的想不起来那个女人的去向了。

但每一个都在逼问我,他们问我那个女人到底去哪了,是不是我故意隐瞒了,我真的很痛苦。

恢复记忆之后,我努力变得开朗,变得大大咧咧,就是想要忘记那三天的经历,想忘掉那个充满恶臭味的房间。

可是我错了,我忘不掉,我怎么都忘不掉,大家也渐渐疏远了我,之后我的寝室突然意外失火,当天我没有回来,是因为我去看心理医生了。

对不起小诺,我没有把这些告诉你,而是谎称自己被霸凌了,是因为我好害怕,你会离开我。

那段肮脏的经历,是我最自卑的回忆,我不想你知道,一点都不想。

许清泪流满面的说道。

听到这,我有些动容。

此时,路河上楼的脚步声响起。

许清以极快的速度闪进了厕所,锁上了门。

她脸色的神情十分严肃和紧张。

小诺,我看人的感觉向来很准,从我第一眼见到路河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上闻到了一种味道。

许清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和当年绑架我的那个女人一样,他们身上充满了腐烂的味道,那是灵魂里的恶臭味道,于是我开始私下里调查路河,还真的被我调查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路河还有个反社会人格的双胞胎哥哥,对吗?我看着许清,说道。

许清惊讶的看了我一眼,小诺,你竟然都知道了?难道你也调查过路河?

她朝我走近了两步,我怀疑真正的路河已经死了,活下来的,是那个反社会的变态。

虽然我现在没有找到证据,但是我相信给我时间,我一定能找到证据。

小诺,请你一定要相信我。许清信誓旦旦的说道。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小诺?怎么把门锁上了?

是路河的声音。

许清对我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她用眼神示意我,去打开一旁的窗户。

我打开了窗户,冰冷的雨滴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看到一个梯子,出现在窗口。

我们要离开这里,待在这里,只会让路河有机会对我们下手,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梯子,你先下去小诺。许清语气急促的说道。

突然,我的手机又响了。

是未来的路河。

我还是选择接起了电话。

小诺,你现在没有和我在一起吗?你的死亡时间提前了,而且就在五分钟之后。你的死亡地点也改变了,你是从厕所窗户摔出去的。

马上,离开厕所!你没有和许清在一块吧?

我已经找到了,她不是真正许清的证据。

小诺,刚刚我的警察同学告诉我,真正许清的尸体找到了,已经是一副骨架了,她的死亡时间,正是在她被绑架走的第三天。

现在在你面前的,不是许清,是披着许清脸皮的,那个绑架犯!

如果你现在和许清在一起,请你一定要杀死她,用上我给你的那把刀。

她是一个穷凶极恶的绑架犯,她本来就有意图要杀了你,杀死她,只不过是正当防卫。

你是一个勇敢的女孩,小诺,一定要活下来。

通话再次中断了。

通话次数:1

小诺,快点开门!

门外的路河焦急万分的喊道。

门把手摇晃的十分剧烈。

许清着急的看着我,小诺,你还愣着做什么?你先下来,这门坚持不了多久了。

我静静的看着她。

小清,你为什么不先下去呢?我缓缓说道。

许清愣了愣,路河的目标是你,小诺,你的安危才是最紧急的。

她的眼神充满了对我的担忧。

而这时,我的手机再次响了。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通话机会了。

我接起了电话。

是许清的电话。

小诺,我已经查到了路河不是本人的证据了。

我朋友的妈妈是一家医院的医生,路河和他的哥哥都是他妈妈接生的,我拜托她给我看了当年的双胞胎照片。

他们的确长得非常相似,但是唯一有区别的地方,就是路河的哥哥后背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但是路河身上没有。

小诺,你听好了,你的死亡时间提前了,五分钟后,你会死于房间里。

千万不要打开厕所的门,不要让路河进来,按照我说的去做,小诺,我绝对不不会伤害你的。

最后一通电话断了。

通话次数:0

现在,只能由我自己来判断,到底谁是那个杀死我的人了。

我盯着许清的脸,却想起了很多。

大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失恋,许清抱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说有我呢。

我生病的时候,每次都是许清背着我,狂奔向医务室。

此刻,我心里有了自己的判断。

不,准确来说,是我反击的时刻到了。

死亡前的六小时

时间倒转回晚上八点。

在接到路河的电话前,其实我还接到了一个电话。

宋诺,我是未来六个小时后的你。

我们只有一分钟通话的时间,所以你不必说话,听我说。

你会在凌晨两点的时候,被路河从楼上推了下来。

你流了很多血,但这时候你并没有死,你看到路河朝你走来,他惊慌失措的蹲在你的旁边,你哀求他救救你。

你听到路河说,小诺,对不起,本来想要和你结婚生下一个孩子的,但是那个一直盯着我的老警察似乎发现了我的身份,我需要一笔钱去国外过一辈子。

他抱着你走到了三楼,微笑着把你再次扔了下来。

警方刚开始断定你的死因是失足摔落,但是他们很快从你的手上发现了一枚紧拽着的扣子。

你是个很聪明的姑娘,路河没有去看你手里抓着的那个纽扣,这就是你给警察留下的线索。

我猜你现在,应该非常震惊,为什么未来的你明明已经死了,还能给你打电话吧?其实我也非常惊讶,因为现在的我,回到了被路河推下来的一分钟前。

虽然我不知道路河为什么要躲避警察,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必须活下去。

电话断了。

我心里泛起了滔天骇浪。

但我以最快的速度接受了这件事情。

我看着客厅里正在看电视的路河,转身走进了厨房。

我有中度的抑郁症加失眠,之前通过了一些关系拿到了一些能快速入睡的药。

我把这些药加入了放在冰箱里的矿泉水中,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到路河身边。

我看着他的侧脸,心里陷入了怀疑。

路河对我的好,我都历历在目。

可是未来的我根本没有必要骗我。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

我必须要先下手为强,才能保护好我自己。

现在的路河和许清没有任何动作,所以我没有报警的理由。

药效很快就生效了。

路河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我也躺在他的身边。

但我的手,一直捏紧了口袋里的小刀。

我知道,我一刻都不能放松。

必要时刻,我会割开路河的喉咙。

我睁着双眼,盯着天花板,眼睛却异常酸涩。

我的原生家庭很差劲。

我的父亲是个嗜赌如命的酒鬼。

而我的母亲非常的懦弱,懦弱到每一次父亲打我的时候,母亲只能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她从来不会站出来,去保护我这个女儿。

我只能自己一边舔舐伤口,一边学着强大。

父亲最后一次打我的时候,我反抗了。

他没想到我会反抗,一时没有防备,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锋利的刀片插入了他的脑袋。

但是他到死都不会想到,这个刀片,是我故意放在那里的。

我转过头,看着路河熟睡着的安详的脸,眼里不自觉的流下了泪水。

为什么,你要背叛我呢?

九点三十分。

路河的手机响了。

我感觉到他睁开了双眼。

我咬住了嘴唇。

我感觉到路河看了我一眼。

我装出熟睡的样子,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路河接起了电话。

但他却没有说话。

很快,路河若无其事的挂断了电话,躺在我身边睡着了。

但他不知道,此刻的我爬了起来,拿起了他的手机。

手机上有一个一分钟的通话记录。

但当我看到来电人的时候,瞳孔骤然缩紧。

来电人显示这是路河的号码。

一通自己打给自己的电话。

路河或许从来就不知道,我在他的手机里安装了一个秘密录音软件。

他的每一通电话,都会被自动录音到这个软件里。

我打开了这个软件,将音量调到最低,颤抖着放到了耳边。

路河,我是未来一周后的你,请不要惊讶,听我说。

你现在正在逃亡,躲避警察的追捕。你没有钱,过得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狼狈。

小时候的你很聪明,在火灾发生的时候,你趴在了昏迷的弟弟的身下,所以你才能从火灾里幸存下来。

你一直知道,父母更加偏爱于你,为了不去少管所,你和死去的路河互换了身份,代替路河活了下去,甚至连现在,你都想不起原来自己的名字了。

只可惜当年负责你这个案件的警察,像条狗一样死死的盯着你,所以我知道你必须要离开这个国家。

我知道,你今晚已经做好了向宋诺下手的准备,但是你万万没有想到,当你推她下楼的时候,她拽掉了你的一颗纽扣。

而这颗纽扣,就是你被警方追捕的证据。现在你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你可以完美的杀死宋诺,不留任何痕迹。

但你必须也要除掉许清,她和那个警察一样,一直在怀疑你,咬住你不放,而且她恐怕已经发现了什么,看看以前你们的合照,她都在死死的盯着你。

但你不能亲自杀掉许清,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宋诺的手,除掉她。

许清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她曾经在高一的时候被绑架过,那次的经历让她曾经短暂失忆,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巧合的是,她的寝室又刚好发生火灾,除了她无一幸免。

这是她拼命隐藏住的一个伤口,她怕宋诺讨厌曾经肮脏的自己,但你可以利用这一点,让宋诺怀疑她。

一个掺杂了事实的谎言,永远比一个虚构的谎言,要真实太多。

我一脸平静的将路河的手机放回了原来的位置,但我的手却不住的在颤抖着。

晚上十点。

来自未来的路河的电话响起。

而我装作惊恐的样子,接听了电话。

小清,我不想逃跑了,既然我已经发现了这个人渣的真实身份,那我就要亲自把他送进监狱。

我平静的看着许清,轻声说道。

所以,我需要你配合我。

下一刻。

门发出一声巨响,轰然倒地。

路河踹开了门。

小诺!

我用刀抵住了许清的脖子。

我非常用力。

许清的脖子出现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她呼吸急促了起来。

我知道,路河的疑心病非常的重。

我必须要让他相信,我和许清已经反目成仇。

路河,我们要怎么处理她?报警吧。

我带着沙哑的哭腔说道。

但,我在观察路河的反应。

果然,他没有同意报警。

他害怕警察,害怕被发现自己真正的身份。

不能报警,我们目前没有证据证明现在的许清是当年的绑架犯。

小诺,我们必须要除掉她。

许清此刻完美发挥了她精湛的演技。

她哭喊着,愤怒的尖叫着吼道:宋诺,你不能这么对我!他说的都是假的!

闭嘴!

我恶狠狠的说道。

路河似乎很享受我们的反应。

如果不是我足够了解他,我就不会发现,此刻他的眼神里带着一种变态的愉悦。

他非常享受看到我们自相残杀。

杀了她?我不敢,杀人是犯罪啊!我颤抖着说道。

路河走到我身边,他握住了我拿刀的手,附在我耳边低语道:不要害怕,杀人很简单的,你闭上眼睛,我来就好,就这么轻轻一划....

他兴奋到声音都在颤抖。

真是一个变态。

我在心里冷笑一声。

下一秒。

路河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因为那把横在许清脖子上的刀,此刻对准了他的胸口。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杀人好像确实挺简单的,就这么轻轻一下。

尖刀微微刺入了他的胸膛。

我第一次看见,路河的脸上露出了恐惧。

他想要挣扎。

可是许清死死的拽住了他的手臂。

去死吧,变态!她凶狠的说道。

体型偏瘦的路河,根本挣脱不开曾经是举重运动员的许清的束缚。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狼狈,终于卸下了自己的伪装,阴狠的看着我们。

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的?不可能,我明明伪装的很成功,除非...

他像是意识到什么,不再说话,整个人衰败了下来。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