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
继续看书
“顾长卿,你滚!”坚硬的小盒子,擦过顾长卿的额角,在上面划下一道细细血痕……顾长卿并不在乎。他弯腰捡起小盒子放进衣袋,总有一天,他会亲手为温知羽戴上这枚钻戒,让她心甘情愿当他的女人。他说:“温知羽,这次是意外!”温知羽闭了闭眼,让他滚!

《温知羽霍司砚小说免费》精彩片段

霍司砚弯腰。

他并没有直接吻她,而是一手托着温知羽的脸蛋,略微粗糙的指腹轻轻刮过她细嫩的脸颊,接着她的头发被握住,不轻不重地抚触按揉。

这样的钝刀子,最是熬人。

温知羽哪里经历过这些,她受不住软哼:“霍司砚!”

……

“不叫我霍律师了?”

他笔挺的鼻梁抵住她的,两人靠得极近,呼吸都搅在一起。

霍司砚随时都能吻她。

温知羽揪紧他的衬衫料子,心跳得飞快……她想闭上眼睛。

但是霍司砚不允许,他轻扯她的长发,嗓音低哑:“温知羽,睁开眼睛看着我们接吻。”

他头回唤她的名字,不知为何,温知羽有感觉得要命。

她睁着双眼,轻颤着红唇,慢慢和他贴在一起。

霍司砚猛地搂紧她。

大约地点是病房,彼此都特别有感觉……本来一个浅吻渐渐有燎原之势!

霍司砚有些控制不住,他低声问:“温知羽,你确定?”

温知羽有着短暂清醒。

她本能想推开霍司砚,可是她又想到这几年她付出的感情简直是一场笑话,她守身如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想到这个温知羽主动献上红唇。

迷迷蒙蒙……她竟然有种报复的快|感!

霍司砚结束了这个吻。

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他再继续下去,他松开温知羽倚到一旁整理乱掉的衬衫。他睨着她一脸的意乱晴迷,语气淡淡:“温老师,都伤成这样了,消停些!”

温知羽彻底清醒,她难堪又丢脸!

霍司砚没有让她继续难堪,他抽出一支雪白香烟,放在指间把玩。

半晌,他忽然开口:“你一定好奇,以顾长卿的人品,我为什么不阻止明珠跟他订婚!”

温知羽等着霍司砚说下去。

霍司砚将香烟折断,语气略微烦乱地说:“半年前明珠为了跟顾长卿在一起,割|腕|自|杀过。”

温知羽怔住,她从来不知道。

再次和霍司砚对视,她声音里带了些颤抖:“霍律师,现在我知道了!我向你保证不会刺激霍小姐……就当是我对你的报答。”

霍司砚:……

他挺无语的!

分明是解释的话,温知羽能曲解成那样,但以霍司砚的脾气肯定是不会再多说了,他只深深看她一眼:“这么笨怎么当上老师的?难怪被男人骗!”

他说完,就径自离开了。

温知羽发了会呆。

她拿过手机想从银行卡转几千到零钱,但是一看手机就呆住了。

霍司砚不但没有转走她的18000,还另外转了十万块给她。

温知羽看着聊天记录上头的霍司砚三个字,心里说不出的感觉,除去夹在中间的霍明珠,霍司砚对她真的不算差,虽然偶尔毒舌了些。

她斟酌了一下,还是发了一条微信。

【霍律师,谢谢你。】

霍司砚才坐进车内,就收到了温知羽的微信,也看见她没收转账。

他想了想,一连发了几条微信给她。

【谢我什么?谢我亲了你?】

【如果是因为10万块,温老师过意不去可以陪我打十场高尔夫。】

【实在不行,去我家陪我通宵看案例?】

……

温知羽收到微信。

她脸热得可以,她不会单纯到理解为字面意思。

真看不出,霍司砚能闷骚成这样!

温知羽才想将22600全部转给他,又收到他一条微信。

【收下吧!当我替明珠向你赔罪。】

温知羽静静看着这条微信,看了很久很久……她忽然有些羡慕霍明珠。


顾长卿并没有立即离开。

温知羽被霍司砚按在病床上亲吻时,他就在外头。

温知羽接吻的样子有多软,顾长卿是见识过的。他因为愤怒而全身紧绷,就像是拉满的弓弦般,随时能绷断。

终于……温知羽受不住而发出细碎声音时,顾长卿忍无可忍地一拳打向对面的墙壁。

血花四溅。

顾长卿手掌上鲜血淋漓。

但他像是没有痛感,动也未动,只是面色沉如水。

有那么一刻顾长卿想冲进病房,他要在霍司砚的眼皮底下带走温知羽。可是顾长卿更知道,只要他踏进去一步,他与霍明珠的婚约立即作废。

他经营了那么久得来的东西,将顷刻间消失!

顾长卿蓦地离开,他开车去了一处半新不旧的小区。

他曾在这里住过两年,保安还记得他,车子驶进去时保安热情招呼:“顾先生回来了!”

顾长卿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

他上了楼打开一间房门。80平米左右的公寓,有着他和温知羽全部的回忆。

当时顾氏濒临破产,顾家几口人挤在这幢老房子里,别说光鲜的生活,就连吃饭都要高贵的顾夫人亲自去菜市场讨价还价买些便宜烂菜回来……

那阵子,过得捉襟见肘。

温知羽为了照顾他的自尊心,经常过来给他做饭,明里暗里地补贴。

她就是个傻女人!

她以为他顾长卿爱她,可是从头到尾他都只是在利用她。

温知羽从来没有搞清楚顺序!

一直到现在,温知羽都以为温伯言是被她连累的,她从来不知道几年前温伯言就是他顾长卿选好的替死鬼,而她温知羽,只不过是他取得温伯言信任的工具罢了。

这个工具太傻,到最后顾长卿舍不得了。

呵!就算功成名就,他再到哪里去找这样单纯爱他的傻女人?

他想留住她,将她留在身边!

为他做饭,在他疲惫时为他轻揉额头,又或许他会允许她为他生下孩子!

即使换个人替代温伯言,会麻烦了点儿!

顾长卿走到阳台上,摸出一支香烟来缓缓地抽着。抽了约莫4、5支香烟,他拨了个电话给秘书。

“温伯言那里有情况么?还是姜律师代理的案子?”

秘书点头说是。

顾长卿面无表情地交代几句。

秘书大惊失色。

她跟了顾长卿很长时间,知道他同温知羽的关系,此时不禁为温知羽说情:“顾总,温小姐那边……总归……”

顾长卿语气凉薄:“按我说的去做!干净利落些。”

秘书沉默片刻,说好。

就在这时,霍明珠的电话打过来了。顾长卿心烦意乱不太想接,但是霍明珠一连打了几个,最后他还是接了。

“顾长卿,你去哪了?”

“我手好疼,你过来给我擦药好不好?”

“明天我爸妈过来,可能要商量婚期,你让伯母过来呗。”

顾长卿脑子里全是温知羽被霍司砚亲得像猫儿的样子,他全身都有些麻,霍明珠逼得紧了,他才回一句:“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想就这样吧!

男人有了权势,想要什么没有?哪怕过个20年,他都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次日下午,温知羽出院了。

她捏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霍司砚打个电话,或者是发条微信感谢一下。

犹豫再三,她还是放弃了!

温知羽办理了出院手续,提着轻便行李准备先回趟家,下午就去音乐中心销假上班。

走出住院部时,她在门口撞见熟人。

顾长卿的母亲和妹妹顾菁菁。

她们提着几大包进口水果边走边说话,应该是过来看霍明珠的,撞见温知羽时大家都有些不自在。

温知羽轻点了下头就要离开。

顾母叫住了她,说话和和气气的样子:“温知羽,伯母有话想跟你说。”

顾菁菁拉拉顾母的袖子,娇纵开口:“妈,哥都跟她分手了!你跟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顾母精明得很,儿子干的事情她一清二楚,她现在要做的就是让温知羽别在长卿面前出现,省得破坏儿子的幸福。

顾母让女儿先离开。

顾菁菁跺跺脚,轻哼一声离开了。

等顾菁菁离开,顾母又换上笑脸对温知羽说:“温知羽,按理说我们的情分该请你喝杯咖啡、坐下来好好谈谈的,但是今天明珠父母要谈谈小两口的婚期,伯母实在是抽不出空来。”

温知羽心中凉薄。

从前顾家有难,温知羽拿出所有积蓄帮衬,顾长卿的母亲口口声声说她是顾家唯一儿媳,说顾长卿哪天对不起她,一准不放过他。

这才多久?就变了!

温知羽淡淡地笑了下,事实,她觉得连笑都有些多余。

顾母见她冷淡,也有些讪讪的,但她还是不放心地补了几句:“其实你这孩子条件也很好!你和长卿分手我还怪可惜的,现在我们长卿有了他的幸福,温知羽你也要为自己的幸福多打算啊!可千万别在一棵树上吊死,耽误了自己的青春。”

温知羽被恶心到了。

她本不想理会,但是她看着拐角新出现的人,轻而坚定地说:“伯母放心,我决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顾母笑起来:“你能这样想,伯母就放心了!”

她转身就要去找霍明珠,但是掉头就见着自己儿子阴沉的脸。

顾长卿一手抄在衣袋里,死死盯着温知羽冷冷地说:“妈,上去了!”

顾母勉强一笑离开,但顾长卿却未走。

温知羽全身冰冷。

她失去的不仅仅是爱情,还有曾经付出过的真心被践踏的难堪……

顾长卿嗤笑一声:“很难受?其实没人让你做那些!温知羽……你自以为是的爱情不过是自我付出的感动罢了!不过你也不笨,知道攀高枝了!”

温知羽冷笑反击:“还要谢谢顾总提点。”

顾长卿狭长好看的凤眼,染上一层幽深,他不怒反笑:“跟霍司砚都那样了,他怎么没帮你?温知羽,霍司砚那样的男人你拿捏不起,总有一天你会后悔!”

温知羽垂了眸子,淡笑:“我有什么后悔的呢?顾长卿,你觉得我还能有什么是输不起的?”

温知羽没有解释,头也不回地离开!

顾长卿站在那里,许久冷笑一声:“温知羽,别逼我!”

这时,霍明珠的电话打过来,声音娇滴滴的:“顾长卿你在哪?我爸妈都过来了,全都在等你……”

顾长卿温柔安抚:“我马上过来。”


温知羽出了院,她先去看守所看望了爸爸。

温伯言状态还可以,只是黑瘦了些,身体还算不错。

温知羽放了心。

她继续忙碌的生活。

白天在音乐中心上班,晚上除了餐厅还有几个学生轮流教导,很累但是收入会多一些。

不知不觉过了一周。

这一周,她没有看见过霍司砚,但是她在报纸的娱乐版块看见过他,才知他去了h市。

他在h市参加了一场名流酒会。

酒会上,霍司砚穿着一套黑丝绒礼服,雪白风琴衬衫,黑色领结。

他站在人群里光彩夺目,矜贵极了。

而他身边挨着一位美丽女子,霍司砚的手轻搂住她的腰身,宛如一对璧人。

温知羽认出那是位一线女明星,拿过影后的级别。此时影后小鸟依人地依在霍司砚身边,脸上写满了嫁入豪门的野心。

温知羽轻轻放下报纸。

她想:还好,她没有不自量力地以为,霍司砚待她是特别的。他这样的优质男人,身边有女性围绕很正常。

又过两天,温知羽在餐厅兼职。

霍司砚来了。

深蓝衬衫、铁灰西裤,外面罩着一件黑色风衣。

成熟英俊。

他一个人过来的,点了餐点却没怎么动,就靠在椅子静静听温知羽弹钢琴。

温知羽不知道他为何而来,她只能忽视掉那灼灼的目光。

十点,餐厅打烊。

温知羽收拾了一下准备下班。

离开时,霍司砚坐的位置已经没人了。

温知羽松了口气,同时又觉得自己小气,她应该和他打声招呼感谢他在医院的照顾的。

走出餐厅,一辆金色欧陆停到她面前,车窗降下,是霍司砚英挺的面孔。

“上车。”他简短地说。

温知羽犹豫了下,还是打开副驾驶座上车了,主要是他的车太招摇,她不想引起旁人围观。

霍司砚发动车子,片刻后看她一眼提醒:“安全带。”

温知羽面红连忙系起。

她打量霍司砚,此时他身上只穿衬衫西裤,外套随意放在车后座。

霍司砚轻声开口:“觉得我好看?”

啊?

温知羽脸更红了。

霍司砚的车停在红灯路口,他侧了身体望住温知羽,目光里有着男人和女人都懂的意思。

温知羽受不住这种暧昧,她斟酌着开口:“霍律师,那天谢谢你。”

霍司砚未出声。

温知羽硬着头皮又说:“前面有公交站台,这边有夜班公交。”

霍司砚目光幽深,他终于开口:“温知羽,陪我待会儿。”

他叫她温知羽……

温知羽不争气地心软了!

霍司砚将车开到一处环山脚下,四处没有人烟,适合做坏事。

温知羽后知后觉。

霍司砚心情明显不大好,他摸出支香烟,点着后就深深浅浅地吸着。

修长手指夹着香烟,放在车窗外头,来来回回。

那画面,说不出的赏心悦目。

山脚下总归有些冷,温知羽又穿了裙子,她很快就冻得鼻子红红的,眼角还带了些薄红,衬着白白的小脸格外楚楚动人。

霍司砚弯腰够着外套扔给她:“披上。”

“谢谢。”温知羽声音微颤,她有些后悔和他来这儿,她总觉得今晚的霍司砚有些不一样。

她的直觉没错。

霍司砚吸完一支香烟,便倾身过来跟她接吻。

断断续续地吻了一会儿,温知羽清醒了些,她抵着他的肩轻喃:“霍司砚……”

她小声哀求:“我们算什么呢?”

霍司砚静静看她,知道她是不愿意的意思……


清早温知羽醒来。

枕边,放着一只精致的方形丝绒盒子。

温知羽忡怔,打开一看。

里面是一枚光彩夺目的钻戒,蒂芙妮的经典款,克拉数看着不低。

温知羽猜出是谁送的。

她觉得讽刺。

顾长卿将她逼到走投无路,害得她差点被强|暴,竟还有脸送钻戒给她!

她正想请护士送还给他,门推开了。

顾长卿进来,看见温知羽正在看那枚钻戒,难得温和着声音:“醒了?喜欢吗?”看書溂

温知羽将盒子合上,很淡地笑笑。

“喜欢。”

“哪个女人不喜欢钻戒呢!”

“可是顾长卿,你的东西我都不想要。”

……

温知羽以为再见他那副嘴脸,自己会恶心愤怒,但她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像是对待陌生人一般。

可能是,绝望过后不再爱了吧!

顾长卿垂眸,很轻地说:“温知羽,这是我对你的补偿,并没有其他意思。”

温知羽仰了仰头,忍下泪意:“补偿?顾长卿你欠我的用什么补偿?如果你觉真觉得对不起我,你就放过我爸爸!……我立即带着二老离开b市从此不在你面前出现,更不会挡着你的路!顾长卿算我求你,行吗?”

顾长卿没办法做到!

他双手抄在衣袋里,站得笔直:“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谈。”

温知羽再也忍不住,她将手里的钻戒向他用力砸了过去。

“顾长卿,你滚!”

坚硬的小盒子,擦过顾长卿的额角,在上面划下一道细细血痕……

顾长卿并不在乎。

他弯腰捡起小盒子放进衣袋,总有一天,他会亲手为温知羽戴上这枚钻戒,让她心甘情愿当他的女人。

他说:“温知羽,这次是意外!”

温知羽闭了闭眼,让他滚!

顾长卿还想说什么,病房门再次推开。

进来的是霍司砚。

他今天穿得相当考究,黑白经典西装,雪白衬衫熨烫得挺括,衬得面容更是英挺惑人!

病房里气氛微妙,霍司砚却像未发现。

他冲着顾长卿微微点了下头,走到温知羽床边,从衣袋里取出一张缴费单。

“温老师,你的医药费单子一共22600……加微信转给我?”

温知羽情绪还没有缓过来,霍司砚就将她手机拿了过来。

他倚在她床边,扫码加微信。

“温老师你真穷,零钱只有18000?”

温知羽脸上火|辣辣的!

霍司砚正正经经地说:“还欠4600,要不改天陪我打场高尔夫球,这4600就算了。”

温知羽微仰着头。

茶色及腰卷发,柔柔顺顺,整个人柔柔软软。

她的手搭上霍司砚的手臂,轻声说:“我现在就可以陪。”

霍司砚睨她一眼,再看看顾长卿,他淡笑着一语双关:“长卿,你回避一下吧!你在的话,温老师放不开!

这一声“长卿”生生压了顾长卿一头。

顾长卿捏紧了丝绒盒子,用力得指骨发白才勉强一笑:“我不打扰了!”

他开门出去,头也不回!

门关上,温知羽全身的力气用尽,她靠在床头低喃:“霍律师谢谢你!”

霍司砚将她手机放下。

他玩味反问:“不是要陪我?”

温知羽抬眼,意外地看他:“不是……霍律师,刚才我不过是配合你。”

霍司砚仍是瞅着她,黑眸幽深得看不出情绪。

他样貌极好又这样盯着自己看,是个女人都会有感觉……温知羽感觉身体悸动了下,属于女性的自觉悄悄觉醒。


最新更新
继续看书